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52章 地动
    秦命在第二天清晨醒了过来,境界已经是七重天,精气神都很不错,神识都变大了很多,仔细检查没有发现后遗症之类。

    回想昨天的突破,他自己都有些后怕。幸好有修罗刀镇守丹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灵武七重天!”秦命握紧双拳,电芒迸溅,欢快的闪烁着。不管怎么样,总归是突破了,境界很稳固,没有明显的波动情况,五颗上品灵果效用惊人。

    从六重天到七重天的突破是灵武境界里的大坎,突破非常不容易,普通弟子如果只是依靠正常修炼,起码要一年以上。

    这次是真走运了。

    下午,秦命在历练中盯住头银甲背蜥,狂热的展开猛攻。

    实力变强,信心也就足了,他准备拿这头灵妖试试自己七重天的实力。

    一人一兽打的激烈,从密林打进山谷,又从山谷打进了附近的溪流,恶斗了将近半个时辰,大衍古剑、金刚劲、紫电雷蛇,秦命使出了浑身解数,最后好歹把它制伏。

    灵妖远比武者要野蛮很多很多,一旦发狂,破坏力非常惊人。

    秦命坐在溪流边喘着粗气,平复着全身滚烫的气血,虽然模样狼狈,可脸上有笑容,这应该是自己最强的状态了,还算比较满意。

    七重天确实比六重天的战斗力提升了一个层面,等完全稳固后,应该会有更多的成长。

    秦命缓了阵儿,起身走向银甲背蜥。

    这类灵妖的背部有几块特殊的骨头,据说比钢铁还硬。

    他劈开鳞甲,扒开皮肉,很轻松的挖出了五根特殊骨头。每根都有拳头那么大,如果打磨成骨刀匕首,效果应该很不错。

    “再找几头灵妖试试。”秦命擦干净大衍古剑,带上骨头离开。增强战斗力的最好方式就是不停的战斗,生与死之中积累经验,危险中激发潜能。他跟其他‘正统’弟子不一样,没有谁指导和帮助,只能走出自己的武道态度和方式。

    可他刚刚走进密林,迎面碰到支狩猎队伍。

    秦命有些意外,狩猎队伍似乎也意外,双方正要避开,却又齐齐停住。

    “秦命?哈,秦命!”狩猎队伍很意外,更惊喜。

    秦命眼神微冷,是大长老派系的狩猎队伍,一支八人组的小队。他前几天还在嘀咕怎么没碰到,今天终于还是见面了。

    “我还以为你已经被其他组猎杀了,原来还活着。”一个微胖弟子走出队伍,打量着浑身是血的秦命,脸上笑容越发灿烂。这小子命真硬啊,竟然活到了现在。

    秦命刚跟银甲背蜥恶斗过,满身是伤,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其他弟子都带着笑容围了上来:“我真得说声佩服,你竟然在狩猎大会上活过了半个月。给哥几个说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吃什么,喝什么,睡过觉吗?哈哈哈。”

    秦命缓缓后退,一直退到小溪边。他刚解决了银甲背蜥,伤势很重,消耗也很大,这八人看起来实力很强,尤其是带队的胖子,记得当时在演武场的时候他就站在何向天的身边。

    “怎么不说话了,你这些天是不是一直提心吊胆?睡不好吃不好?我很负责的告诉你,从今天起,你不用再躲着藏着了,你要……死啦,哈哈。”微胖的弟子很高兴,竟然让自己堵住了秦命,拿下他的脑袋不仅能从何向天那里拿到灵草奖励,也可能会受到师父的恩赏。

    “那是什么?银甲背蜥?”一位弟子看到了溪边的银甲背蜥尸体,看样子刚死没多久。

    “原来你跑到这里捡便宜了?可怜的家伙,搞的自己像个乞丐。”

    “他就是这个命了。宗里当仆役,外出当乞丐,明明实力不怎么样,偏偏装的很高傲。”

    “秦命,你是想怎么死?站着死,还是跪着死。站着死可能难受点,跪着死可以给你个痛快。来嘛,说说怎么死,我们很好说话的。”

    狩猎小组分散着逼近,这些天的狩猎都很辛苦很紧张,终于碰到个有意思的事情,都盘算着怎么享受。

    “自我介绍,我叫唐宝南,是……”微胖弟子笑着碰碰胸口,正要介绍,秦命突然转身,冲过溪流,钻进了前面茂密的森林里。

    众人表情一僵,跑了?你竟然敢跑?

    “呵呵,有点意思,给我追。”微胖弟子不急不恼,随意挥手。队伍全部窜了出去,呀呼怪叫着展开围捕。

    秦命伤势很重,但没他们想象的那么虚弱,他俯身疾冲,在杂乱的老树灌木中矫健腾挪,一转眼就甩开了后面追踪队伍。

    唐宝南等人大感意外,都伤成这样了,还能跑得跟兔子似得。

    “到手的猎物怎么能跑了,给我追。”唐宝南大喊,招呼队伍全速追捕。

    秦命不慌不乱,专挑最乱的林地冲。

    一旦开来距离,就稍稍停下,运转生生决,吸收天地间的生命之气,恢复伤势和精力,一旦后面有动静,接着再撤。

    一会儿跑一会儿恢复,不知不觉中竟然跑了近两个时辰,虽然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跑,可精气神终究是慢慢恢复了些。

    唐宝南他们终于动怒了,追个‘五重天’的秦命,还是半死不活的样子,竟然追了两个时辰,自己都感觉丢人。关键是秦命总在他们前面若隐若现的出现,明明快要追到了,接着就消失了,搞的更像是秦命在耍他们。

    终于,正午时分,八人小队在唐宝南喝令下分成四组,分开行动,但保持着安全距离,以免遇到其他意外。

    但到现在,秦命恢复大半了,猎物和猎人的角色要转变了。

    “该死的家伙,又跑哪去了?”

    “等抓住了他,先把腿打折!”

    “他好像越跑越快,越跑越欢。”

    一男一女骂骂咧咧的翻上座矮山,向着四周张望,刚刚明明就在前面,结果一转眼不见了。

    “继续追,我倒要看看他能跑多久。”

    男弟子扯扯衣领,咬着牙起跑,他正要跳下山顶,面前突然飞起道身影,像是展翅猎鹰冲到半空,两柄飞刀脱手飙射,分别打向了他和身后女弟子。

    “秦命?”两人面色微变,闪身撤退,可飞刀呼啸翻转,并不是直线突袭,一左一右嘭嘭打进了他们侧肋,血花迸溅,惨叫声回荡山洞。

    秦命翻腾落地,俯身暴起,闪电般出现在男弟子身前,抡拳砸在了他的喉咙。

    咔嚓,数千斤力量的暴击,当场粉碎喉咙,一个明显的拳印从后颈突出,男弟子惨叫声戛然而止,倒退的身体离地飞起,翻腾着滚下了山顶。

    杀伐果决,干净利落。

    男弟子趴在山脚草丛里痛苦抽搐,不一会儿就没了动静。

    秦命冷眼扫向女弟子,眼神里透着彻骨杀意。

    女弟子浑身激灵,忘记侧肋伤口剧痛,忘记了反抗尖叫,就那么定定的站在山顶。

    秦命站了会儿,转身就要离开。

    女弟子突然惊醒,失声尖叫:“秦命在这!在这……”

    噗!

    胸前突然炸起股血花,女弟子被巨力冲击,踉跄着后退两步,不可思的低了低头,心口位置竟然出现了个血窟窿,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出来的却不是声音,而是血,她意识天旋地转,重重跪在了地上。

    秦命头也没回的离开,谁是猎物,谁是猎人?!

    没过多久,唐宝南等人聚到这里,看着山地山顶两具尸体,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

    这是秦命干的?

    一个六重天弟子,一个七重天弟子,现场都没有明显打斗的痕迹,说明都是被几招就干掉了。

    “想跟我玩游戏?呵呵,我们奉陪到底,给我搜。”唐宝南脸上再没有笑容。

    远处山顶,秦命站在棵老树上,握紧飞刀,凝眉盯紧唐宝南的脑袋。

    可正在这时候,一股剧烈地动传遍群山,他们清清楚楚感受到地面山体的摇晃,紧接着从远处传来声沉闷的巨响,轰轰隆隆,久久回荡群山。他们齐齐望向远方,一股浓烈的烟尘冲天而起,汹涌翻腾,规模浩大像是火山喷发,伴随着剧烈的狂风向四面冲击。

    那片区域群鸟惊飞,四散逃窜,叽叽喳喳遮天蔽日。

    秦命收起飞刀,诧异眺望,这好像不是什么打斗场面,出什么意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