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56章 就是不死
    十天后,狩猎行动正式结束,弟子们陆陆续续回到约定集合的地方。

    最开始的人数在九百多人,可直到今天傍晚才集合了六百多人,有两百八十位弟子没有回来。

    其中多数都是丧命在地底溶洞的厮杀里。

    那里已经被青云宗接管控制,清理出很多的灵草和晶石。

    虽然损失惨重,可多数弟子的心里还是激动的,他们都是在地底溶洞里有收获的,其中有些弟子的收获让人眼红。

    何向天脸色阴沉,带着他的队伍坐在角落里,他们那天本来收获最大,可一场混乱下来,不仅牺牲了十多位弟子,到手的宝贝最后只剩下很多,一人都分不到一个,心里简直是窝火,这十天来一直藏在森林里恢复伤势,都没心思继续狩猎。

    罪魁祸首就是那个杀手。

    哪冒出来的?为什么要杀唐宝南?

    何向天越想越奇怪,也更憋屈,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明天出发!”

    五位长老没有急着离开,决定再等一晚。虽然每次狩猎行动都提前说’过期不候’,可真到结束的时候,还是会尽量多等等,毕竟都是青云宗的弟子,不能说抛弃就抛弃了。

    一夜里陆陆续续有弟子跑回来,多数都很狼狈,一见长老们还在这里,都连连鞠躬表示谢意。从这里到青云宗还有三天路程,如果让他们自己跑回去,说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

    “秦命呢?死了?”何向天身边一位弟子忽然出声。

    “秦命?”何向天抬起阴沉的眼,都快忘了那小子了。

    “你们谁抓住秦命了?”有弟子到附近转了圈,问遍了大长老派系的弟子,结果都是摇头。

    有人嗤笑:“说不定早死了,就他那点实力,又是一个人,能活下来才怪。”

    “我十天前见过秦命,活的很狼狈。”唐宝南小队的人说道。他们的小队本来有八人,现在只剩下四个,连队长唐宝南都死在了溶洞里,郁闷的是连是谁杀得都不知道。

    “没抓住他?”何向天剑眉微皱,都碰到了怎么没抓住?

    “让他跑了。”他们不想说当天的事情,说出来丢人。

    有人说道:“秦命到现在没回来,说不定已经死在那个妖兽的嘴里了。”

    他们没心思理会秦命,都在愤懑着当天地底溶洞的事情,对那个带着面具的混蛋恨之入骨。

    第二天上午。

    “该来的差不多都回来了,我们走。”长老们点清人数,六百八十三人,有二百三十五位弟子没回来。

    有长老特意找了找秦命的影子,结果失望的摇头,看样子是被何向天他们处理了,唉,大长老八年来没有处死秦命,为什么现在默许弟子下死手了?难道是感觉没利用价值了,还是因为秦命展现出的天赋刺激了大长老?可怜的孩子,可怜的秦家。

    凌雪默默回望着茂密的森林,他还没回来,去哪了?

    “凌雪师姐,我们该回去了。”药山弟子催促她。

    凌雪失神的望了会儿,转身走进了队伍。

    “好像没看到秦命。”

    “他该不会死在森林里了吧?”

    “唉,可怜的人儿啊,没福命。出生在城主府,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结果刚刚懂事就家破人亡,被押到青云宗当仆役,好不容易苦尽甘来成了灵武境,结果死在森林里了。”

    “命这个字克命,谁的名字里有它,准活不长久。”

    “活该,谁让他大言不惭要来参加涉猎行动,他明知道有人要害他。”

    “八年了,很多次都差点死了,最后被他硬挺过来,这次应该是真死了吧。”

    其他弟子们也注意到秦命没回来,有惋惜的,有嘲讽的。

    人生百态,就是这样。

    他们都猜测到可能是何向天等人暗害了秦命,可没有谁傻到多嘴。一个小仆役而已,跟他们的生活没关系,最多是个茶余饭后的谈资。

    “出发!”长老们再次下令,队伍启程,浩浩荡荡出发。

    弟子们路上兴奋地交流着,有些庆幸着自己完成了狩猎,有些是高兴收获不错,也有人在交换着历练经验,约定着下次再来。

    凌雪路上回头望了几次,都没有发现秦命的身影。

    其他弟子渐渐忘了秦命,死了就死了,不至于为他伤心。他们反而感兴趣青云宗要怎么处理大青山的二十万奴仆,那些人之所以老老实实的当奴隶,部分原因是有个少城主被看押,没办法反抗,现在少城主死了,那二十万人还会安分?

    “唉,如果秦命真死了,还是会牵扯到很多人的。”有长老轻语,秦命活着的时候,没有谁会在乎,可如果真死了,宗主、慕白长老等等,那里都不好交代。

    两天后的傍晚,前面密林里突然出现激烈的战斗,妖兽咆哮声非常震耳。

    一众弟子纷纷张望,难道是佣兵队伍们在猎杀妖兽?狩猎行动期间,他们真不太愿意碰到佣兵队伍,可现在有恃无恐,都兴致勃勃的往那里张望。

    走在最前面的长老挥手示意队伍停下,冷眼看着前面,不想惹麻烦。

    不一会儿,伴着声隆隆巨响,一头雄壮的铁皮蛮牛横飞着砸向了队伍前面,庞大身躯在粗壮的大树间连连撞击,轰隆不断,大树摇晃,枝叶乱飞,场面刺激。

    很多女弟子惊呼,野蛮!!

    一道身影紧随着扑过来,抡拳砸向蛮牛。

    蛮牛晃晃悠悠起来,惊悚哀鸣,惶恐的逃跑。

    那人凌空翻腾,抡拳暴击,气势磅礴,轮动的拳头带着嚯嚯劲风,可是,他眼角余光突然瞥到旁边浩浩荡荡的人群,一个恍惚,气势稍弱,跟铁皮蛮牛擦身而过,拳头没落到它脑袋上,而是崩碎了旁边巨石。

    那人诧异看着队伍,队伍也怔怔看着他。

    “你们怎么才到这?”那人奇怪。

    “秦命?”队伍里很多人吃惊的看着他。

    铁皮蛮牛从铁拳下捡回条命来,朝着秦命嘶鸣两声,逃进了密林里。

    “拦住它,那是晚餐!”秦命高喊。

    一柄长刀冲天而起,刀气凌霄,凌冽刺骨,劈向了铁皮蛮牛。

    “噗嗤!”

    血水飞溅,长刀轻易地劈开了铁皮蛮牛坚硬的铠甲。

    蛮牛哀鸣着倒地,再没能爬起来。

    一刀击杀!

    混乱停止,可气氛稍显怪异。

    铁山河走出队伍,收了大刀:“这晚餐有我一份。”

    秦命拍了拍身上的碎石尘土,看着安静的队伍:“你们……不是应该回去了吗?”

    “你怎么在这!”有人奇怪,真的是秦命!

    “我前些天还在主祭山丛最里面,赶不上集合了,我估计你们未必会等我,就没到集合地,自己回青云宗。你们……怎么比我还慢?”

    他就没打算跟队伍汇合,准备一路历练着回去,尽量多在山林里留几天。

    还有个原因是他心里还是有点害怕见到药山弟子凌雪的,不知道怎么面对。

    队伍里有人轻笑:“这小子命真硬,就是死不了,嘿嘿。”

    “归队!”一位长老冷喝。

    “是!”秦命注意到了很多弟子的怪异脸色,但没当回事,心里嘀咕一句,老子就不死,气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