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0章 修罗杀界
    秦命意识沉入丹田气海,试图唤醒着修罗刀。

    可尝试了多种办法,修罗刀都安静的悬浮在那里,没有回应。

    “你了解修罗刀多少?”秦命又试着跟残魂沟通。

    “你不想先知道你的老爷子是谁?”残魂没有让秦命久等,悠悠回应。

    “等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秦命当然好奇老爷子身份,只是没必要从残魂口中了解。

    “修罗刀是他的象征,陪伴了他前半生走过的血路。”

    “我不在意他是谁,我也不在乎他做过什么,我只当他是陪了我八年的人。你不是要帮我吗,万年古国的事先放下,我现在只想唤醒修罗刀。”

    “你现在的实力唤不醒修罗刀,更别想修炼修罗刀。”

    “没有一点办法?”

    残魂沉默了会儿:“凡事万物都有解,就看你能不能承受背后的代价。”

    “先说来听听。”

    “你能承受多大的痛?”

    “死不了就行。”

    “生不如死呢?”

    “我八年承受的苦比你想象得多,我只要结果,不在乎过程。”

    秦命真不在乎痛苦,亲人们在受苦受难,二十万古城民众在受苦受难,如果自己真有机会解救,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宗主的那句话也常在他耳边响起,拿出让他刮目相看的资格,给他一个愿意解除仆役的理由。

    “好!有点男儿血性。我可以帮你激活修罗刀,但想要驾驭它的力量,能驾驭多少,看你自己的承受能力了。”

    秦命做好准备:“来吧!!”

    “感受修罗刀的力量吧,它曾让天地飘血,千雄臣服。”残魂轻语,呢喃中有种朝圣的虔诚。

    秦命眉头紧锁,全神戒备。

    丹田气海上方,沉寂的双眼慕然睁开,一股浩荡魂威弥漫。

    锵!!修罗刀剧烈嗡鸣,不是之前的振动,不是之前的黑气弥漫,而是股激烈到穿金裂石的颤音,脆而烈,在丹田气海以及秦命全身激起。

    秦命耳膜瞬间失去听觉,意识都被震得恍惚,丹田内部翻江倒海般动荡,浩荡灵气滔天翻腾,狂野的涌出丹田,向着全身奔腾。

    秦命全身痉挛,七窍渗血,发出凄厉如鬼的哀鸣。“哇啊啊……”

    修罗刀像是黑色心脏,在气海上空剧烈跳动,嘭嘭嘭,每次跳动都会炸起恐怖的黑气,像是无尽的洪流挤满丹田,更冲向秦命全身,前赴后继的奔腾,像是失控的黑色洪流。

    滔滔黑雾在全身涌动,充斥血肉骸骨,更刺激着经脉,像是无数的黑刀在全身穿插,来来回回的割裂,让人痛不欲生。秦命承受能力非常强,此刻却忍不住发出惨叫。而剧痛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意识在天旋地转,仿佛陷入无尽的黑暗,之后意识景象陡然变转,降临到了当晚的噩梦场景。

    无边的杀戮战场,恐怖的灾难场景,大地在颤动,天穹在哀泣。

    飓风肆虐,暴雨倾盆,大地撕裂,喷薄着岩浆。

    千万生灵在纵情拼杀。

    “嗷吼……”

    一头庞然巨物扬天咆哮,声动苍穹,仿佛擎天巨人,挥舞粗壮臂膀,全身气焰滔天。

    它站在浩瀚的死亡战场,宣泄着疯狂,争雄一方,血流百里。

    一道金色大道横跨长空,宛若金色洪流奔腾不休,光芒耀世,洒落天地无尽的金辉。光河深处,一位英武的猛将恶斗强敌,那是条龙,一条金色的龙,龙吟惊天,声动山河。

    一位白衣女子降临战场,宛若九天仙女,艳冠苍生,在无尽的杀戮世界里,她显得格格不入,可是挥手间,山河改道,星河斗转,一轮圆月在她身后撑开,里面发出恐怖的咆哮,惊悚战场,让无数的强者恶寒。三头狰狞的魔怪杀出圆月,仿佛从异度空间降临,沸腾着浩瀚的杀威,驾临战场。

    “杀!!”女子素手指前,声音玲珑悦耳,却蕴含无尽杀伐之气。

    三头魔怪嘶哑咆哮,在半空中狂野奔驰,仿佛要踏碎空间。

    前方战场,一位少年踏天而行,他满头白发,脸颊稚嫩,可瞳眸诡异,仿佛无尽的黑洞,他一步千米,惊若闪电,以惊人杀威冲向三头魔怪。

    战场边缘,上千黑袍怪人在高亢的敲鼓雷锤,他们浑身挂着锁链,从地底拖出一尊万米石棺。

    轰隆,石棺震颤,里面像是有着惊世魔物要重临世间。

    这里简直就是杀戮的世界,血染河川,声动万里。

    杀戮,疯狂,灾难,各种恐怖场面铺天盖地的碰撞着。

    这一切的一切,充斥在秦命意识中,仿佛真实的发生在身边,要把他淹没。

    痛苦!无法言喻的痛苦,在吞食着他的灵魂。

    突然,战场深处,一道乌光乍现,看起来并不突出,却在出现的瞬间,激荡无尽的黑潮,天地……骤然黑暗……一切刹那破碎……

    秦命慕然惊醒,半跪在地上,披头散发,剧烈喘息,浑身被汗水打湿,目光微微晃动。

    噩梦场景那么真实,又如此的虚幻。

    仿佛过了很久,又像是在脑海一闪而逝。

    “这是修罗杀界!”

    “你想修炼修罗刀,先要承受修罗杀界里的杀念与疯狂。”

    “每次尝试,都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还敢继续?”

    残魂声音响起,稍稍唤醒恍惚的秦命。

    这时候,玥晴彩依走进地牢,要来看望秦命,突然听到了地底深处凄惨绝望的哀嚎,两女脸色微变,是秦命?

    “我们什么都没做!”守护弟子连忙摆手,他们除了限制秦命的食物,没去刻意折磨他。

    “如果秦命有个三长两短,我为你们是问!”彩依娇叱,跟着玥晴快步走到地底。

    守护弟子们本想阻拦的,毕竟地牢明文规定禁闭期间谁都不能探望,可是……谁敢拦玥晴?

    秦命被看押的地方是地下五层,宽敞的牢笼里只有他一个人。

    这里昏暗潮湿,满是恶臭,两只火把挂在门边,撑起晃动的光影。

    她们下来的时候,秦命正半跪在那里,模样狼狈可怕,努力的控制着意识和身体的剧痛。

    “你怎么了?”玥晴和猜疑都被他的模样吓到了。

    秦命抬起头,眼睛里满是血丝,杀意还没有消退。

    “秦公子!你……”彩依捂住小嘴。

    秦命用力晃头,缓了很一会儿,好歹控制意识,看清两女后,挤出了点笑容:“修炼出了点差错,没事,很快就好。”

    “你在修炼什么?”玥晴感觉不对劲儿,什么样的武法能把秦命折磨成这样?怎么看怎么想要走火入魔。她想打开牢门,可护卫们都没跟下来,没钥匙。

    “真没事,修炼……嗯……剑谱了,被震伤了,我很快就好。”

    玥晴心疼的埋怨:“你非要招惹张东吗?为了个管事,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我想找个安静地地方修炼,这里挺合适。”秦命尽量保持着笑容。

    “你真没事?”彩依看着秦命的样子,心疼也有点害怕。

    “没事,我命硬。”秦命站起来,拍拍身上杂草:“你们怎么来了?”

    玥晴看着秦命不说话。

    秦命耸耸肩,活动身体:“真没事,谁修炼还没个意外?不用替我担心。”

    玥晴对他很无奈:“我要随师父出去修行了。”

    “对哦,到时间了。”秦命从怀里拿出那颗上品灵石,偷偷道:“要不?我还有。”

    玥晴被他逗笑了,可神色稍稍暗淡,迟疑了会儿:“八宗茶会的名额订好了。”

    “什么?这么快?”

    玥晴不敢看秦命眼里的失落:“八宗茶会的参赛年龄是十八岁以下,你不要难过,努力争取下一届。”

    “都有谁?”

    “四位金翎弟子,铁山河、凌雪、何向天、韩千叶、丁典、邹瑶,六位亲传弟子里最强的,这是宗主提出的名额,长老们全票通过。”

    彩依看看秦命脸色,犹豫着道:“慕程十天前晋入玄武境,正在接受长老们的特训,他会是我们青云宗最有希望争夺名词的弟子。”

    玥晴安慰秦命:“不要急着突破八重天了,静下心来先把灵武境的根基打牢,你这半年来的境界提升的过快了。大青山那里你也别太担心,我师父已经开始想办法,尽量改善那里的环境。”

    秦命微笑道:“不用为我担心,这点打击不至于压垮我,你安心出去修行,不用担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