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1章 痛苦蜕变
    八宗茶会名额公布后,青云宗上下都激动了。

    原来不知不觉又到八宗茶会的日子。

    青云宗已经连续三届茶会没有取得好名次,不只是长老们心里有压力,新生代弟子们都感觉脸上无光,但这次好像不一样了,阵容空前,即便没有玥晴参赛,四位金翎弟子和铁山河等人的实力还是非常强劲,整体阵容远超以往几届。

    宗里长老们很有信心,弟子们也是议论的热火朝天。

    “慕程能取得什么名次?能不能闯进前五!”

    “铁山河和凌雪他们的表现会不会强过其他三位金翎弟子?”

    “谁会成为本届八宗茶会的黑马?”

    “玥晴为什么不参赛?如果她过去,前三甲没问题!”

    “其他七宗会派出什么样的阵容?”

    “八宗茶会啊,我好希望能参加,去看看也好啊。”

    长老们由着弟子议论,也希望全宗的热闹气势能鼓舞即将参赛的慕程他们。

    宗主都亲自接见了穆程、凌雪等十位参赛弟子,每人分发了足量的灵草和宝药,确保茶会比赛中能以最强状态表现自己,展现青云宗的力量。

    全宗气氛都很热闹,都在给穆程他们鼓劲儿,唯独遗忘了秦命。

    秦命没放弃,没理会,在地面气氛火热激动的时候,他在地底在漆黑潮湿牢笼里苦练着修罗刀,经历着生平至今最残酷的蜕变。

    残魂一次又一次惊醒修罗刀,秦命一次又一次感受修罗杀界。

    凄厉的哀嚎,痛苦的低吟,在地牢久久回荡,无论白天还是黑夜。

    连看守弟子们都感觉慎得慌,奇怪底下到底怎么了,可又不敢下去看,万一那小子发疯呢?

    秦命每次都会承受剧烈痛苦,修罗刀的黑气像是要把他的身体撕碎,修罗杀界的杀念像是要把他灵魂吞食。

    一次次生不如死的痛苦,一次次撕心裂肺的惨叫。

    痛不欲生,几次在蜷缩中昏厥。

    最后连嗓子都变得沙哑。

    秦命开始真的要崩溃,可每次虚脱,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亲人,是他们的音容笑貌,是当年的甜蜜与温馨;每次倒下,耳畔响起的都是父亲的训诫——弱者不得好死,强者不得好活,你要做强者!永远的强者!

    秦命有生生决,这是他最大的依仗,每次倒下后都能让他最快恢复。

    残魂的意见是一天承受十次,慢慢消化,秦命却强行追加到五十次,昼夜不休的尝试,近乎于疯狂。

    渐渐地,秦命开始承受,开始引导,开始控制。

    修罗刀气也在一次次的摧残中锤炼着秦命。

    五天后,秦命在炼狱般的磨砺中晋入八重天。

    这场淬炼虽然生不如死,残酷到难以承受,可给秦命带来的改变却无异于脱胎换骨。之前只是肉身强硬,现在由内而外的涌现着力量,这还只是修罗刀气和生生决‘一次次摧毁一次次修复’产生的额外‘馈赠’。

    又过五天!到了穆程他们启程赶赴八宗茶会的时候。

    呼延卓卓终于来到了地底牢笼,开门见山,直接问道:“境界!”

    “八重天!稳固!”秦命背对着仓库,浑身弥漫着股黑气,低着头,声音沙哑,他掌心里正托着一柄黑色小刀,这不是真正的修罗刀,而是汲取丹田里的刀气凝结成的’分身’,是修罗刀在秦命体外显现的形态。

    它冰冷刺骨,杀气凛冽,连秦命都感觉到彻骨的杀意,仿佛托着个小小的死神。

    “我父亲已经到青云宗了。”呼延卓卓晃晃手里钥匙,笑容憨厚:“提前预祝你名扬八宗。”

    “呼延卓卓。”秦命缓缓起身。

    “还有什么要求?”呼延卓卓既然做了决定,就会全力以赴,这是他的性格。

    “你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秦命握紧右手,修罗刀气悄然消散。

    丹田气海里,那双眼睛渐渐闭上,一道低沉声音幽幽回荡:“去吧,你扬名的第一战,全力释放。一柄修罗刀足以横扫北域八宗。”

    ……………………

    第一演武场,青云宗最大最恢宏的演武场,寻常不会对外开放,只供金翎弟子及少数中年弟子修炼。

    今天却是人山人海,数千弟子云集到这里,为他们的‘英雄’送行。

    四位金翎弟子站在最前,‘金剑’慕程、‘幽火’张岚、‘素衣’李念、‘幻海’慕容冲。

    这是新生代最强代表,不仅有实力,更有天赋、有强者气场,名扬青云宗数年之久。

    他们身后是铁山河、凌雪、何向天、韩千叶、丁典、邹瑶,六位新生代的最强者,全是亲传弟子,各方面综合实力都很强劲,足以代表青云宗出征八宗茶会。

    尤其是铁山河和凌雪,名声和实力都不弱于金翎弟子!

    这个阵容,没有任何人有异议。

    五位长老带着三十多位中年弟子来到演武台,他们也会参加八宗茶会,陪同宗主一起会见其他各宗的高层。

    “长老好!”穆程等人点头。

    “精气神儿不错。”五位长老笑着回应,走到前面跟中年弟子们商量行程问题。

    “宗主怎么没过来?”丁典嘀咕,虽然面目丑陋,一身匪气,可偏偏跟俊秀的韩千叶关系不错。

    “交接宗门事务吧。”韩千叶淡淡的站在队伍里,不太习惯被数千弟子围观,这让他很不自在。

    丁典扭着脖子,嘎吱脆响:“我都迫不及待了!这次宗里对我们期待很高,我们别刚登场就被刷下来。”

    “我们几个应该可以坚持几场,就怕某些人拖了后腿。”韩千叶轻飘飘一语,不轻也不重,正好在他们这个小队里传开。

    何向天正满脸笑容接受弟子们崇拜呢,闻言脸色当即沉了:“韩千叶,你说谁?”

    “给大家提个醒而已,没有刻意真对谁,你不用急着跳出来。”韩千叶一直跟何向天不对付,也不认可何向天的实力。

    何向天冷笑:“六位亲传弟子里最没资格的人是你,你还有脸在这里张扬。”

    邹瑶主动站到何向天身边,翘起嘴角:“我们不只是去参加比赛,还代表着青云宗的形象,你说你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非要参加,让其他宗门怎么看我们?”

    邹瑶是青云宗一位长老的亲孙女,有天赋更有实力,也跟何向天关系亲密。

    丁典面色泛冷:“狗男女!说完了?”

    铁山河、凌雪等人面无表情,像是什么都没听见,更没有搭理的意思。

    这支队伍不像弟子们看到的那样和谐。

    倒是前面长老听不下去了,故意咳嗽两声,很不满他们的内讧。

    邹瑶走到前面,笑嘻嘻的挽住一位长老的胳膊:“赫连重长老,宗主怎么还不来,我们都等很久了。”

    赫连长老漠然道:“等就是了,宗里来了位贵客,宗主在接待。”

    “什么贵客这么大分量?”邹瑶奇怪,这都马上出发了,谁能把宗主拖下?

    “呼延家族的族长。”

    “哦?他来做什么?”不仅邹瑶奇怪,丁典他们也奇怪。呼延家族近些年越来越强大,不仅商会做的遍布北域,宗里强者越来越多,跟青云宗的关系也越发亲密。只是这种关键时刻来拜访,难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长老们都没说话,他们也奇怪呼延家族族长为什么会选在这个时候拜访,还特意把宗主叫住私谈。

    “无所谓了,等吧,该走的时候会走。”韩千叶故意走到旁边,拉开跟何向天的距离。

    秦命来到了演武场,走到了人群最前面,打眼看了看演武台上的十位弟子,笑了,直接走了过去。他是先回仓库洗了个澡,又换了身干净衣服,才收拾好行李,背着包袱过来。

    旁边弟子都很奇怪,这小子怎么从地牢出来了?背着包袱要去哪?

    呼延卓卓快步迎上去,笑呵呵道:“秦公子,这边请这边请。”

    秦命跟着呼延卓卓走到台上,直接走向了出征队伍。

    全场稍稍安静,人们莫名其妙,这是干什么?

    慕程等人都微微蹙眉,你上来做什么?

    呼延卓卓笑呵呵的拉着秦命的手,走向他们,一边向前面五位长老点头笑语:“抱歉,我们来晚了。”

    赫连重抬手制止他们,脸色微沉:“谁让你们上来的!别捣乱!”

    “咦?你们还没接到通知?”

    “什么通知?”

    “换人啊。”

    “换什么人?”长老们奇怪,慕程他们更奇怪。

    “秦命参加八宗茶会啊。”

    五位长老微微错愕,不约而同的笑了:“别胡闹了,赶紧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