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74章 狂战(3)
    第74章  狂战(3)

    战场气氛稍稍凝固,秦命伤痕累累,可再次爬了起来。战意如火,滔滔不休。双目充血,杀气凛冽。

    而郭山铜和夏兴罗竟然很快清醒,一个是用斧头撕开胸口,一个用拳头敲击肩膀,他们用痛苦刺激精神,强行恢复神智。

    昨天之后,土灵宗所有人都仔细问过许汉锋的情况,商量过对策,为的就是碰到秦命的时候有所准备。

    没想到,真用上了!

    “这就是你的依仗了?那你可以跟这个武台说再见了!”郭山铜和夏兴罗用力甩头,提气振势,义无反顾的冲向秦命。

    秦命还是一语不发,咬着牙,忍着剧痛,杀气腾腾,一往无前。

    乱发狂舞,出手如电!

    三人全部陷入癫狂状态,一退一进,一击一撞,无不带有霍霍劲风。

    他们之间的战斗不像其他灵武者那样,需要充足的灵力做支撑,一旦灵力耗尽就没了再战之力,他们更多的是靠的肉体碰撞,是血与汗的挥毫,看起来更刺激。

    看台上的世家公子小姐们全部站了起来,高呼着,喝彩着,鼓励着,真的很少看到这种场面的激战。

    男儿战斗,血性!

    “疯子!这是会武,还是在拼命?”凡心捂住小嘴,都不敢看场上的恶战。

    “今天之战,足以让秦命扬名。”很多弟子开始认可,狂是狂了点,可这人有股韧性,更有股血性。

    就在这时候,激战突然逆转,演武场气氛骤然死静。

    演武台上,一个画面仿佛定格,秦命仰面抱住了劈下来的巨斧,身体后仰,双手朝天,死死挤压住了沉重的巨斧,斧头的锋芒硬是停在了他的鼻尖处,如果他拦不住,或是斧头再向下发力,真可能把他脑袋劈成两半。

    可是,他拦住了!

    是幸运?还是真有把握?

    全场男女捂住嘴,惊出身冷汗。谁敢这么接土灵宗的斧头?

    就在全场惊呼、在秦命阻止巨斧的下一秒,他猛力向旁边推开斧头,全身翻腾而起,陀螺般高速翻转,双脚疾若闪电,狠狠跺在了夏兴罗的腋下位置。

    夏兴罗前一回合刚被秦命的杀气袭击,意识昏沉,此刻避之不及,被狠狠击中。

    秦命力量狂暴,硬是跺碎了夏兴罗腋下肋骨,把他整个跺飞出去,也顺手夺过了两米长的巨斧。

    夏兴罗落到了十多米处,右臂几乎失去知觉,剧痛让他彻底清醒,发疯似得扑了上来。他也被秦命的疯狂激起了战意和热血,不到最后绝不认输。

    “嗬!再来!”秦命低吼,轮舞巨斧,劈斩郭山铜。

    三百斤的巨斧被他舞的呼啸生风,非但没有生疏,反而非常顺手,劈的郭山铜连连后退,抡拳对击。

    八宗弟子都被深深地震惊了,这哪里是会武,简直是生死斗场。

    激情、霸烈。

    野蛮、悲壮。

    他们看到了秦命的强悍,更感受到了那股滔天杀气,这真是青云宗培养出来的弟子?这种疯狂与杀性更像是血邪宗的弟子,而狂暴与野蛮更想土灵宗弟子。

    土灵宗的杨毅慢慢皱紧眉头,不再多言,目光牢牢盯着战场。他忽然不再反感秦命了,反而隐隐生出种要亲自登场的冲动,也要酣畅淋漓的恶战一场。

    “不死也得废,何苦?”张岚轻语。

    “郭山铜和夏兴罗都是土灵宗这一代仅次于杨毅的传人,联手竟然没能压制秦命。” 慕容冲神情复杂,换成自己,对上郭山铜和夏兴罗里任何一位都难以保证必胜,秦命竟然一己之力对抗了两个,难以想象。

    丁典也在台下观战:“郭山铜和夏兴罗都有准备,不像许汉锋那么好收拾,秦命想赢他们,难了。”

    “秦命到底想要什么?一个胜利就这么重要。”李念不懂,台上的战斗明显变了味道,这哪里是会武,分明是生死血拼。秦命拼的是实力,更拼的是命,一招一式都非常凶险,任何失误都可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主台上。

    土灵宗宗主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忽然问向身边的青云宗宗主:“李宗主,秦命真是你们青云宗的仆役?”

    青云宗宗主打个哈哈,没说话,你们都问多少遍了。他也被秦命的表现惊到了,也多少明白秦命为什么要拼命了。

    “既然是仆役,也就是不重要喽,让给我怎样?”土灵宗宗主此话一出,各宗主都是一怔,这是爱才了?

    “他以前是仆役,现在已经不是了。”青云宗宗主淡笑,这话也没错,按照跟秦命的约定,只要秦命能赢一场,就可以赦免仆役身份,所以今天的秦命已经不再是青云宗的仆役。

    “秦命因为什么原因成了仆役?”血邪宗宗主也插了句,似乎也有兴趣了。

    “一个意外。”青云宗宗主不想多说。

    不仅宗主们感兴趣,各宗弟子也有人感觉不对劲儿,秦命要么是彻头彻尾的疯子,要么真有情况。

    “秦命为什么当仆役?”一位玄心宗弟子凑到青云宗队伍边。

    “跟你有关?”慕程等人冷眉以对。

    “问问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说的。”

    “确实没什么不能说的。” 铁山河抱着铁刀,看着擂台激烈战场:“秦命本是一城少主,八年前一场意外,青云宗毁了他全城。父母生死不知,二十万人押进矿场为奴,他抓进青云宗为仆。”

    “啊?”那玄心宗还以为听错了,秦命跟青云宗有仇?

    “秦命把自己卖给了商会,换了这次八宗茶会的参赛机会,你们比的是名次,他拼的是命,他要救自己的亲人。”

    “铁山河!你说的过了!”慕程严厉提醒,这些话的意思都含糊,要是传出去肯定会被严重误解,你也是青云宗的弟子,至于陷害青云宗?

    明白了,原来真有内幕。那位玄心宗弟子笑了笑,悄悄退走了。

    没过多久,关于秦命跟青云宗的恩怨传遍各宗弟子,也传向了看台。

    铁山河说的话本身就有歧义,结果传着传着就变味了,甚至变成青云宗屠杀了秦命满城。

    八宗宗主境界高实力强,神识很广,自然也听到了下面议论。

    青云宗宗主脸色不好看,这谁乱传的?歪曲事实!

    此时此刻,武台战况骤变,秦命甩开巨斧,逼退了夏兴罗,追着郭山铜展开狂风暴雨般的猛攻,双手双臂黑气缭绕,杀气凛冽,接连的跟郭山铜对轰,硬是压着他从场中打到了武台边角。

    “绝啸苍穹颤!”郭山铜不管不顾的发出逆袭,双拳强击,气浪腾腾,周围空气都像是沸腾般,轰鸣声震耳欲聋。可是,他的意识已经模糊,根本没看清楚秦命的方向,以至于秦命完全避开了攻势,从侧面狠狠撞击,硬是把他攻势打乱,接着暴起一拳,轰在了他的头上。

    坏了!众弟子齐齐色变。

    郭山铜如遭雷击,意识天旋地转,雄壮身体直挺挺从武台跌落。

    百米之外,夏兴罗用力晃着脑袋,强行回神,他深深提口气,一把扣住巨斧,放声闷吼,提斧要反击。

    可是……

    秦命已经从后面杀到,没等他提斧转身,秦命跺步腾起,死死攥紧的拳头轰在了夏兴罗后颈,干脆利落,劲力刚猛,更带着股黑气。

    夏兴罗通体轻颤,摇摇晃晃几步,重重跪在了地上,苦苦坚持的毅力终于在此刻崩溃,被惨烈的杀气侵袭,低头撞在了武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