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7章 蟒王府来人
    深夜里,秦命再次来到药山脚下,刚被压下的咆哮声再次响起来,在药山深处回荡。远远望过去,金光闪烁,迷雾翻涌,隐约能听到地面崩碎的轰隆声。

    秦命尝试着往前走了几步,咆哮声突然剧烈,连带着整座药山都像是颤了颤。

    “里面到底囚禁着什么?”

    秦命开始不安了,这种怪东西谁敢靠近?它招呼我过来会不会是要霸占修罗刀?

    “又是你!”凌雪现身,语气不再客气。

    “里面是什么?”秦命问了声。

    “不该问的不要问,退下!”

    “堂堂青云宗控制不住它?为什么由着它咆哮?”

    “退下!!”

    “它影响我睡觉了,你们最好管管它。”秦命指了指药山,转身离开。

    凌雪无语,可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秦命刚刚离开,咆哮就突兀的停下。

    第二天上午,秦命刚刚送完货,举着石缸又来到了药山旁边。他这一来,药山里面再次响起咆哮声,虽然不是特别激烈,却还是惊动了药山附近四五座大山,惊动了上千弟子。

    很多人都开始不安,以前总是深夜,今天是怎么了?

    秦命惊醒药山后转身就走,等他离开,咆哮声很快停下,没了动静。

    一连几天,秦命不定时会到药山附近转转,每次都惊起咆哮声。他是在向里面传达个信息,别总招呼我,我不会进去!顺便刺激青云宗的长老们,赶紧把这个麻烦解决掉。可外人不明情况,连众多长老也在奇怪,会不会是真压不住了?要不要采取特殊措施?

    今天,青云宗山脚下来了一支特殊的队伍。

    八名男女骑着八匹英武神骏的黑虎马,停在宗门前,抬头望着前面的巍峨大岳上面苍劲的三个巨字——青云宗。

    “青云宗,我还是第一次过来。”为首少年锦衣华服,一身贵气,但蟒袍向两边大敞,姿式略显狂野。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嘴角斜挑起一抹弧度。

    “青云宗是北域八宗之一,虽然低调,但数百年昌盛不衰,底蕴深厚。”左边男子头发花白,却梳理的整整齐齐,衣衫也是整洁华贵,没有半点长途跋涉的风尘,连衣角都干干净净,他面白肤净,看不出分毫老态,气质干练。

    “我是为那玥晴来的,但愿不会让我失望。”少年跃马向前。

    前面正门山脚下已经有弟子注意到他们,提前迎了上来,远远冷喝:“站住!下马!这里是青云宗。”

    少年骑着黑虎马径自向前,黑虎马高傲的扬头,没有停止的意思。后面队伍紧步跟进,态度同样带着份傲气,并没有理会这些弟子。

    青云宗弟子正要拔剑警告,带队的一位上等弟子忽然认出了这些人大氅上的特殊绣纹:“蟒王府?”

    少年亮出腰间金牌:“通知你们宗主,蟒王府曹无疆请见。”

    陪同老者淡笑:“蟒王府冷山,请见青云宗宗主。”

    青云主峰,青霄殿。

    青云宗宗主和几位长老亲自在这里等候。

    蟒王府影响力和实力与青云宗不相上下,在地位和背景上却要比青云宗略高一层。

    “师兄,好久不见。”头发花白的男人轻声一笑,向着正殿上首的青云宗宗主行了一礼。

    青云宗宗主神色略冷,先看了眼曹无疆,才淡漠的开口:“冷山师弟,别来无恙。”

    “蒙师兄挂念,还不错。”男人带着王府小公子坐下,向着对面几位青云宗长老依次点头:“十多年没回青云宗了,各位同门,还记得我冷山?”

    一位女长老淡淡的道:“蟒王府七雄之一,‘六阳狼’白山。”

    男子轻笑:“我说的是我青云宗的身份。”

    一位微胖长老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轻抿一口:“你离开青云宗的那天起就已经不再是青云宗的人。”

    “不管青云宗认不认我,我一直把青云宗当成我的家,把各位当成同门。”

    “是吗?”微胖长老冷眸一凝。

    “二十年了,不管走到哪,我都牢记自己出自青云宗,这里是我的第一个家。”

    “够了。”微胖长老手里的茶杯哗啦碎裂,滚烫的热水洒在桌面:“当年你残害青云宗长老,袭击青云宗灵石矿场的时候,怎么不记得你是青云宗的人?”

    “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事后不也道过歉了?”

    “你所谓的道歉就是把人头送回来?”微胖长老霍然起身,怒指白山。

    “每个人表达歉意的方式不一样,如果不是念在同门情义,你还未必能看到人头呢。”白山最后那话声音很低,含糊的藏在了他轻轻地笑声里。

    “你……”青云宗几位长老全部站了起来。

    “都坐下。”青云宗宗主不怒而威。“白山,十几年前那次事件发生后,你就不再是青云宗的弟子,今天我来接见,看的是你蟒王府的身份,是你身边的小公子,无疆公子。”

    “我今天过来,也是代表蟒王府来的。”白山指尖轻巧桌面,向门外提了声:“贵客来访,不懂看茶?你们这些弟子不懂礼数吗?”

    门外的弟子没有理会,直到微胖长老轻咳两声,才有几位弟子端着茶水走进来,放到了白山和小王爷曹无疆身边。

    白山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闭上眼品味了会儿:“青云宗的水,青云宗的茶,快二十年没尝过了。”

    小公子曹无疆只是碰了碰茶杯,没端起来,他没理会正殿里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好像跟自己无关,他的目光时不时的往外面飘,那里站着些青云宗的弟子。

    白山品完茶水,不急不忙道:“我今天过来是代蟒王府来道贺的,听说你们培养出了一位天才传人,名为玥晴。刚刚十六岁,就已经玄武境界。”

    “你的消息很灵通嘛。”女长老冷哼。

    白山放下茶杯,看着宗主轻笑:“玥晴会参加八宗茶会吗?”

    “八宗茶会的事跟你们蟒王府有关系?”

    北域之地,五王称雄,八宗并举,这些都是世人眼中的主宰之地,无数武者心中的武道圣地,青云宗就是北域八宗之一,地位尊贵。

    每隔两年,八宗都会举行一场茶会,各巨头会晤,众长老相会,到时候会有各宗弟子之间切磋比拼。

    这是八大宗之间传承数百年的传统,是他们宣告北域之地主宰地位的方式。

    久而久之,八宗茶会成为北域之地的重要集会。弟子间的切磋也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成了八宗展示自己新秀精英的舞台。每届茶会都会选出前五强,不仅会被赠予奖品,也会被授予名号。

    谁如果能在八宗茶会摘取名号,定会名动北域之地。

    每次茶会,八宗都会带着最优秀的弟子过去,一方面要想尽办法争夺好的名次,一方面也要观察对方宗门里的优秀弟子。

    弟子的表现也间接成了体现各宗潜力的标准,毕竟一个天才的诞生,无疑会在未来影响宗门的实力。

    冷山笑容不减: “连续三届八宗茶会,青云宗没有一个位弟子进过前五,就连前十的名额都没几个。是青云宗要开始没落了?没有培养天才的能力了?还是其他七宗越来越强了?”

    “你身在蟒王府,还一直关注青云宗,有心了。不过是几届茶会而已,不足以影响青云宗的地位。”

    “影响不到地位,影响到了脸面。不过这次终于有希望了,以玥晴的天赋,挺进前五应该没问题,我代表蟒王府提前过来道贺。”

    青云宗宗主和几位长老心生狐疑,还有提前道贺这一说法?蟒王府什么时候这么关心青云宗了。

    “蟒王府以前跟青云宗有些误会,关系一直处理的不好。这次蟒王亲自安排我过来,是有意缓和关系,师兄你意下如何?”

    青云宗宗主没表态,而是揣摩着冷山这次过来的意图。他年轻的时候跟冷山关系不错,可自从二十年前冷山离开青云宗,外出闯荡,心性变得越来越怪,双方开始疏远,直到十几年前,冷山加入蟒王府,为了表明忠心不惜向青云宗举刀。

    这么多年下来,冷山实力越来越强,在蟒王府地位越来越高,直至位列七雄之一,成为蟒王绝对心腹,在整个北域之地都有不弱的威名。可是冷山没回过青云宗认错,更没有缓和过青云宗跟蟒王府的关系,今天突然想起来缓和了?还是带着王府公子过来?

    冷山不急不忙的等了会儿:“小公子一直对青云宗心怀向往,这是第一次过来,师兄可不可以安排人带着他到处走走?”

    青云宗宗主示意外面安排位弟子。

    “待会儿再见。”曹无疆起身行礼,不着痕迹的跟冷山交换个眼神,走出了正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