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77章 蜕变
    第77章  蜕变

    战刀嗡鸣,刀气凛冽,许久许久,才在铁山河的控制下撤回。

    何向天长长出口气,本就有伤在身,又被连劈两刀,这一松口差点昏死过去。

    “滚!!”铁山河最恶心这种卑劣手段,嘭的声甩上房门,懒得看他。

    “可恶!”何向天面色狰狞,恨得握拳捶地。

    “丢人。”韩千叶哼了声,回到房间。

    呼延卓卓看着回来的铁山河,小眼睛转了转,嘿,怎么情况,铁山河跟秦命交朋友了?不然怎么会有如此表现。“铁师兄,你刚从武场回来?”

    “你怎么在这?”铁山河淡淡看了他一眼,来到床边查探秦命的情况。

    “我今天刚到,来给你们助威的。铁师兄……赢了?”呼延卓卓试探道。

    “嗯,劈了仨。”铁山河淡淡回了句。

    嚯!!呼延卓卓眼角一抽抽,仨?!猛人啊。

    “看着他!”铁山河确定秦命没有生命危险,坐到旁边开始调息,他撕开了上衣,露出触目惊心的伤口。

    武场里的气氛火热到了极致,秦命恶战刚走,铁山河登台邀战天道宗,以一敌三,强势挺进前十强。

    一个秦命,一个铁山河,引爆了会场,也给青云宗争足了脸面。

    沉寂了三届的青云宗,再次在茶会上证明了自己。

    只是青云宗宗主实在高兴不起来,秦命和铁山河其实都算不上是青云宗正统弟子,而被他寄予厚望的金翎弟子,目前已经刷下了两个,只剩慕程和张岚。

    第二轮赛事正式打响,由于秦命和铁山河的抢眼表现,第三、第四、第五,连续三场,都有人登台要以一敌二,要挑战自己,提前晋入前十强。

    结果,接连惨败!

    血淋淋的教训硬是遏制了这股不正常的风气,从第六战开始,会武回归正途,一对一挑战。

    凌雪第七战登台,对战百花宗弟子,胜出!!

    张岚第十战登台,对战血邪宗弟子,胜出!

    他们两位都是青云宗正统弟子,再次给青云宗扬名。

    灵武境的会武持续到了正午,激烈程度不弱于第一轮,前后共计二十七人登台,只有十人胜出,包括秦命和铁山河,其他要么战败,要么是两败俱伤。

    下午开始了人们最期待的玄武境会武!

    慕程最先登台,接到了土灵宗队长杨毅的出战,两人上演了八宗茶会第一场玄武级对决。结果是杨毅为土灵宗赢回了颜面,在秦命那里失去的荣誉,在慕程这里强行夺回,开战不足一炷香,杨毅把慕程轰下擂台,强势奠定胜局!

    其后,血邪宗两位玄武境弟子分别挑战百花宗和天道宗。

    第四战,天道宗第一奇才邢琊登台,却被八宗宗主一致决定,轮空,直接晋级!因为他早已扬名八宗,是公认的第一强者。

    第五场,星河宗队长挑战玄心宗队长。

    第六场,天道宗另外那位玄武境弟子挑战天水宗。

    玄武境的对决几乎没有悬念,结果都跟预期差不多。

    十一位玄武境弟子,淘汰五人,剩下六人。

    按照规定,玄武境胜者提前进入前十强,会在第四轮争夺五强前三个名额。

    而灵武境的获胜弟子需要在明天进行第三轮会武,决出四位获胜名额,进入本届十强之列。

    由于秦命和铁山河提前锁定前十,明天规则便改成八位灵武境弟子争夺两位名额。

    ……………

    秦命伤势很重,但体质特殊,在傍晚就醒了。

    一睁眼,房间里竟然有三个人,呼延卓卓、铁山河、凌雪。

    “你怎么来了?”秦命看到呼延卓卓很意外。

    “我来给你鼓劲了。”呼延卓卓咧嘴一笑,肉嘟嘟脸上都看不到眼了。

    “我前十的排名没人质疑吧?” 秦命撑起身子,担心有人事后闹事,取消了名额。

    “谁敢质疑!定了,已经定了。”呼延卓卓笑的跟花一样,心里那个美啊,越看秦命越欢喜。呼延家族竟然投资了个八宗茶会前十强的弟子,而且可以说是最有潜力的一位,只要认真培养,未来成长不可限量。他几乎可以想象到父亲得到消息后开怀大笑的样子。

    “你没必要打的那么费力。”凌雪看着秦命,仔细回想秦命的战斗,完全可以在最开始就动用那个神秘武法‘修罗怨’,没必要最后才用它来玩命。

    “我想试试我的极限。”秦命不止要赢得比赛,更想压压自己的潜力,看能不能找到突破的机会。仅凭灵武八重天,可能要止步在十强了,只有晋入九重天才有可能冲刺五强,这一点,他心里有数。

    “八宗茶会是会武,不是生死斗场。”凌雪对他无语。

    呼延卓卓悄悄看看凌雪,奇怪啊,这位冰山般的美女师姐跟秦命有关系?不仅在这里陪了半天,还主动跟秦命说话,稀罕啊。

    “你们怎么样了?”秦命问凌雪和铁山河,看样子铁山河伤的更重。

    呼延卓卓抢着笑道:“凌雪师姐赢了,明天参加第三轮会武,争十强名额。铁师兄一人挑了天道宗三位弟子,提前进前十了。”

    “哦?”秦命诧异,铁山河挑了三个?还全是天道宗的?

    “可惜你不能参加最后的比赛,不然我真想跟你打一场。”铁山河起身,离开了房间。

    “好好休息,你已经十强了,目的达到了,不需要再拼命。”凌雪留下句话,也离开房间。

    夜晚,城府再次举办宴会,邀请各宗弟子参加。

    秦命以重伤为借口,没有参加,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吞纳着天地间的生命之气,愈合着伤口。

    他的伤势看起来很严重,好像是不可能参加最终五强争夺战了,可他有把握今晚就痊愈。

    最终决战,他一定参加!

    深夜,静谧的房间里。秦命气息全开,心无杂念,向城主府招引着生命之气。

    “吱呀!”

    窗户被轻轻推开,小狐狸又来到了这里,深吸口气,被房间里充裕的生命之气陶醉了,露出人性化的笑容。它踮着小脚跳到床上,窝在秦命腿上,舒舒服服睡觉,毛茸茸的像是团雪球。

    秦命对小狐狸有好感,没赶它离开,继续着修炼着生生决。

    他把绷带全部撕开,露出触目惊心的伤口,多数地方都在流血。可在生生决的调养下,浓郁的生命之气在全身流淌,在伤口积聚,明显可以看到血肉滋生,伤口愈合,外翻的皮肉缓缓闭合。

    本来是吓人的场面,却变得非常奇妙。

    心跳渐渐强劲有力,澎湃的生命活力开始复苏。

    血邪宗的妖儿再次来到了窗外,奇怪的看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幕,也感受到了天地间生命元力源源不断的汇聚。

    今晚宴会上各宗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秦命了。

    秦命、雷霆古城、仆役、大青山等等都被翻出来,一个真实的故事被整理成型,在各宗弟子以及长老间传播。

    原来秦命真是仆役。

    原来秦命真被压制。

    原来秦命真的是自己突破到了灵武境。

    原来秦命从突破到现在,真的只有不到一年时间。

    原来秦命在青云宗受尽压榨,却始终倔强着、骄傲着。

    原来……

    原来……

    各种事迹被传开,也不知道从谁嘴里说出来的,也不知道是谁整理的。

    妖儿站在窗外,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秦命,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苦熬八年,多么坚强的性格才能永不屈服,多么惊人的天赋才能一年连破八重天。最让她好奇的是,青云宗的长老和弟子都不了解秦命的武法,甚至可以肯定,秦命在此之前从没在青云宗里展现过剑术和修罗怨。而且还能招引生命之气,吸引九阳天狐的好感。

    妖儿笑意盈盈,轻轻倚在窗沿,端详着里面的秦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