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79章 审判(四更)
    第79章  审判(四更)

    秦命正在盘坐冥想,突破了?突破了!就在刚才!全身电芒正陆续收敛。

    灵武九重天!

    渴望太久的境界!

    全身出现非常明显的蜕变,精神、静脉、气海、体质,等等,都全面增强,像是已经开始为晋入玄武境做准备。

    他现在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改变,一种升华的空灵感,一种充斥全身的力感,更有气海和经脉里澎湃着的灵力。

    突破了!!

    秦命激动,感慨,甚至迫不及待要找人试试实力。

    血邪宗宗主和妖儿推门进来的时候,他正完整经脉灵力的周天运转,散开最后的电芒。

    两人稍稍诧异,他是在闭关突破?

    血邪宗宗主深深看了眼秦命,好像已经突破了!

    小家伙有点意思,一年之内破入八重天就已经够惊人了,他竟然在八宗茶会期间又突破了。

    “裘宗主,您好。”秦命平复气血,奇怪的看着他们。

    “恭喜,九重天。”妖儿舔了舔红唇,诱惑撩人。

    小狐狸又跳到秦命怀里,亲昵的蹭着,舒服的呼吸他周围飘荡的生命之气。

    “它很喜欢你,送你?”

    “使不得。”

    “你知道它是什么物种?”

    “应该很珍贵,但我受不起。”

    妖儿走到秦命身边,伸手把小狐狸抱回怀里,娇媚一笑:“为了得到它,爷爷差点丧命。”

    秦命稍稍坐正身体,这女人实在太诱惑了,不只是穿着,而是天生的邪魅之气,由内而外,让他心神摇曳。不需要任何刻意撩拨,一颦一笑都散发着惊人的魅力。

    “你师父是谁?”裘麟不相信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突然逆袭,别人说是厚积薄发,也有人说是风云化龙,可他更倾向于秦命得到了某种机缘。这份机缘跟秦命口中的‘修罗怨’有关,还有那柄连青云宗宗主都没见过的古剑。

    “我没师父。”

    “你身体里那位呢。”裘麟忽然轻笑。

    在看台上的时候就有些怀疑,现在近距离看,更肯定了。

    秦命身体里藏着股能量,一股绝对不属于他的能量。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秦命戒备。

    “不用紧张,别人感受不到。”

    “他身体里是什么东西?”妖儿对秦命更感兴趣了。

    “看不透,藏得很深。”裘麟有股冲动要探查一番,可还是忍住了。

    “你们来这里是……”

    “我如果邀请你加入血邪宗,你会考虑吗?”一宗之主亲自来邀请,这种殊荣足以让任何人激动又骄傲。

    秦命却没有多考虑,委婉拒绝:“感谢您的抬爱,我已经有宗门了。”

    “我如果可以帮你解决大青山的麻烦呢?”

    秦命认真看着裘麟。“您调查我?”

    妖儿眨眼轻笑,又美又媚,十足的尤物:“只要你加入血邪宗,我们帮你处理雷霆古城的恩怨。只要你加入血邪宗,我爷爷收你当亲传弟子。只要你加入血邪宗,什么条件随你开。”

    秦命直接摇头:“好意心领了,我秦命不值得你们这么招揽。”

    “你不清楚自己的价值?”

    “我已经许诺了呼延家族。”

    “血邪宗都可以替你摆平,我只要你这个人。”血邪宗宗主难得对一个人表露出这么大的兴趣。

    “呼延家族帮了我大忙,这个情,我得还。”秦命委婉拒绝。

    “真不再考虑?”

    “我很荣幸。”秦命再次委婉表态。

    他不确定血邪宗宗主的真正目的,万一纯粹是好奇,是为了研究自己体内的‘能量’?二来是为亲人和城民们考虑,如果自己真的脱离青云宗加入血邪宗,多半会被认定成背叛,到时候青云宗即便解除了对雷霆古城的罪罚,也不会轻易的饶过,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

    他要保护雷霆古城,不能再让那里沦为战争之地。那里是他父母的心血,也是他欠那二十万城民的债。

    血邪宗宗主很遗憾,也没再坚持。

    “有机会到血邪宗做客,报我的名字。”妖儿陪着宗主离开。

    “谢谢,不送。”

    “你不喜欢女人吗?”妖儿忽然回头。

    “什么?”

    妖儿晃晃手指头:“你看我的眼神跟别的男人不一样。”

    “我还小,不懂事。”

    妖儿一怔,咯咯笑了,笑的花枝招展。

    不久后,血邪宗宗主亲自拜访秦命的消息传到了青云宗宗主那里。

    青云宗五位长老非常不满。

    “宗主,秦命太不识好歹了,竟然借着八宗茶会的名头,私自联络血邪宗。他想把自己卖出去?他这是背叛师门!!”

    “是啊,宗主,这事情不能不管。您很清楚血邪宗里都是些什么人,跟秦命性格太像了,做事又狠又疯,如果秦命加入他们,在里面真的混开了,将来难免会处处跟我们青云宗作对。”

    “我倒是怀疑秦命是不是把血邪宗宗主的小孙女勾搭上了?”

    “唉,秦命对青云宗有恨啊。普通弟子走了就走了,可秦命现在表现出来的潜力……万一将来真成长起来,说不定又会是第二个‘冷山’。”

    “现在各宗都在关注秦命和我们青云宗之间的矛盾。挖走秦命不仅等于挖了个有潜力的弟子,还是挖了个仇视青云宗的武器。”

    八宗之间虽然是联盟,可暗地里从没停止过竞争,尤其是天道宗和血邪宗两个最强门派,都想着要控制其他各宗,成为一统的盟主。

    像秦命这种情况,决不允许脱离青云宗。

    吴长老见宗主不为所动,低声道:“宗主,秦命杀性太重,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楚华长老的亲传弟子赵敏,药山弟子乔琛,都可能是秦命在外杀害的。还有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唐宝南,基本可以肯定是死在了秦命手里。”

    “有证据?”其余四位长老齐齐动容。

    “秦命外出采药那次,其实就是赵敏策划的。据说她跟秦命有矛盾,要联手乔琛杀死秦命,结果秦命回来了,乔琛和赵敏再没回来。这件事没有真实的证据,不然楚华长老绝饶不了秦命,但可以肯定,事情跟他有关。至于唐宝南,九成把握是秦命杀的。当时森林里出现地底溶洞,一个头戴面具手持宝剑的人,坚决的追杀唐宝南。不是秦命,又会是谁?我猜,死在秦命手上的青云宗弟子至少有十人。”

    “这还了得!”赫连重长老重重拍腿。还没离开青云宗就开始滥杀,将来那还了得?

    青云宗宗主背对着他们,闭着眼,始终没说话。

    吴长老走近宗主,提议道:“我们可以提前把秦命转移回青云宗,就以伤势加重为理由。路上找机会做掉,就用‘伤势过重没能抢救过来’这样的理由。”

    “我们有必要这样?”有位长老质疑,私下处死?会不会过分了!

    “秦命心机太重了。他可能是得到了某种机缘,然后不声不响的偷偷成长,又以仆役身份做掩饰暗中杀害同门,现在又联盟呼延家族参加八宗茶会,还拼命展现自己,赢取名声,吸引其他各宗对他的兴趣。这样的人,心机太重了,千万别给他翻身机会,否则绝会成为大患。”吴长老对何向天不抱希望了,只能自己亲自出面建议。

    那位长老还在质疑:“我们可以惩罚秦命,囚禁秦命,甚至废掉。可……真要杀掉了,各宗那里会怎么想?”

    吴长老冷笑:“我们青云宗做事还需要在乎他们的想法?”

    一位长老严肃道:“宗主,如果真是秦命杀害了赵敏和唐宝南那些弟子,按照宗规确实当处以极刑。”

    赫连重沉声道:“我请求先把秦命抓过来,严审!!如果他真的心怀不轨,又曾暗害同门,绝对不能轻饶。”

    “不用说了。”青云宗宗主打断他们。

    “请您三思。”各长老齐齐低头。

    “退下吧,我会处理。”青云宗宗主独自站在房间里,闭着眼睛想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