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2章 漠视
    第二天,青云宗宗主在主峰正殿里召见了冷山和曹无疆。

    “师兄考虑清楚了?”冷山端坐,笑语看着殿里几位长老。

    “我想再听听你们的意见。”青云宗宗主示意弟子上茶后,让他们全部退下。

    冷山脸上笑意加深,端起茶杯不急不慢的品了口,顺便跟身边的曹无疆交换个‘不出所料’的眼神。

    “闲话就不多说了,无疆公子昨天见过玥晴,一见钟情,对她爱慕有加。两人在地位天赋等等方面都很般配,相互都有好感,我想借着机会,把两人婚事定了,成全这桩美事。”

    “蟒王府打算给什么嫁妆?”青云宗宗主端起茶杯,也轻轻抿了口。

    曹无疆抑制不住激动,清咳两声,正襟端坐:“只要宗主开得出,我们蟒王府定会尽力做到你们满意,把玥晴风风光光娶进蟒王府。”

    冷山道:“双方联姻,以后就是亲家,你们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同进同退,共谋发展。”

    “听起来不错,可我们目前好像没有麻烦事。”青云宗宗主看向其他长老。

    众长老交换意见,故意道:“什么麻烦值得我们嫁女求存?好像没有吧。”

    “师兄,这里没有外人,我话就直说了,药山的事……”

    微胖长老故作诧异:“药山什么事?”

    冷山看了看他们,笑容不减:“上任青云宗宗主的事。”

    “我们上任青云宗宗主一生正派,从未做过不道义的事。”

    冷山笑容慢慢收敛,曹无疆也意识到不对劲儿。

    青云宗宗主淡淡道:“我很欣赏无疆公子,不过联姻的事情还需要慎重。”

    “师兄,非要把话挑明?药山的威胁不解决,青云宗随时可能面临危险。”

    微胖长老又道:“我真不明白,药山有什么威胁?”

    “师兄,别冒险,如果事情被外面人知道了……”

    女长老冷笑,话里有话的提醒着:“你冷山跟青云宗之间有矛盾,也不至于捏造无须有的罪名。别到时候外人不但不相信你的话,还会怀疑你的人品啊。”

    “你们真有把握藏住药山秘密?”冷山眼神转冷,终于明白了,青云宗是摆明了不承认药山的秘密。

    “我真不明白药山什么秘密,你如果是奇怪昨天深夜的怪声,那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是药山长老练功受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曹无疆沉声道:“李宗主,别拿青云宗的存亡开玩笑。”

    冷山示意曹无疆先别着急。“敢不敢带我到药山看看?”

    “请!”青云宗宗主亲自起身,带着几位长老离开主殿。

    一行人很快来到药山,来到了之前镇压的地方,深坑已经填平,锁链和巨石都不在了。

    冷山凝眉走了几圈,真没发现八苦乾坤阵的痕迹,好像完全消失了。

    转移到其他地方了?

    不可能!

    青云宗只有药山的灵力能够维持阵法,而且想要在其他地方重新部署,需要庞大的资源和人力,不可能不声不响的完成。

    难道直接灭杀了?

    也不可能!

    青云宗担不起那个责任,不然当年就直接处死了,不可能留着残魂。

    女长老再次提醒:“没人会相信一个背弃师门的人对师门的诬陷,你好自为之。”

    “无疆公子,招待不周。我还有事,告辞了。”青云宗宗主直接离开,似乎连招待的兴趣都没有了。

    “安排几个人弟子,送客。”几位长老冷笑的瞥了他们一眼,接连离开。

    不一会儿只剩几个中年弟子脸色不善的守着他们。

    “冷叔叔,怎么回事?”曹无疆面色难看,青云宗怎么会一夜之间变了态度,看样子很有把握,根本不怕蟒王府威胁。

    “我们先回去,这个秘密不是耍诡计就能解决的,肯定发生了什么。”冷山在青云宗有安排眼线,先让那些人秘密调查。

    “就这么走了?”曹无疆还没得到婚约呢,也没提出凌雪的事呢。

    “我们还会回来的,相信我。”冷山安抚曹无疆,沉着脸离开。

    药山山顶,青云宗宗主负手而立,望着离开的冷山等人,他现在的神色并不像刚才那么轻松。

    药山长老慢慢走过来:“不用担心,残魂已经转移,等我处理好了再通知你。”

    “有劳了。”青云宗宗主对老人颇为客气,放眼青云宗,能让他客气的人,只有这一个,能让他绝对信任的人,也只有这一个。既然老人都开口了,他只有选择相信。

    “残魂的事情交给我处理,你应付蟒王府,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青云宗还没没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

    ………………

    转眼到了秦命和穆子修比赛的日子。

    青云宗里多数弟子都忘了他们比赛的约定,每位弟子都有自己的修炼,也都有自己的事情,谁还会天天惦记着?不过在有心的人的提醒下,今天的第十演武场早早就聚满了弟子,还有很多弟子风风火火的往这里赶。

    “押注押注啦,小赌怡情小赌怡情,权当娱乐哈。”

    “押穆子修赢,一赔一。押秦命能坚持到最后,一赔十。”

    “我坐庄,大家放心下注。”

    呼延卓卓大摇大摆的走在人群里,高亢的吆喝着。圆润丰腴的身体配上华丽的长袍,活脱脱一堆撒了葱花红椒的丸子串,怎么看怎么逗趣,惹来很多善意的调笑。他身后跟着几位男女弟子,都是被他招揽的,他们举着牌子拿着本子背着袋子,热情的向众多弟子们介绍规则,一个个非常熟练,显然没少做这种事。

    很多弟子都会随手放点金币,或是放点灵草什么的,在场多数是些上等弟子,多少有点家底。对于这场稳赚不赔的小赌,他们很愿意来点乐子。

    呼延卓卓转了一圈,没有一个人押秦命赢,都是穆子修胜。

    虽然秦命有股子蛮力,也开始修炼金刚劲,可短短一个月里想要把金刚劲修炼到大成根本不可能,不被金刚劲的反震给废了就算积德了。

    穆子修是谁?上层圈子的精英!姜毅是谁?下层圈子的疯子。

    谁会赢?脚趾头想想都会知道。

    “我押秦命!”一个俏丽少女来到呼延卓卓面前。

    “彩依姑娘?你亲自过来了。”呼延卓卓圆润的脸立刻笑成了白面馒头,找不到缝了。

    “彩衣姑娘。”后面几位弟子立刻露出笑脸,很尊敬的行了礼。

    彩依翻了翻他们手里的牌子,不乐意了:“为什么我们家秦命一赔十。”

    “这……群众呼声嘛,我是根据现场反馈做的赔率,可不是有意贬低秦命公子。”呼延卓卓的笑脸人畜无害,让你想生气都被忍不住被逗笑。

    “我押三颗灵珠草,秦命要是能坚持到最后,你真赔我三十颗?”

    “当然当然。”呼延卓卓示意身边的人记下。

    “咱们走着瞧。”彩依娇哼声,转身离开。

    “哎哎,彩依姑娘,灵珠草呢?”正准备收货的那弟子愣了愣,你押注得先给担保啊。

    “我们家秦命肯定能坚持到最后,我赢定了,你们准备好三十颗灵珠草,到时候给我就行了,我就不需要押了。”

    呼延卓卓脸色一苦:“白玩啊?”

    “我是省了你的麻烦,喂,给我记下了,我到时候找你拿灵珠草。”彩依招呼着几位姐妹,笑嘻嘻的离开。

    “公子,您看……”呼延卓卓身后的弟子哭笑不得。

    “记下记下,不差这点。”呼延卓卓可不敢惹这位小姐,就当哄她开心了。

    他身后有位女弟子悄声道:“公子,您刚刚注意没,彩依开口闭口都是我们家秦命。”

    “她一直这么叫的。”

    “叫的这么甜啊。”

    “你管多了!继续押注。”呼延卓卓笑呵呵的到处转,时不时夸赞旁边走过的弟子。

    演武场忽然出现阵阵骚动,上千弟子陆陆续续=望向了东边入口,玥晴从那里来到演武场,登上演武台东沿。

    绝美仙颜、静雅气质、高挑的身姿,完美的无可挑剔。

    她不仅是青云宗无数男弟子心里倾慕的女神,更是他们的骄傲,正是玥晴惊才绝艳的天赋成就,让青云宗整个新一代都扬眉吐气。

    弟子们都很激动,多数人其实都不是来看戏的,是奔着玥晴来的。

    平常真的难得见一面,很多弟子都是第一次见她。

    彩依和她的小姐妹们都聚到玥晴身边,等着比赛开始。

    这时候有人惊呼:“看,铁山河来了!据说秦命去武宗阁的那天,铁山河去找他了,不知道什么事。”

    铁山河一身黑衣,卓尔不群,一双细长的眼睛尤其犀利,冷俊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笑容。他属于锋芒毕露的那种人,从不掩饰自己,仿佛出鞘的利剑,让人不敢靠近。

    他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今天能来这里很让人很意外。

    可这只是开始,第十演武场不断出现骚动,一些名声赫赫的亲传弟子,还有些特殊的上等弟子,竟然陆续出现在这里。

    “看那里,韩千叶也来了,好强的气场,据说他的幻影剑已经大成了。”

    “那是丁典吗?他怎么来这里了,很长时间没见到他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来了不少大人物啊。”

    人们都很惊讶,真没想到一场挑战竟然能把他们引过来,只是因为玥晴吗?

    “凌雪?药山的凌雪来了!我没看错?”

    “好美!真的是凌雪!”

    西边入口传来阵阵惊呼,一身白衣,清冷孤傲的凌雪来到演武场,淡淡寒气弥漫,让附近很多人感受到凉意。

    这应该是凌雪第一次走进演武场,更是第一次来观看弟子之间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