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2章 刀名修罗
    第82章  刀名修罗

    “千秋无踪,万剑破空!”

    秦命迎着凶残刀气强行举起古剑,滔天剑气冲天沸腾。

    精彩绝伦,震撼人心。

    剑气无可匹敌,再次湮灭了所有刀气,驱散了黑潮,更振开铁刀。

    可是铁山河根本不受影响,越战越猛,翻腾中握住铁刀,人刀合一,再次杀向秦命。速度越来越快,刀势越来越猛,漆黑双眼锁定秦命,面无表情,连连出击,到处都是寒光,不见人影,只有炽烈的刀芒在激荡。

    秦命更无畏惧,战意滔滔,浑身热血沸腾,提剑劈斩,铮鸣声、崩裂声,不断发出。

    战斗!一往无前!

    这才是他渴望的战斗!

    山顶在沉陷,一道道剑气、一片片刀气,彻底地割裂了山顶。

    冲天的光芒分外地刺目,烈烈黑气森冷刺骨。

    激烈的交锋,凶残的攻势,不仅秦命和铁山河打的胶着疯狂,各方观战更是热血沸腾,欢呼声此起彼伏。

    这就是八宗茶会的战斗,这就是北域八宗新生代的至强者会武。

    精彩!精彩绝伦!

    不仅众多灵武境的武者自叹弗如,就连很多玄武境强者都无尽感慨。不愧是八宗培养出来的天才,太强大了。

    那些王府眼线们忙着记录,这些弟子太强了,后期必须密切关注。

    青歌和夜洛湛眉头紧锁,凝重的关注着山顶战场,他们都是两宗倾力培养的奇才,实力很强,毋庸置疑,自信也能打出这种声势,可是看着披头散发恶战不休的秦命和铁山河,他们自认却少了点什么,是一种决绝与疯狂,是一种自信与野性,是一种为武而疯为武而狂的坚韧。

    烈烈黑气中,漫天刀罡中,秦命再次挑出‘山河重剑’,古剑像是座巨山般轰然砸落,破烂山顶都嗡嗡下沉,可是,铁山河没有闪避,人与刀仿若一体,他没有任何花俏的招式,却又像是无尽玄妙,他攻势大开大合,却又隐藏万千杀机。

    刀与剑再次碰撞,都是在电光火石间的对击,看起来没有异常,却在刹那间弥漫出一股无法言喻的压抑,刀芒与剑芒直冲高空,又混乱崩散,强光与黑潮的交织形成种奇妙又华丽的景象。

    秦命与铁山河都被震飞了出去,他们不断的咳血,如飘落地枯叶,落地后齐齐翻出山顶。可两人眼神格外明亮,在半空中同时间扭动腰身,稳稳落在半山腰,又全速猛冲,冲向山顶的那一刻,跺步腾空。

    铁刀对古剑!

    秦命对轰铁山河!

    铿锵之音不绝于耳,两人打得火爆,漆黑的刀芒刺破了高空,烈烈黑气像是条条奔腾河潮,在在天空中横行肆虐。秦命不甘示弱,古剑招式不断施展,剑光璀璨,寒光刺目,千道光华,华丽却恐怖,每一剑扫出,都足以破碎阻挡!

    激烈的大战持续不断,在刀潮与剑芒中,秦命与铁山河足足激战了上百回合,无法分出胜负。

    势均力敌!更是酣畅淋漓!

    这种激烈的战斗不仅外面看的激情,秦命和铁山河更是打的凶险刺激。

    八宗弟子暗暗折磨,为他们紧张,也都关注战况发展。他们知道,秦命还有杀招,就是那可怕的修罗怨,他们更相信铁山河有秘技,两人都是在寻找最佳时机,都是在恶战中寻找对手微妙的缺陷。

    慕程暗暗攥拳,面色阴沉,他真的难以接受,一个月前还在被他轻视的秦命,竟然在八宗茶会展现出如此惊人的光彩,让各宗为之喝彩,让全城记住他的名字。这真的是秦命吗?

    李念等弟子也在恍惚,秦命竟然强大到这种程度。在青云宗里,全宗嘲笑,在武陵城里,八宗瞩目,这样的极致反差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他们曾经蔑视的人,却成为他们难以抗衡的存在。

    一个秦命让青云宗新生代数千弟子成了笑话。

    凌雪他们突然记起秦命走进武陵城的那天说过的那句话,我想进前五!

    当时都感觉是笑话,是他随口一说,现在想想,那一天的他就已经做好了决定。

    山顶激战足足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秦命和铁山河浑身是血,刀与剑划动时,除了奔雷般的声音与滚滚剑气、刀芒外,还形成了一股莫大的压力,两人皮肤的毛细血管都被压破了,口中更是不知道吐出了多少口鲜血。只是两人的性格都太坚韧了,没有人会因此而动摇,一副不死不休的局面!

    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他们有深仇大恨。

    但是,对于秦命和铁山河而言,最大的尊重,就是把对方打倒。

    刀剑相击,铁刀与古剑同时被震飞,不是攻势有多猛,而是两人手骨同时骨折,鲜血横流。

    大衍古剑呼啸着飞出山顶,插在了山脚处。

    凌雪第一个向前,守在了古剑旁边,凝眉仰望山顶。

    而铁山河的铁刀则在半空中被强行掌控,再次翻腾回归,高悬在他头顶上空。

    群山遍野的人潮成片成片的安静,紧张的望着高山,难道要分出胜负了?铁山河的刀不是能用肉身抗衡的,跟铁山河对抗,相当于跟他本人和铁刀抗衡,秦命失去了古剑,岂不等于落在下风?

    “秦命除非有另外的秘招,否则必败。”杨毅等土灵宗弟子凝眉关注,秦命能用修罗怨赢了他的两位师弟,未必能赢得了铁山河。

    秦命和铁山河站在山顶两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浑身是伤,满身是血,都像是凶猛的野兽,给人的气势非常狂暴。

    “我魂即刀魂,我身即刀身。我为刀,刀为我,天地万物,皆为我之战刀。”铁山河声音沙哑低沉,像是地狱邪物发出的呢喃,伤口的鲜血,浑身的血污,竟然都在这一刻神奇的漂浮起来,汇成稀薄的血气,涌向高空悬浮的战刀。

    刹那间,一股无形的气场笼罩了山顶,崩碎的废墟里那一块块碎石,一片片的尘土,全部悬浮腾空,透发出杀机,仿佛要化作万千刀刃。

    八宗宗主都在此刻凝眉关注,这应该不是青云宗的武法,这是铁家传承的至强秘技。

    秦命该怎么应对?

    胜负可能就要决定了。

    秦命粗重的喘息,能感受到铺天盖地的刀罡威压。他非但没有退缩,反而透发出更强的战意。

    刺啦!!

    秦命全身激起电芒,在各个部位乱窜,但是,雷电深处,一缕缕黑气弥漫,在暴躁的电芒里无所顾忌的飘荡,且越来越多,几乎缠满全身,雷电与黑雾交织,强光与黑暗混杂,一股阴冷之气弥漫山顶。

    他双手僵扣,像是鹰爪般绷紧,缓缓捧在胸前,一缕缕黑气从双手涌出,在中间汇聚,像是个小小旋风,激烈旋转着。

    战场仿佛安静了,一股冷冽地杀气蔓无声的延,山底下的八宗弟子都感受到彻骨的寒气,浑身汗毛都在竖起。

    “好强的杀气!”郭山铜和夏兴罗都在变色,他们经历过,但可以肯定当天远没有此刻这么可怕。

    呜呜呜……

    天地间仿佛响起了微弱的声潮,像是风声,又像是呐喊声,遥远而飘渺。

    “杀!!”铁山河突然暴吼,率先出击,诡异地疾速,身体在刹那间便快地不可思议,双手合在一起,向着秦命冲来。

    全场震惊,他们仿佛看到了幻象,铁山河竟然化成了一把战刀,神光璀璨,劈向秦命。他当然不可能真的化身真的战刀,那是奇妙的显化,更是未来神通的雏形,造成了某种幻觉,但足以说明此刻的可怕。

    高空,战刀激烈铮鸣,涌现出高山般的威压,拖着长长黑潮,劈向了秦命,而山顶的数千碎石,全部暴起,密密麻麻的汇聚,全部变成刀罡。

    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整座山顶都沸腾了。

    可就在暴乱的边缘,在死亡尽头,秦命浑然无惧,目光赤亮,双手突然高举,激烈的黑风漩涡铿锵振散,显现出一柄小刀,真实又虚幻,却给人种心悸的危险感,仿佛那里孕育着个死亡的种子,很多人不寒而栗。

    “那是什么?”八宗弟子纷纷动容,近距离最能感受它的森冷与杀念。

    八宗宗主皱眉,这柄小刀不寻常!秦命再次带给他们惊讶。

    “刀名,修罗!”秦命爆喝,黑刀刹那出击,仿佛划破时空而来,冷森森的寒意让人自灵魂的战栗,刺骨的杀气竟然袭遍铁山河的全身。

    最后一击,成败在此一举。

    全场寂静,针落可闻,无数人瞪大眼睛,忘记所有,连很多武者都眉头紧锁,攥拳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