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12章 非奸即盗
    第112章  非奸即盗

    一男一女俩少年轻笑颔首,也在打量秦命。

    少年是南宫辰逸的儿子,南宫曜,一位俊秀的公子。穿着一袭绣红纹的紫长袍,外罩一件白色襟袄,衣着考究,合体修身。他鼻梁高挺,嘴唇微薄,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潇洒,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十足的美少年。

    少女是南宫辰逸的女儿,南宫婵。一身青衫,笑靥如花,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她容貌秀丽,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秦公子,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吗?”

    秦命对他们的名字有些印象,模样早已经忘了,毕竟那都是小时候的事。

    南宫曜比秦命长两岁,南宫婵比他长一岁,两人都很好的继承了父母优秀的基因,容貌当真俊美。

    秦命点头:“不知不觉,我们都长大了。”

    南宫曜轻叹:“是啊,都长大了,你也受苦了。”

    “以后不用再担心了,有我们呢。”南宫婵满脸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以后遇到问题多问问我父亲,他可以给你出出主意,别哪天再无意中惹恼了青云宗。”

    南宫辰逸道:“别再外面站着了,到城里慢慢聊。”

    秦命再次道谢,安排姜斌带人回去,把那二十多万城民都迁过来。

    “少爷,您小心,我怎么觉着不对劲儿。”姜斌小声提醒。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秦命也感觉有蹊跷,在他的印象里南宫辰逸和父亲的关系没这么亲密,而且南宫辰逸表现出来的热情似乎有些过火了。如果是涉世未深的孩子,真可能被温暖了,感动得一塌糊涂,说不定直接要跟南宫曜称兄道弟了。可秦命偏偏不是那种类型,他的心智比二三十岁的人都成熟,心里自然而然的就有了警惕感。

    不管是不是敏感了,先小心点总不会错。

    南宫辰逸带着秦命他们走进古城,街道上面非常干净,都看不到杂草,两侧的店铺都已经关门,除了巡逻的金焱城士兵们,看不到其他的人影。

    秦命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努力的想跟记忆里的景象重合,可是满眼的破败,满城的荒凉,地面的石板爬满裂缝,到处可见坑坑洼洼,很多酒楼都已经变成废墟,长满荒草。这还只是主街道的样子,城区其他地方又会破摆成什么样?

    物是人非!

    触景生情!

    秦命感伤:“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南宫婵陪在他身边,温柔轻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要太难过。”

    南宫曜也在宽慰:“有我们在,佣兵不敢来捣乱。我们会在一直在这里守着,直到你重建起城主府。”

    秦命又寒暄了两句感谢的话。

    南宫婵感慨:“其实吧,我差不多都忘了你了。前几天父亲一提,说秦家被赦免了,你们要回来了,我才记起了当年你,知道了你这些年受了苦。很遗憾,很心疼。父亲说要来帮忙,我跟哥哥也就都跟着过来了。”

    南宫曜道:“你在青云宗,我们有心无力,你既然回来了,我们能帮的都会尽量帮。你也别推辞,当务之急是重建古城,安顿那二十多万人。”

    南宫辰逸走在前面,也在跟图卫他们寒暄着,聊聊当年,说说现在,总之是无限的感慨,言语间的真切让图卫都多次伤感的沉默。

    他们来到了城主府,里里外外驻扎着金焱城的军队。

    城府周围已经坍塌了三分之二,只剩里面小部分的园林,空气里飘荡着酒气和胭脂香味,可以想象这里被那些佣兵商人们开发成了什么场合。

    秦命走进城府,拒绝了所有人的陪同,自己走在破败的房屋庭院间。

    恍惚间,耳畔响起当年的欢声笑语,看到了曾经的亲人,破败的院子依稀还能找到当年的痕迹,可是??人已经没了。

    秦命明明做好准备,现在的心里还是堵得慌。

    不知不觉,他来到了当年父母住的院子,但这里只剩残垣断壁,长满了野草,满目的荒凉。

    “父亲,母亲,命儿回来了。”

    秦命坐在石头上,静静地看着熟悉却破败的院子。

    这次回来了,秦家永远不会再离开了。

    无论是谁,都别想从我手里再夺走这座城。

    这座城、这里的人,都会在这里默默等待你们回来。不管是人,还是魂。

    “秦命,我能过来吗?” 南宫婵找到秦命,温柔秀美,端庄优雅,惹人怜爱。她的美是那种恬静的美,像是深闺里的贵女。

    秦命用力搓了把脸,从记忆里回到现实。

    “别难过了,过去就过去了,你要做的是保护好现在的秦家,未来的雷霆古城。”

    “有些事情能过去,有些事过不去。不管是谁制造了这八年的惨剧,我都会追查到底。”

    南宫婵莲步款款,温柔的走近秦命,给他披上件大氅:“八年前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父亲这些年有调查过,可一直没找到有用的线索。如果你记得什么,跟父亲说说,可能会有些帮助。”

    秦命摇头:“就是那件丢失的灵宝,给我秦家造成了灭顶之灾。”

    南宫婵纤纤玉手轻抚秦命脸颊,疼惜的轻语:“知道是什么灵宝吗?”

    秦命抬手要推开她的手,下意识抬头,看向了南宫婵的眼睛。

    这一刻,南宫婵清澈的眸底荡起丝丝涟漪,一点精芒闪烁,直透秦命眼底。

    秦命稍稍恍惚,抬起的手慢慢落下,恍惚的看着她。

    “知道是什么灵宝吗?”南宫婵再问,眸底涟漪荡漾,直直的注视着秦命的眼睛。

    “不知道。”

    “你知道些什么?”

    “事发前几天,青云宗的大长老来找到了父亲,私下谈了些事情。后来父亲带着亲卫离开,带回来了件灵宝,把它藏在了贡品里,跟母亲一起押往青云宗。”

    “那件灵宝从哪来的?”

    “不知道。”

    “你在青云宗这些年,大长老有没有跟你提到些什么?”

    “没有。”秦命缓缓摇头。

    南宫婵脸色微冷,哪还有半点温柔秀气,她眼波荡漾,直视秦命双眼,又追问了句:“你得到了什么机缘,是不是跟当年秘宝有关。”

    “我认了个师父。”

    “是谁?”

    “走了。”

    南宫婵眸底的涟漪渐渐消散,恢复了澄澈明净。她温柔的碰碰秦命,唤醒他奇怪道:“你怎么走神了,想什么呢?”

    “嗯?”秦命揉了揉额头,闭了闭眼:“没什么。”

    “看来你真的累了,我待会儿再来找你。”

    “哦,好。”秦命坐在石头上,静静地发呆。

    南宫婵走到转角的时候回头看了眼,眼神微冷,离开了院落。

    秦命发了会儿呆,明亮的眼神闪过冷漠,低声一语,:“贱人!我就知道没安好心!”

    气海深处,残魂提醒:“是摄魂类武法,当心!”

    “谢谢!”秦命刚刚差点着了道,多亏残魂在气海惊醒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