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04章 看起自己
    秦命坐在石凳上研究了一整晚的生生决,非但没有疲惫,反而精气神更饱满了。生生决能从天地间吞纳生命之气,让他恢复伤势气血,也能让他保持充沛的精气神。

    秦命以前研究生生决第一段的时候足足用了三年,时间跨度很长,一是因为年龄确实太小,知道的东西不多,二是对生生决这种练气方式没有了解,完完全全都是自己摸索。这次研究第二段明显更顺手很多,一晚上就有些感悟,秦命自信能在半年甚至更短的时间里研究透彻,并把生生决第一第二段融会贯通。

    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仓库里睡觉了,院子里只有秦命和那座孤零零的坟。

    秦命心情不错,一扫被楚华长老拒绝的阴郁。他给老人做好早饭,自己嘴里塞个馒头走到院子角落里做日常的锻炼,一把提起两米高的石缸,稳稳聚在手上,浑身肌肉绷紧,线条轮廓完美。

    这个石缸是他用来装杂货的。

    他每天上午的工作是给青云宗各个地方送需要的杂货,最开始的时候是推着个木轮车,一趟一趟来来回回的送,后来换成一米多的木桶,把东西放在里面背着去送货。两年前他换成了石缸,把每天要送的东西都放到石缸里面,举着它去送货。

    石缸外面挂满铁锥,整体重达三百斤,如果放上每天要送的东西,至少会有五百斤,重的时候会达到七八百斤。

    秦命赤着上身,高举石缸在院落里大步的走着。精壮的肌肉和强劲的爆发力,还有坚韧持久的毅力,就是这么日复一日的锻炼出来的。

    把困难变成历练,这是秦命每天都要对自己说的话。

    “秦命,在吗?”一个尖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一个白白胖胖的男人站在铁门外,看起来很嚣张,还故意仰着头斜着眼。

    他叫张东,是青云宗的管事之一,负责管理青云宗的半数仆役,安排他们每天的工作。

    秦命理都没理他,举着石缸继续锻炼。

    “你特么聋了?老子在跟你……”张东扯着嗓子尖叫。

    轰隆!秦命手里石缸重重落地,整座仓库大院都颤了颤。

    张东跟着一哆嗦,声音当场卡主,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鸭子,站在铁门那里不敢往里走半步。

    秦命擦了擦额头汗水:“有事?”

    张东看着那几百斤的石缸心里发憷,可脸上表情依旧蛮横,他扬了扬手里的清单:“这是今天要送的货。”

    “每天都是贴在门上,今天怎么有闲心进来见见我?”

    “嘿!你个小罪民,老子进来是看得起你……”张东被秦命眼睛盯得心慌,支吾两声就变成了嘟囔。他真不敢跟秦命嘚瑟,不然会挨打,以前没少被打过,这浑小子眼里根本没有地位差异的概念。

    “给我。”秦命走过去,接了清单,打眼一扫:“这么多地方?”

    张东哼笑:“你不是灵武境了吗?都敢袭击楚华长老了,多送点货难住你了?”

    “这里面有些地方不该我送。”

    “该送哪不该送哪,我说了算。能者多劳,从今天起,你送货地点比以前多三倍。”

    秦命冷眼瞥着他,甩了甩手里清单。

    “你干什么?你要是再敢打我,以后全青云宗的货都给你送,累不死你!看……你……还看?你再看!秦命,你别冲动,多送几斤货怎么了……”张东见秦命往前走,吓得他踉跄往后退。当年秦命刚十岁的时候就追着他漫山遍野的揍,从那以后,每年至少揍他两次。你越罚他,他揍得越狠,这小子钢筋铁骨的,也不怕罚。算起来,秦命今年还没揍他,张东心里有阴影。

    “我捡东西,别怕。”秦命从地上捡了块石头,随手扔到石缸里。

    张东羞恼:“还不快收拾收拾,赶紧送货,我警告你,你就算将来玄武境了,你也是个仆役,每天都得送货。”

    “张东啊,做人不要太嚣张。你永远是个管事,我未必永远是个仆役。”秦命提了桶井水,走进仓库,先清理了身子,换了身干净整洁的衣服。

    他虽然是个仆役,但也是个公子,是雷霆古城的少城主。

    衣服不在华贵,干净就行,苦难不再多少,微笑就好。

    不管别人看不看得起自己,首先自己要看得起自己,自己要尊重自己。

    这是一种生活的态度,也是秦命对待武道的态度。

    张东在外面直翻白眼,装什么装,你丫一辈子都会是个仆役。

    秦命按照清单列的货物和数量,一个个搬到石缸里。可回头看了眼铁门那里扬头斜眼的张东,眉头皱了会儿,又走到仓库里面,在腰间塞了点其他东西,这才走出仓库。

    石缸里装满了各种货物,里外起码有八百斤的重量。

    秦命抓手一提,闷声一喝,石缸呼的腾起,稳稳蹲在双手上。

    张东看的直吸气,暗骂变态。“快点!别磨蹭,去晚了让你走着去爬着回来。”

    秦命举着石缸离开仓库,八百斤的重量对秦命来说是个不小的压力,但他每天都会坚持托举,尽可能的保持脚步平稳,气息顺畅。

    张东心里羡慕,嘴上嘲讽:“瞧把你厉害的,空有身力气能有什么出息,对于一个强者来说,武法和境界才是关键,可惜啊,它们这辈子都跟你没缘分,你最多能在灵武境转转,更高的层面别妄想了。”

    秦命手里石缸突然倾斜,眼看朝着张东就要砸下。

    张东惊魂怪叫,连滚带爬的扑出去很远。

    秦命轻松板正石缸,大步从他身边走过去。

    “你……你混蛋!”张东气的牙痒痒。

    青云宗坐落在云罗森林深处,传承已经千年之久,宗门面积庞大,坐拥大小三十余座大山,弟子达八千之众,更有无数强者,是远近闻名的大宗大派,是方圆数百公里内武者们心中的圣地。

    青云宗每隔两年公开招收弟子,每到那时候都会有成千上万的人云集在山下,想方设法把自己的孩子塞进来,修习武道,凝练出灵力。如果能完成淬灵境,晋入灵武境,足够他们当父母的骄傲了,如果能幸运的成为精英弟子,甚至成为某位长老的亲传弟子,那就是祖坟冒青烟了,还是咕咕的冒的那种。

    秦命托举石缸,阔步走在青云宗里,每步踏地落稳都让地面台阶微微颤动,这一幕的画面绝对是青云宗清晨时刻最惹眼的,尽管很多弟子早习惯了,但他每次出现总会引来关注。

    他看起来很精壮很强势,有着一米八的身高,像是十七八岁年龄,其实年龄只有十五岁,是青云宗里长达八年的折磨让他变得更成熟,无论是心智还是外表。

    “秦命,恭喜晋入灵武境。”

    路上有人主动跟秦命打招呼,送上个善意微笑,笑容里有些钦佩,或是有些同情。

    “师兄好。”秦命总会对这些友善的弟子打招呼。

    “改天找你切磋。”也有弟子远远吆喝声。

    “好嘞,我可记下了。”秦命笑着回应。

    当然了,有人看得起秦命,有些人看不惯秦命。路上弟子来来往往很多人,有人嗤笑、有人悄悄议论,更多的人是直接无视他。

    秦命带着清单举着石缸,稳步走在陡峭的石阶上,从山脚直到山顶,到那些庭院、伙房、个人武场等地方送货,顺便把不再用的货物材料回收。

    一边认真做着自己工作,一边锻炼着力量。

    一连送了十几个都没出什么事,可当秦命爬到山顶演武场的时候,却被迎头痛批。

    “我要的是铁棍,一百斤的铁棍,你给我俩木棍什么意思?”

    一个精壮弟子一把掰碎了粗壮的木棍,甩向了秦命。

    偌大的演武场安静了,很多晨练的弟子都向这里张望。

    这种大型演武场是青云宗弟子们集中修炼的地方,有特殊打造的演武石台,有专门修炼器材,这里可以修炼,可以切磋,也可以欣赏精英弟子的对战,学习经验技巧,每个演武场最多可容纳上千人,是青云宗重要的修炼场合。

    这种大型演武场在青云宗共有十五个。

    秦命放下石缸,拿出清单:“第十演武场,两根木棍。”

    “放屁,我昨晚跟张东说得清清楚楚,我要一根百斤铁棍。小子,你就是秦命吧,听说你昨天测试展示出了灵武境的实力?我呸,灵武境了不起了,敢偷换材料了?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你关十天禁闭。”

    旁边传来稀稀拉拉的笑声。

    “多大点事,我回去给你换。”秦命举起石缸,转身离开。

    “什么时候?我急着用。”

    “下辈子。”

    “你特么活腻了。”那弟子恼火,却被其他弟子拉下,你都二十岁了,跟小孩子叫什么劲。

    秦命懒得理这种货色,扛着石缸继续送货,不一会儿来到了另外的高山,这座山以前不在他的送货范围之内,因为这里住的都是女弟子。

    “咦,这不是那个秦命吗?”

    “好像是,怎么来这了?”

    “听说自己摸索到灵武境了,这小子是个人才。”

    “他其实还挺不错,就是个性太烈了,不会低头。”

    “明明是个少城主,沦落到这种地步,挺可怜的。”

    来往的女弟子们很多,但没有谁来难为他。

    秦命举着石缸走到半山腰,这里是送货地点,可来到一看,嚯,温泉区?

    这里有着大大小小的独立温泉,据说温水来自地底深处,含有丰富的水元力,很多弟子喜欢在这里修炼。

    “你是谁?”一位女弟子迎面碰到秦命,可能是刚修炼完,长发湿漉漉的披散着,衣服也并不多,隐隐能看到些许春光,她看了眼秦命高举的两米石缸,有些诧异,不过很快认出了他。“你怎么来这了?”

    “这里要三十根……”秦命还真不知道这里是温泉区,张了张嘴就不说话了,清单上竟然特么的写着三十根木棍?

    “三十根什么?”

    “没什么,我送错地方了。”秦命明白了,肯定是张东那混蛋在搞他。

    “怎么有个男人?”旁边走来几个女弟子,陆续都站住,也都是湿漉着头发,衣服淡薄,令人遐想。

    秦命不想惹麻烦,举着石缸准备离开,有位女弟子冷叱:“这座山在清晨和晚上都不允许男弟子进入,你懂不懂规矩?”

    之前那位女弟子温言劝道。“别难为他了,可能走错地方了。”

    “那谁知道,说不定有什么花花肠子呢。”

    有位女弟子吃吃笑道:“年龄不大,身体倒挺结实。”

    秦命郁闷着快步离开这座山,把清单上关于这座山的货物全部倒在山脚下。反正我送了,是她们不让进,只能放这,谁要谁来拿。

    “这种手段真够低级的。”秦命打开清单仔细看了看接下来要送的地方,除了几个看起来正常的,竟然还有‘第九山’。

    第九山不就是药山吗?

    药山是青云宗禁地,任何弟子不得私自踏足,谁敢违反定会遭到严惩。

    张东够狠的,竟然让他到药山送货,如果去了,可能会被打出来,如果不去,他可以借机会向总管汇报,然后给秦命弄个惩罚。

    秦命果断扔掉清单,准备离开,管你什么惩罚,小爷我不伺候。

    可没走几步,秦命停在了小路上,眼珠一转,回头望了望那张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