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52章 隐忧
    秦命哭笑不得:“我找谁成亲去啊。”

    “那是你自己的事了,好好考虑,妖儿姑娘、凌雪姑娘,这都很不错,别忘了还有玥晴。家室、容貌、气质,还有天赋,她们都是万里挑一的。”

    “您这是要把我卖出去啊。”

    “男欢女爱的,又不是强迫你们成亲。”

    “就算我想娶,人家得肯嫁啊。玥晴、凌雪,妖儿,谁肯嫁我?”

    “都有可能啊,看你自己争取了。你是男人,难不成还让人家主动求你?”

    “咱们能不能不聊这个话题。”秦命相当无奈,怎么谈着谈着又偏了。

    李灵黛语重心长的开导他:“你现在是家主,又是城主,跟以前不一样了。家里需要个女主人,城里也需要个女主人,你早定好了,大家都好安心。”

    “以后再聊,现在不着急。”秦命就差举手投降了。

    “你是一个都不喜欢,还是对自己没信心?姨妈可以帮你制造机会。”

    “您啊,就别闹心我的事了,我心里有数。”

    “其他事情你有数,这些事你未必。我可提醒你啊,她们都是好姑娘,别到时候都嫁给别人了,你哭都没地方哭。”

    “我才多大啊。”秦命嘀咕。

    “十六岁还小?你父亲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跟你母亲私定终生了。”李灵黛希望秦命早早安家,一来是那几个女孩太优秀了,能幸运的走到一起是缘分,当然不能别错过,还有就是希望能通过成亲来帮助秦家稳固地位,不要让秦命这么累这么苦,再有个原因是她很担心秦命长达八年的仆役生活给他留下什么阴影,希望有个女孩子来好好安慰他。

    李灵黛陪着秦家经历了这么多年风雨,终于看到希望,真的害怕它重新倒下,如果这一次再倒下,秦家可能永远站不起来了,而且秦命可能会更惨。

    她心疼着秦命,也心急着秦家。

    “姨妈啊,我先把城里城外的事情打理好了,再来处理我个人问题,您就安心休养吧,受了这么多年苦,该享享清福了。”

    “我跟你说的这些话,你可得放在心上,我不是来跟你开玩笑的。”

    “明白!您喜欢哪个,我就拿下哪个,要是都喜欢,我就都拿下。不够,咱再找。”

    李灵黛被他逗笑了:“瞧你这德行。答应我一件事,如果将来,我说的是如果,真的有一天,秦家遇到了危险,你首先保你自己。”

    “放心,我们都会好好的。”

    “我要你发誓。”李灵黛很严肃的看着他。

    “好,我发誓!”秦命微笑,心里的誓言却是只要我活着,就没有谁能伤害到你们。

    李灵黛千叮咛万嘱咐,直到很晚才离开。

    秦命送走姨妈,收拾完东西,躺到了床上准备睡觉。

    可翻来覆去很久,竟然睡不着。

    姨妈的话虽然让他很无奈,想笑。可不知怎么的,竟然不停地在脑海徘徊着。如果有危险,我怎么办?如果有危险,秦家怎么办?如果……如果……

    夜深人静,秦命离开了城府,来到了城门塔楼,站在楼顶眺望着沉睡的古城。

    “少爷?您怎么没睡?”图卫正在巡夜,刚到城门就被兄弟们提醒少爷来了。

    秦命站在楼顶,迎着清凉的夜风:“睡不着。”

    “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图卫陪着他站在楼顶。

    “回来这么久了,还没认真的看过古城。”

    图卫轻笑:“现在还很破旧,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当年的繁荣了。到那时,夜晚也会满城灯火,热闹富足。”

    “但愿那一天能快点到来。”

    “一步一步来嘛,我们能做到今天这样已经很不错了。等将来您的地位稳定了,秦家实力发展起来,有了庇护整座城的力量了,越来越多的人会来到这里定居。”

    “是啊,我们现在还太弱了。”

    图卫看看秦命,清秀的侧脸已经不再有稚气,线条硬朗,阳刚干练,只是今晚的眼神里好像多了份忧郁:“少爷,别想那么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在想……如果真有哪天,敌人包围了古城,我们该如何应付?”

    “有呼延家族帮助,青云宗守护,没有谁敢来包围我们。除非,青云宗决定抛弃雷霆古城,不过可能性很小,您现在的实力天赋都已名动北域,很多宗门都想接受你,青云宗不会那么傻的。”图卫提起这些满心的骄傲,今天下午,护卫们都在谈论着秦命,很自豪,也为他高兴。只有秦命越强越优秀,古城变好的希望也就越大。

    秦命没有说话,静静地望着沉睡的古城。

    我真能保住海底王国的秘密吗?

    青云宗宗主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往最坏的方面考虑,如果真有那一天,秘密暴露,群雄围城,我该怎么办?我又能求助谁!

    血邪宗?呼延家族?铁家?

    他们或许愿意帮忙,却不可能为了自己而跟整个北域为敌。

    我要把希望全部压在他们身上吗?

    不!!我要靠自己!!

    秦命默默思虑,良久良久,他的目光从古城移开,缓缓投向了遥远的海域,投向了毁灭的古老王国。

    守望海岸,海底深处。

    众王之墓!

    “你们过分了啊,你们真的过分了。”小白龟站在高处,伸着小爪子数落着沉寂的众王石像,指指点点。

    “我刚刚算了算,一万年了啊,我特么竟然被你们关了一万年。别的龟都在谈情说爱,都在传宗后代,小爷我的大好青春竟然都浪费在看家护院了。”

    “陪我青春损失费!”

    “我说你们几个倒是吱一声啊,实在不行放声屁来个响啊,别特么给我装死。给个话,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传承都给了,你们还留着我做什么?怎么滴,我们处了万年还给处出感情来了,你们爱上爷的英俊潇洒白玉无瑕了,还是怎么滴。”

    “呜呜……你们就放我走吧!”

    “咱们好聚好散,行吗?”

    “你们也够累的了,强行活了一万年,该死就死吧,别撑着了。”

    “啊啊啊!各位爷,各位娘娘,点点头,行行好,放了我吧!”

    “我忠心耿耿,任劳任怨,在这暗无天日的破洞里陪了你们一万年啊,我身体都僵了,实力都退化了,你们真要关我到死吗?”

    “啊!苍天啊!”

    “啊!大地啊!”

    “我要死!我要自杀!别逼我!”

    “呜呜呜……我特么想死又不敢死,好尴尬。”

    小白龟情绪时而激动,时而感伤,时而咒骂,时而赔笑,嗷嗷了半天,脑袋一缩,表情一收,小爪子一落,得了,没意思,继续睡!

    大不了再睡它个一万年,老子就是命长。

    洞里的其他灵妖见它又消停了,渐渐从藏身的地方出来,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

    小白龟缩在黑漆漆的洞里,眨巴着绿油油的眼睛,又来了句感叹:“缺德啊!你们这些老不死的缺德玩意!当年应该多收几个小母龟进来,老子这一万年好歹也有点事做,没事冲刺两下,也算有点乐趣。唉,命苦啊,当年怎么就稀里糊涂被你们骗进来了。当年的我刚满一千周岁,正值风华正茂,青春年少,我思想单纯,懵懂无知,可怜就这么……唉……”

    小白龟眼睛一闭,无聊,睡觉,爱咋咋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