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68章 谋逆
    第二天一早,秦命离开了青云宗。

    玥晴没能跟着,因为慕白长老从宗主那里得到件珍贵的宝贝,是从海底王国的王宫里得到的,正好适合玥晴。

    慕白长老虽然性情淡泊,可对待玥晴这个唯一的弟子非常严苛。尤其是玥晴现在刚刚晋入三重天,非常需要巩固境界,他不想玥晴因为秦命牵扯过多的精力。

    玥晴不好忤逆师父,只能约定过几天再去雷霆古城。

    秦命离开后,青云宗的弟子们竟然都有种松口气的感觉。有秦命在一天,宗里气氛就怪一天,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闹出乱子。现在走了,青云宗也该清净了。

    穆程他们明显感觉到轻松了很多,只是谁都再出去露面,化尴尬为动力,疯狂的修炼。他们都在心里压着股火气,总有一天要打败秦命。

    但在秦命离开后,武宗阁里竟传出一条消息,他突破了!玄武境二重天!

    一时之间,青云宗很多地方传出阵阵痛吟。又突破了!就算吃药也不至于这种速度吧?

    这个消息对那些自以为是的弟子们又是个刺激。

    某些长老们都在感慨,照这种速度下去,秦命崛起的时间会比他们预期的还要早。

    夜深,人静。

    青云宗宗主正在他的秘境里闭关静养。

    他从海底王国的王宫里得到三件重宝,一件赠给了慕白,转交玥晴,一件留在了宝阁,一件被他留下。

    是件精致的如意,万年光辉不散,七彩神光层层萦绕,绚烂夺目,里面隐约还传出轰隆声,非常神秘。

    青云宗宗主已经参悟段时间了,希望能从如意里面得到启发。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突破现在的境界。

    “宗主。”大长老来到秘境的洞府里,像往常那样行了一礼。

    “有事?”宗主淡淡开口,意念从如意里撤回,挥手招出重重能量,暂时压制住了如意。

    大长老挥手,在秘境洞府里布了层屏障,隔离了内外。“有件事情向您请教。”

    宗主奇怪的看了看屏障,也没多想。“说吧,你我之间没必要拘束。”

    大长老素衣长袍,儒雅俊秀,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身后,随意的扎束。“我想问海底王国的事。是谁开启了它?”

    “我还在追查,用不了多久应该会有发现。”

    “恕我直言,您真的在追查吗?”

    宗主看着眼前的大长老,隐约感觉他今天哪里不一样:“海底王国事关重大,当然会追查到底。”

    “有方向了吗?”

    “差不多了。”

    “能方便告诉吗?”

    “蛛丝马迹而已,等查到了会通知你。”

    大长老不冷不热的笑了声:“宗主,算起来你我认识已有三十年了,从曾经的弟子到现在,你是宗主,我是长老之首,我们一起经历过很多事,也算彼此了解。你感觉……我真有那么好骗吗?”

    宗主静静看了他一会儿:“你想说什么?”

    “一年前,残魂从药山消失,你们没有紧张,也没有调查。为什么?”

    “调查残魂的事一直在进行,只是事关重大,不宜高调。”

    “一句不宜高调就把我打发了?”大长老表情越来越沉,直视着宗主的眼睛:“我就那么不可信任吗?”

    “你今天怎么了?这些事不该你来过问!!”宗主语气稍稍严厉,有点不耐烦了。

    “我为青云宗奉献了半生,劳苦功高,你为什么要事事隐瞒我?我再给你次机会,回答我三个问题。残魂在哪?你们跟他做了什么约定?是不是你们联手开启了海底王国?”

    “放肆!宗门要事轮到你来质问我?”

    “回答我!”大长老声音冰冷,你还在隐瞒!你真要独占秘宝吗?我为青云宗辛劳数十年,就换来你如此薄情?!哪怕你让我知道,分我一半,我也不至于今天这样。他冷冷盯着宗主的眼睛,等待他最后的回复。

    宗主慢慢起身,磅礴的威压挤满洞府,如汪洋般翻覆汹涌。“该是你的,总归会是你的。不该是你的,不要妄图强占。”

    他是在警告着大长老觊觎宗主之位的野心。

    可落到大长老的耳朵里,明显误会成了海底王国的遗秘。

    果然!秘宝就在他手上!既然这样,别怪我心狠了。大长老挥手,散开了守护屏障。“给你引荐几个老朋友。”

    “你今天到底……”

    “李宗主,好久不见了。”一声清朗的笑语传进洞府,一道流光乍现,突兀的出现在了大长老身边,长袍飘落,目光犀利,器宇轩昂的气势带来浩瀚的压迫,正面对上了青云宗宗主的气场,轰隆闷响,整座洞府都轻轻颤抖。

    一个雄壮的男人,却带来山岳般的重压。

    “蟒王!!”李宗主脸色大变。

    “师兄,我们又见面了。”冷山甩开斗篷,大步走进洞府,白净的脸上挂着阴森的笑容。紧随其后,蟒王其他四大心腹全部现身。面对着实力强大的青云宗宗主,他们不敢托大,全部绽放着最强气势,灵力已经在体内沸腾,在全身涌现着恐怖的战威,与前面的蟒王遥相辉映。

    “你勾结蟒王府!”宗主惊醒,不可思议的看着大长老。

    “是你逼我的!!”大长老已经完全抛开了他的伪装,露出阴狠狰狞的面孔。你不给我,我自己拿!海底王国的秘密,我要定了。

    “逼你?我有逼过你什么!!”宗主大怒,他感觉对大长老已经够容忍了!

    他和药山长老都感觉到了大长老的野心,可念到大长老的功劳,也确实没有直接做什么危害青云宗的事,他们不想做的太直接,也真的想要跟他开诚布公谈一谈,可是……万万没想到大长老竟然结盟了蟒王府!

    这是要干什么?强夺宗主之位?!

    可你找谁不好,你找来蟒王府,这是引狼入室!

    “你是要毁了青云宗千年基业!!”青云宗宗主悲怒交加,直接就要开战。

    然而……

    “嘿嘿,李宗主,还记得老夫吗?”一个瘦巴巴的老人背着手弓着腰,慢慢走进了洞府。他看起来像是个普通的老人,可身法飘忽,双脚没有落地,像是个孤魂般幽幽的飘了进来,他呵呵轻笑,一股无形的杀伐之气弥漫洞府,像是万千细针凭空出现,笼罩了青云宗宗主,且每一根都精芒闪烁,涌动着刺骨的锐利。

    “闫髅!”青云宗宗主眉头紧锁,他认识这个老头,北域第一杀手,黄枫谷谷主,闫髅!

    老人微微欠身,笑语:“非常荣幸,能被青云宗宗主记在心上。”

    “蟒王府、黄枫谷,谁给你们的胆子擅闯青云宗。”青云宗宗主面色非常难看。

    “擅闯这个词用得不好,我们是被请来做客的。”黄枫谷谷主闫髅已经全面锁定青云宗宗主,一旦蟒王出手,他会寻找机会,一招毙命。

    气氛在凝固,杀意在涌动。

    蟒王冷笑:“我以前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好好把握,我只能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

    大长老道:“我跟蟒王的很多理念相同,这北域……该变变天了……”

    青云宗宗主双眼杀意如火,怒视大长老:“悖逆宗门,谋杀宗主,你此生将被天下唾弃,你为了什么?为了个宗主的名位,你连脸皮都不要了?一旦事件泄露,北域七宗宁可毁灭青云宗,也决不允许你的存在。你聪明一生,现在怎么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