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99章 小祖宗
    在秦命呼呼大睡、雷霆古城纵情欢庆的时候,北域轰动了,掀起了轩然大波,轰动远远超过了‘青云宗叛乱’和‘众王传承’,因为这次死人了!死的还是人们心里高高在上无可匹敌的霸主!还有很多拥有移山填海之能的圣武!

    “秦命从守望海岸带回了远古众王的雕像。【零↑九△小↓說△網】”

    “一条绵延两千公里的巨型深坑从守望海岸延伸到了雷霆古城。”

    “十八王像强横生猛,活吞天水宗宗主,斩杀蟒王,击溃鹰王、武王、靠山王,追的天道宗宗主和圣堂长老亡命逃亡。”

    “十八王像屠杀五千围观者后坐镇雷霆古城!”

    “黄枫谷谷主、天水宗宗主、玄心宗宗主、蟒王、天罡王,战死在雷霆古城。”

    “一位圣堂长老被天道宗宗主斩杀。”

    “血邪宗、土灵宗、百花宗、星河宗、青云宗,宣告成立北域新的联盟。”

    “呼延家族和万宝商会宣布迁入雷霆古城。”

    “铁家将会迁入雷霆古城。”

    “秦家、铁家、呼延家族,三族联盟。”

    ………………

    一条条的消息像是奔腾的海浪,连绵不绝的撞击着悬崖,掀起漫天浪花。

    王像竟然能斩杀蟒王等强者,那十八尊王像意味着什么?

    这将会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

    秦命!秦命!北域将永远记住这个名字,记住他的杀伐与强势!

    八宗五王的格局破裂了,一股全新的联盟叫五宗联盟,一个全新的势力叫雷霆古城。北域局面风起云涌,天道宗该怎么做?三大王府该怎么做?等消息传向中央域地,皇室和圣堂该如何对待北域新变化,又该如何对待雷霆古城?是强行压制,还是为我所用?

    打压?以秦命表现出来的疯狂,以及雷霆古城与五宗联盟的关系和铁家呼延家族等的支持,定会拼的你死我活。皇室需要牺牲多少力量,才能镇压他?

    为我所用?秦命是那种妥协的人吗?

    北域前所未有的轰动,有人惊叹,有人惶恐,议论的热火朝天,还有很多人往雷霆古城赶,他们不敢招惹,只是想看看十八尊王像,远远地看一眼就好。

    可蟒王府、天罡王府,以及玄心宗和天水宗却陷入深深地恐惧。

    王爷死了!宗主死了!

    面对风起云涌的北域风暴,面对强势崛起的秦命,他们真的害怕了!

    在得到消息的当天,蟒王府、天罡王府都做出同样的决定,举家迁移!全部转入中央域地,投奔皇城!他们本就是中央域地的庞大世族,后被皇室封王,奉命转入北域打压崛起的八宗。他们虽然常年住在北域,可在皇朝还是有些影响力,也有些根基。

    蟒王府和天罡王府的‘逃亡’,也让很多势力感慨不已,威震北域多年的两大王府竟然以这种姿态退出北域。【零↑九△小↓說△網】相比起他们当年轰动性的进驻,实在是有些凄凉。但同样也能看出十八王像对北域群雄带来的冲击有多么的强烈,也能感受到秦命展现的杀伐带来的震慑,两大王府竟不惜逃亡来躲避锋芒。

    其实两大王府也是没办法的事,留在这里做什么呢?五大王府之间从来就不和睦,鹰王等更不是善茬,指着他们报仇吗?不被鹰王利用收编就不错了。与其留下来承受危险和尴尬,倒不如到皇朝寻求庇护,找个安全的环境里慢慢成长,寻找新的结盟力量,想办法打压雷霆古城。

    玄心宗、天水宗,两宗的长老们都是紧急召开会议,一边恼恨他们的宗主没站好队,一边担心秦命来报复。最终,两宗全部决定开启守护大阵,封门锁宗。我们什么都不牵扯了,也不报仇了,你们自己闹吧。

    黄枫谷内部爆发出夺权大战,都觊觎谷主的位置,也有很多杀手果断脱离黄枫谷。

    鹰王、武王、靠山王都前所未有的沉默了,先恢复伤势再说。

    天道宗宗主则邀请两位圣堂长老先到天道宗住了几天,才送他们离开,至于双方约定了什么,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青云宗则封闭宗门,开始了强硬的内部清理,大刀阔斧的铲除大长老派系,强行清理叛乱中态度不坚定的人,还派出长老在森林里追杀那些参与叛乱的人。他们也不担心清理过度会造成宗门虚弱,只要秦命还是青云宗弟子,十八王像就是他们坚定有力的守护者。

    秦命的名字再一次传遍青云宗,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嘲讽,也不再是轻视,而是感慨和敬畏。

    雷霆古城,秦命一睡就是三天三夜,迷迷糊糊醒了后,又继续睡了两天两夜,很久没有这么痛快的睡觉了。

    其实有着黄金血和生生决,他身体早已经恢复了,可精神消耗太大了,顺便给身体一个放松的机会。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外面非常安静,可能是家里人担心吵到他,故意回避了这座院子。

    “我说……小娃啊,商量个事呗?”一个懒散的声音忽然从秦命胸口传来。

    秦命用力甩甩头,哪来的声音?

    “爷爷我在你身体下面趴着呢,咱俩的姿式有点怪。”小龟趴在床上,满脸的忧伤。秦命压在它身上,五天五夜都没换个姿势,吓得它用力所在龟壳里,都不敢伸胳膊伸腿,不然姿势就更尴尬了。

    秦命撑起来,往胸口一看,一只白玉小龟?还挂着条白玉锁链。想起来了,这是王墓里的那只龟?它什么时候挂在我脖子上了?

    秦命这些天里精神高度紧张,竟然没注意到。

    小白龟这才从龟壳里探出头,用力晃着锁链荡到了秦命肩膀上:“商量个事,我的龟壳跟你心脏连到一起了,你试试能不能帮我打开。”

    “你能说人话?”

    “这不废话嘛!我说的不是人话?”

    “你一直住在王墓里?”秦命惊奇,到现在才发现胸口竟然伸出了条锁链,连接着小龟的龟壳。

    “爷爷我……不,应该是祖宗我,在那里睡了一万年了。”小龟扭着龟壳,活动着身体,舒舒服服伸个懒腰。

    “你万年前就在那了?你是怎么进去的?”秦命惊讶也怀疑,这小东西一万多岁了?

    “说来话长啊,想当年……算了,懒得说。”小龟这些天尝试很多办法解开锁链,可都失败了。它很郁闷,要不是已经被锁了一万年了,脾气被磨没了,早就把秦命给吃了,撒丫子跑路。

    秦命凝神感受了会儿,锁链真的是从心脏里伸出来的,以奇特的方式交融在一起:“你是怎么连到我身上的?”

    小龟在秦命肩膀上‘散步’,老神在在的道:“还不是那群老不死的,你想办法跟他们沟通沟通,就算让我守护你,也没必要用这种方法啊。强扭的瓜不甜,咱们讲道理嘛,是吧,都是成年人了,好好说嘛。再说了,我一天到晚挂在你身上,也不合适啊,万一那天你跟你小媳妇亲热了,中间夹着我,我当然是不介意的,我什么场面没见过,对吧,就怕你俩放不开。”

    秦命表情慢慢怪异,这小龟……不正经。

    这时候,呼延卓卓突然推门进来:“醒了?我听见里面说话。”

    “咿呀……”小龟突然瞪了瞪眼,露出夸张的表情,直勾勾打量着肉嘟嘟圆滚滚的呼延卓卓,啧啧两声:“这大胖小子长的,骚气蓬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