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10章 花二爷
    一个穿着考究华贵的少年扑在黑甲犀牛身边,气的连蹦带跳:“老子刚花了三千金币啊!是谁!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给我杀了?”

    一群侍卫们急匆匆跟过来,看着地上破破烂烂的黑甲犀牛,他们倒吸口凉气。谁给直接轰死了?看样子浑身骨头都碎了,雄壮的身体不自然的扭曲着。这可是黑甲犀牛啊,货真价实的三级灵妖。没有个玄武境五重天左右的实力,谁敢跟他硬碰硬?

    乱糟糟的街道立刻安静了,很多正在咒骂犀牛的人也乖乖的闭嘴。尽管眼睛里满是愤怒,可都是敢怒不敢言。这少爷不能惹!

    “是你?”少年恼怒,指着前面的秦命喝斥:“你敢杀我的牛,赔钱!陪一万金币!”

    人们暗暗吸气,一万?你刚刚还喊得三千。

    “你自己没看好自己的牛,伤了无辜的人,还有脸来要钱?”秦命很无奈,进城就碰到个纨绔,倒霉。

    “小爷的事轮到你来管?少特么废话,我的牛死了,你杀的,赔钱。”少年嚣张惯了,眼神也很刁,看秦命的样子是个外来人,而且穿着普通,很可能是个佣兵。他冷冷一哼,带着侍卫们气冲冲的走过来,仰着头斜眼看着秦命。

    “我们要是不赔呢?”妖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瞳孔里的血色在缓缓恢复。

    “不赔?那就跟老子回去当……”少年这才注意到秦命身边的女人,刚刚隔着很远,没怎么注意,这会儿仔细一看,心里噌的窜起股火苗,我滴个乖乖,这女人身材不错嘛,够火辣,够高挑,只是模样差了点。但可以从后面嘛,老子花样多,哈哈,赚了!

    “当什么?”妖儿笑意渐渐加深。

    “不用了,把你赔给我就可以了。”少年也笑了,火辣辣的目光在妖儿身上游移,没有任何遮掩和避讳。比起那头蛮牛,他还是喜欢女人,有韵味的女人!

    街道两边聚着很多人,可没有一个人吭声,他们都认识这个少年,平常没少被欺凌,心里有阴影,除了暗叹这两人倒霉外,也只能安静地看看了。

    “我?咯咯……”妖儿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娇躯随着轻轻抖动,荡起诱人的波纹。

    少年浑身都热了,尤物啊,白嫩的皮肤,火辣的身材,声音有好听,除了模样遗憾点,其他方面完全满分,他伸手就要去抓妖儿的手:“跟小爷走!”

    秦命正要制止,妖儿却反手扣住少年的手腕,妖媚一笑:“你……也配?”

    一股奇妙的力量从他手腕闯入身体,一瞬之间,充斥全身,遍布骸骨。

    少年当场僵住,身体像是被某种力量控制住了,全身的骨头都被定住,少年没经历过这种事,稍稍诧异,还有点茫然,可下一刻,他全身骨头齐齐错位,骨肉分离,高高瘦瘦的身体不自然的扭动,发出细密微弱的咔嚓声。

    “额啊……”

    凄厉像是恶鬼般的惨叫从他喉咙喊出,少年的脸扭曲了,浑身触电般剧烈哆嗦,可又根本动不了,他双眼充血,痛苦哀鸣,无法言喻的痛苦痛彻骨髓,嘴巴鼻子咕咕冒出血水。

    “哗!”周围人群齐齐惊呼,下意识的后退着。怎么了?

    花大锤和花清逸都稍稍动容,惊讶的看着痛苦不堪的少年,虽然没有亲身经历,可看那模样和惨叫声就让人别扭,不自觉的泛起股寒气。

    “少爷!”侍卫们这才惊醒,喊叫着冲过来。

    妖儿一把握紧少年的手,轻易地甩飞,脚尖点地冲向侍卫群。

    秦命同时出击,跟一个侍卫迎面相撞,一掌推到他胸口,巨大的力量刹那炸开,那侍卫哇的声惨叫仰面倒飞,强劲的冲击力当场撞飞了三个侍卫。

    几乎是一转眼的功夫,人们还没看清楚发生什么,这十多个平常耀武扬威的侍卫便全部趴在地上,要么是昏死了,要么抱着身体惨叫打滚,还有直接残了的。

    人群议论纷纷,这俩牛人哪冒出来的?真敢下狠手啊。

    他们虽然心里非常解恨,可更担心了,这事情要闹大。

    一个人善意提醒:“这是城主家的小公子,二位赶紧逃吧。”

    其他人也都提醒:“城主大人非常宠爱他,你们……唉……趁城府还没了解情况,你们快出城吧,有多远跑多远。”

    “城主的儿子就这么嚣张?”秦命皱眉。

    “中央域地跟其他域地是一样的,每座城都不是独立存在的,要么隶属某个世族,要么就属于某个宗门,还有直接隶属皇室。”妖儿随意的拍拍手,没当回事,眼底的那抹淡淡血色也迅速的散开。

    “你们怎么收场?”花大锤脸上挂着习惯性的笑容,很浅很淡。这两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冲在最前面,这次强行出手也不意外,反而让花大锤更相信他们是刚刚出世历练的。一腔热血,嫉恶如仇,又带着那么几份血性的鲁莽,显然是没有多少世俗经验。

    “你是有你们吗?”

    “嗯?”

    “你们花家不是很有势力吗?”

    花大锤一怔,哈哈大笑:“好你个陆尧,算计我呢。”

    “你刚刚把那小子怎么了?”花清逸问妖儿,还是没明白那纨绔怎么就突然惨叫了,好像非常非常痛苦。

    “我手上有毒,你来试试?”妖儿晃晃自己白皙娇嫩的小手,巧妙的化解花清逸的好奇。

    他们来到就近的酒馆里。

    “店家,上酒上菜。”花大锤甩出十个金币,把重锤落在地上,结实的地板当场崩开裂缝,低低的痛吟着,好像随时都可能陷下去。

    “这重锤有多少斤?”秦命捎了眼地上的重锤,通体紫金色,透着沉重的气场,像是由万斤玄铁凝练而成,上面没有丁点的尘埃,看得出来主人非常爱惜它。

    “重三千五百斤!材料取自东域金海深坑独有的紫金重铁,当初转来的时候是一块五万斤重的整块重铁,非常罕见。族里请来了皇朝最优秀的铸师,历史三年,锻造成了这柄紫金重锤!除开这三千五百斤的重量,这柄重锤还有很多妙处,堪称奇兵。”花大锤聊起重锤滔滔不绝,要不是身边的妹妹轻咳两声提醒他,他可能还要说下去。

    “各位爷,您要吃点什么?”店家迟疑着走上来,笑容很勉强,压低声音道:“我没别的意思哈,我只是善意的提醒,城主府不好惹,他们非常护短,以前的时候也有几位英雄教训过那小公子,结果……当天就掉了脑袋!挂在城外示众了十天!”

    “店家不用担心,待会就算闹起来,你这店里的所有损失,我双倍赔偿。”花大锤挥手,让他尽管上菜。

    店家尴尬的笑了笑,点着头退下,示意后厨赶紧上菜。

    店里很多食客们也都悄悄地搬到了角落里,一边吃着一边往这里偷瞄,准备看热闹了。

    没过多久,当秦命和花大锤喝得高兴,开始推杯换盏的时候,外面一阵喧闹,一群披甲提刀的兵卫包围了酒店。

    “哪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敢欺负我薛家人!爬出来!”一声怒吼震得酒馆都在颤抖,一个披甲汉子杀气腾腾的闯进来,言语狂放,怒瞪的眼睛在旅店里撒了一圈,定在了花大锤身上。

    “就是他们!大公子,就是他们!”一个被揍得瘸了腿的家伙紧跟着挤进来,恨得咬牙启齿。

    披甲汉子面目狰狞的怒视着,旅店里的店家和店小二全跪下了,趴在那里瑟瑟发抖,心里一阵哀叹,千万别把我们的小店拆了啊。

    可是……

    酒馆竟然奇怪的静了。

    披甲汉子的怒容慢慢地的散开,一抹惊讶和恐惧慢慢爬上那张坚毅的脸,目光不断在花大锤和他身边的重锤上转着。

    “大公子?”瘸腿的家伙奇怪的提醒。

    披甲汉子嘴角抽了抽,喉咙滚了几滚,滚出道颤颤的声音:“二爷?花二爷?”

    花大锤端起酒碗扬头灌下,辛辣的烈酒从喉咙直灌肠胃,浑身窜起股热气,他打个酒嗝,瞥了一眼:“你在找哪个狗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