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12章 是她?
    “炎家跟我们花家是世仇,明争暗斗是家常便饭,今天花家杀炎家几个人,明天炎家弄死几个花家人。我大哥天赋比我强,很有希望排入皇朝十杰,结果……死在了外面。看起来是意外,但肯定是炎家做的。”花大锤仰头灌口烈酒,说的很轻松,眼神却泛起彻骨的冷意。

    花清逸神色稍稍暗淡,但很快恢复常态。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可二哥一直挂在心里。

    “这个炎罗和你谁更强?”妖儿故意刺激。

    “当年比武,我比他稍弱一分,可现在嘛,哼……”

    秦命完全没听进他们的话,目光凝缩,紧紧盯着拥挤的人群。

    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少女,全身裹紧,只露出了美丽的容颜,肤若凝脂、眸若秋水,美的倾国倾城,让人过目难忘。可秦命看到的不是她的美丽,而是熟悉。

    一瞬间,他恍惚记起了青云宗的仓库,记起了那个清冷的夜晚。

    是她?!

    人群深处,女人轻轻落下斗篷,遮住脸颊,一转身消失不见。

    没错,就是她!秦命扔下酒碗,翻着窗户冲了出去。

    花大锤、花清逸都齐齐一愣,怎么了?

    妖儿也奇怪,出什么事了!

    秦命翻出酒馆,直接踩着人群肩膀冲出上百米,引来成片的咒骂。

    呼!

    女人裹着斗篷,转入不远处的胡同,可等秦命追过去的时候,狭窄的胡同里连个人影都没有。他冲上旁边屋顶,翻上附近酒楼的楼顶,又扑倒附近的胡同里,连连找了很久,可再没有看到女人的影子,好像凭空消失了。

    “替我查查她去哪了。”

    秦命把小龟掏出来,结果小家伙根本不搭理。

    “叫我什么?”小龟打着哈气。

    “英俊神武雄风依旧的小祖宗,帮我查查,那人对我很重要。”

    小龟又打个哈气:“查了,没查到。”

    秦命被噎的说不出话来,这小王八太不靠谱了。

    “你在找谁?”妖儿跟到了这个胡同里,从没见秦命这么激动过。

    “一个很久没见的熟人。”秦命眉头紧锁,满心的疑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既然是她,为什么要避开?我带着面具,她是怎么认出来的?

    妖儿怪怪的看着他,却没过多的追问。“我们是自己走,还是跟着花家人一起?”

    秦命凝眉很久,呼口气,稍稍收拾情绪:“一起吧,先用这个假身份混进皇城,搞清楚这些新秀的境界。”

    “他们年龄大,境界比我们高点也是应该的。”

    “进了幻灵法天,别人可不会因为你的年龄就对你留情。”

    等他们回到酒馆的时候,那里已经人满为患,会堂里所有桌子都坐满了,都悄悄打量着传说中的人物花大锤,低声底气的议论纷纷,又不敢太大声,生怕惹恼了这位爷。

    “没什么事吧?”花大锤自顾自的喝着酒,满满一坛已经被他自己消灭了大半,可没有半点醉意。

    “没什么,一点意外。我们现在出发?”

    “等等吧,看样子今天走不了了。”花大锤打个响指招呼店家再上酒。“换成我是孙泰源,肯定会派人通知炎罗和韩午杨。”

    秦命和妖儿坐下:“你想在这里挑战炎罗?”

    “他敢来,我就敢战!如果能在回皇城之前就把他败了,再好不过了,我看他还怎么有脸回皇城!皇城风云的第一个话题,属于我花大锤!”花大锤很期待炎罗能返回来,在皇城败他跟在进皇城之前就败了他,完全不是一个意义。

    花清逸耍着木筷:“炎罗也会跟你一个想法,他会回来的。”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外面街道传来阵阵嘶鸣,八头珍贵的雷角翼马从天而降,掀起狂风,吹起街道沙尘,落在了酒馆外面。

    “大锤兄,听说你也回来了?咱们真是有缘啊,都来了这甲马城。”一道轻佻的笑声飘进了酒馆。

    酒馆外的街道迅速空出片空白区,人群慌乱的退出上百米。

    八头雷角翼马通体雪白,收敛了宽厚的羽翼,在店外刨着蹄子,打着响鼻。

    最前面的雷角翼马上,一个阴柔的清瘦少年端坐着,似笑非笑的勾着嘴角,模样很普通,可眼底偶尔闪过的阴鸷和冷芒,让人很不舒服。

    中央域地,十八妖孽之一,炎罗!

    他的左边坐着个非常英俊的白衫公子,俊美的模样和笔挺的身材足以让花痴的女孩子们疯狂,可他偏偏有种与生俱来的冷漠,深邃的眼光给人种莫名的压迫感。他是蟒王府的小王爷,韩午杨!一个五年前就被鹰王钦定为未来王府继承人的危险人物,所以其他王府的子嗣都被称为公子,唯有他被称为小王爷。

    雷角翼马上的其他人都是鹰王府的侍卫,负责守护韩午杨的皇城行动。其中一个光头男人,肩上扛着个两米场的棺材,还故意涂上了石粉,白涔涔的,又用墨笔重重写着几个字——秦命之棺!

    “要出事?我怎么感觉他们来者不善啊。”

    “炎家和花家是世仇,花大锤和炎罗的关系更糟糕,据说花大锤有很多次扬言要杀了他!”

    “花大锤、炎罗、韩午杨,咱们甲马城很少这么热闹了。”

    “没等来韩午杨虐秦命,等来了炎罗和花大锤的挑战,嘿嘿,有的看了。”

    “城府的人呢?怎么不出来调节?”

    “调个屁!他们出来偏袒谁?向着这边得罪那边。”

    人群议论纷纷,都有种小小的激动。幻灵法天还没正式开始呢,难道要先上演一场精彩会武了?

    花大锤扛着他的重锤走出酒馆,面色不善,他不需要伪装自己的内心,更不屑于伪装:“两年没见了,你竟然还活着,老天也有打瞌睡的时候。”

    “呵呵,你都没死,我怎么舍得留下你自己在着世上孤孤单单的?怎么着也得先把你埋了。”炎罗阴阳怪气的笑了声,目光绕过花大锤,落在了花清逸身上:“呦,这不是花妹妹吗?长的越来越俊俏了,身材发育的不错啊,小胸脯鼓鼓囊囊的,是真材实料吗?怎么样,我两年前向你提的亲,还记得吗?要不今晚就先洞了房?”

    炎罗极尽嚣张轻佻的一句话,让街道上的人群倒吸凉气,接着又亢奋了,哈,看样子今天真要来一场精彩的对决?!街道两边的酒楼旅店里聚满了人,还有人爬到屋顶。

    他们纯粹看热闹不嫌事大,花大锤的脸色却阴沉的吓人。“你特么再给我喷一遍?”

    炎罗骑着雷角翼马,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开个玩笑嘛,咱们都老朋友了,不至于动气。再说就你这烂脾气,谁敢娶你妹妹,也就我炎罗有慈悲心,别不知好歹。”

    花清逸恼羞成怒:“炎罗,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若不是你好命生在了炎家,你算个什么东西。”

    “呵呵,若不是你花清逸好命生在了花家,你说不定被谁藏起来当小妾了呢,也可能是……进了花楼了,哈哈。”

    “混账东西!”花大锤勃然大怒,轮着重锤就要杀过去。

    炎罗眸光微凝,就等你发怒失控了,他右拳嘎吱紧握,一股血红色的火焰在右臂蹭的窜起,确切的说,那不是纯粹的火焰,那是……岩浆!炙热的高温,让周围的空间都要扭曲。

    啪!秦命突然一把抓住花大锤的胳膊,稳稳的定在半空。

    “你放手!”花大锤怒视秦命,重锤差点砸向秦命,可是胳膊却被他死死定在那里动弹不得。

    “冷静!他故意激怒你的。”秦命攥住他的胳膊,一点一点的从半空拉下来,眼神却盯着光头男身上的棺材,呵呵,我还没找你们麻烦,你们到来惹我了。

    炎罗眼神微冷,这特么是谁?坏了老子好事。

    韩午杨也瞥了眼花大锤身边模样普通的男人,目光留意了他的手,竟然深深地嵌入了花大锤粗壮的胳膊里,而且刚刚面对花大锤突然暴起的力量,他竟然能强行拉住,自己却纹丝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