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15章 修罗殿来人(七更)
    “你好像有心事?”

    秦命他们临时住在了甲马城,因为花大锤很不想跟炎罗结伴,也不想跟他一起去皇城,故意往后延几天。可妖儿注意到秦命从中午开始就经常走神,尽管他在尽量表现的正常,妖儿认识秦命不算太长但也不短了,在她的印象里秦命即便是有心事也会很好地隐藏,从没见过他这样魂不守舍的。

    “不用担心我,一点小事没想通。”秦命站在旅店的窗边,望着清冷的月夜。

    “不方便跟我说说?”妖儿看着秦命的俊秀侧脸,棱角分明,线条感很强,他虽然还不到十七岁,却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坚韧,看不出任何的稚嫩。

    “你先休息吧,我在等等。”

    等等?等什么,等谁?妖儿没有再跟他调闹,走出房间,轻轻地为他关上房门。

    夜已深,繁荣热闹的甲马城也已经‘熟睡’,黑暗笼罩每个街区,除了几个特殊场合里还在嬉闹着营业,晃着火红的灯笼,其他地方基本都很安静。清冷的夜风吹过空旷的街道,卷起片片枯叶,呜呜的声音更添午夜的静谧。

    秦命站在窗边,一直在等待着她的出现。

    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她也明显是在观察着自己。

    她为什么来?又在等什么?

    秦命虽然跟她只见过一次面,却留下很深的印象,不是因为她的美貌,是在因为她的出现,老爷子决定了离开,因为她的出现,老爷子把修罗刀传授给了他,留下了大衍剑典和大衍古剑。

    秦命的命运也正是从那天开始强烈而又不可逆转的改变着。

    在那之前,他更多的是把老爷子当做亲人,虽然老爷子基本不说话,也不怎么理会他,可正因为老爷子的存在,让那个仓库更像是个家,也让秦命在最惶恐无助的年纪不至于太孤单,没有迷失自己。对于修罗刀和大衍剑典,秦命更多是当做老爷子给他留下的纪念。

    但是在那之后,当修罗刀和大衍剑典逐渐给他的生命带来改变的时候,当随着实力增进越来越感受到它们威力的时候,秦命对老爷子的情感变成了感动,不管老爷子当时怎么想的,至少在秦命的心里,老爷子是个亲人也是个师父,虽然他们八年里说的话数都数的过来。

    秦命还以为要再见老爷子起码要十年,甚至更久,也一直在心里暗暗发誓,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他希望能微笑自信的站在老爷子面前,让他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这是秦命心里的小秘密,从没跟任何人提起,也是他心里很坚定的小信念。

    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在今天见到了那个女孩。就像是心里的一座密室被人突然敞开,洒进了明光,说不出是激动还是紧张。秦命刚开始的时候真以为是老爷子回来看望自己了,可现在更多地是奇怪。她为什么来,谁让她来的?老爷子呢?

    “来了!”秦命眸光微凝。

    在远处一处建筑物的顶端,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迎风而立,隔空凝望着秦命。

    秦命纵身翻出窗户,盘着屋檐攀上楼顶,矫健轻盈,没有惊动里面的住客。

    远处的少女转身跑开,在高矮错乱的屋顶腾挪飞驰,身法清灵,像是黑色蝴蝶在银白的月色下翩跹起舞,速度却又非常快,向着城外‘飞’去。

    她要引我去哪?秦命心里奇怪,但还是紧追着跟了上去。

    午夜的古城非常安静,除了少数巡逻的队伍,大街上基本没有人,也就没有谁注意到屋顶上追赶的两道人影,何况两人速度一个比一个快。

    少女从高耸的城墙翻出甲马城,在苍白的荒野里纵步飞驰。

    城墙上有巡逻的士兵,可也没有谁搭理。他们很多都是普通人,谁敢招惹这些武者?只要不在城里闹事,他们基本不会管。

    有些士兵打个哈气,抱着长矛靠在墙垛上迷糊,有几个趴在墙头望着一追一赶的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打发执勤的时间。

    百里外,一片起伏广袤的山岭老林,野兽出没,嗷嗷的低啸回荡在月夜,在密林里幽幽回荡,少数地方还有灵妖厮杀的吼啸声。

    少爷冲进森林后突然停住,转身等待着秦命。

    秦命在百步外站定,半蹲在个粗壮的枝杈间,凝眉看着少女。“老爷子在哪?”

    月光如水,透过树冠洒落细密的光影,少女绝美的娇颜在光影里有种梦幻般的美感,一双眼睛清冷澄澈,像是两湾清泉,可是秦命分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冰冷,而且越来越明显。“他临走前跟你说过什么?”

    “你千里迢迢回来,就为了问这个?老爷子来了吗?”

    “回答我!”少女声音清冷,有着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

    “你先回答我,老爷子来了吗?”秦命语气同样冰冷,已经明显感受到不寻常。

    这片林地非常安静,安静地不寻常,连走动的灵妖都没有。

    秦命下意识的绷紧身体。

    少女再问:“他临走前给你说过什么,又给你留下了什么?”

    “跟你有关系?”

    “跟我没关系,跟修罗殿有关!最后给你个机会,说!”

    修罗殿?秦命第一次听这个名字,他轻哼哼的挑起嘴角:“我不是你们修罗殿的人,你没权利命令我。要不是看在老爷子面上,我都懒得出来。我想我们还是来个平等的谈话,你是谁?你怎么能认出我?老爷子又在哪?你回答了我,我会回答你。”

    “小心!”气海深处,残魂突然苏醒。

    秦命眉头大皱,也在同时间意识到强烈的危险,后背骸骨肌肉剧烈蠕动,华丽的羽翼猛地振开,在昏暗茂密的老林里洒落莹莹金光,秦命刹那间暴起,撞碎上面杂乱的树冠,腾空冲天,没有任何迟疑和犹豫,金色羽翼连连振击,腾空直上数百米。

    就在他振翅闪避的同时间,三道身影闪电般扑向了他站着的那条树枝,从三个方位包剿,冷冽的杀气汹涌而至,树冠树叶等等都在此刻遍布划痕,像是真实的刀剑漫天的劈砍过,可以想象杀气的冷冽程度,几乎变成了实质。

    少女和三个身影都齐齐动容,抬头望着高空的那道金色身影。

    秦命羽翼缓缓扇动,停在了半空,俯瞰茂密的森林。眉头近乎凝成个疙瘩,他们来抓我的?为什么!

    少女深深看了眼高空,果断下令:“撤!”

    “小姐……”

    “还有机会,撤!”少女的语气不容置疑,带着三个身影消失在了黑暗的老林里,像是泥牛入海,很快没了踪影。

    秦命从高空俯冲,掠过茂密的树林,试图寻找他们。

    “不要追了,他们是奔着修罗刀来的。”残魂在气海里安抚着修罗刀,就在刚刚那一瞬,修罗刀像是被什么突然惊醒,连修罗刀深处的修罗杀界都要复苏,无尽杀念差点就要在里面沸腾。这不可能是秦命做的,只能是外力!

    “为什么!!”秦命声音带着股自己都说不清的怒气。

    “你认识他们?”

    “不认识。是因为她的拜访,老爷子才离开的。”

    “他们是修罗殿的人。”

    “修罗殿是什么势力?”

    “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了解。你能遇到他,到底是机缘还是危险。”残魂不愿过多介绍,提醒他:“来者不善,你要当心。修罗刀对修罗殿有着特殊的意义,不仅是武器,更像是信物,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留给你,但如果让修罗殿的人知道,而你口中的老爷子又没能压制,你……危险了……”

    “老爷子在修罗殿是什么身份?你说的没能压制是什么?”秦命这一刻非常敏感。

    “我知道的不比你多,你当心就是了。他们……已经怀疑你了……但愿还只是少数人。”残魂闭上了眼,退回到修罗刀里,只是这一次,秦命隐约听到了他的一声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