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24章 伏杀
    韩午杨深深吸气,一阵激动,他眼底冷芒乍现:“终于来了!都跟我走,秦命是我的!”

    “秦命来了?”炎罗来到窗口往外看,街道已经轰动了,成群的人往北边跑,议论纷纷,都非常的兴奋。再往远处张望,好像附近街区也都轰动了,很难想象一个秦命的到来竟然引起这样规模的轰动。

    “她们怎么办?”曹无疆看了看青春靓丽的三女,眼底的贪婪一闪而逝,老子也想尝尝味道。

    “全给我带上,我要让她们亲眼看看,秦命碰上中域新秀会是个什么惨样。等虐了秦命,用她们来庆功,我们一起享用。”炎罗示意侍卫们出手。

    管玉莹却悄悄给两女使眼色,先不要急着反抗,跟着他们过去看看,再找机会逃开。

    “哼,我要看看你怎么被秦命虐。”凡心郁闷更憋气,如果你跟我同龄,我境界绝不会低于你,定打得你跪地求饶。

    “快走!别被武王府的人抢了秦命的人头。”韩午杨催促。

    他们急匆匆的离开青韵茶楼,越来越多的人得到消息,都往城北区赶,

    其实本不应该闹出这么大的轰动,可人们往往都会有随大流的好奇心,一看这么多人都往那里冲,他们也都跟着去凑热闹。

    可是……

    很快有人发现不对劲,当第一批人冲城北区的时候,这里热闹归热闹,可哪里有什么秦命迎战武王府的事,问问路上的人,都很茫然。

    而且,最初引起轰动的街区,也就是围绕着青韵茶楼的三五条街道而已,远没有想象的那么浩大,其他地方根本没有这种消息。

    可后面的人并不知情,一边城北区跑,一边还到处的宣扬。

    韩午杨冲在队伍的最前面,杀意在胸中积聚,恨不得马上就见到秦命,当众虐败他,羞辱他。可惜来的太匆忙了,打造的棺材没能带在身边,这是个遗憾。

    “小王爷?”前面胡同里突然跳出两个孩子,朝着他招呼,小心翼翼贼兮兮的。

    韩午杨本来没理会的意思,可是就在他从两个孩子身边跑过去的时候,两个小孩晃了晃腰间金色的徽章,小心的提醒:“圣堂!”

    圣堂?韩午杨下意识的停下,凝眉看着他们,两个很普通的小孩,衣服还打着补丁,看起来就像贫民区里的孩子。可腰间的金色徽章分明是圣堂的徽章,仔细一看好像还是内堂弟子的特殊徽章。“谁让你们来的?”

    “怎么了?”炎罗也跑过来,一把夺过两小孩手里的徽章,眉心一动,圣堂?

    两个小孩谨慎的看看周围,压低声音道:“有人让我们把这个交给你们,还有句话——往前走,第二个街角往左边跑!先不要问为什么,立刻,马上!让你们的侍卫吸引目光,快快快!”

    两小孩说完,跑进混乱的人群里,消失不见了。

    炎罗和韩午杨皱紧眉头,翻看着手里的徽章。韩午杨不是很确定徽章真实性,可炎罗生在皇朝,对这个再清楚不过,也清楚它的意义,中域境内绝没有谁敢伪造圣堂的徽章,否则就是挑衅圣堂和皇室,定会遭受严惩。而且圣堂徽章里面注有神秘能量,一探就知道。

    怎么回事?圣堂在警告我们?

    难道有谁要刺杀?

    两人惊异不定的交换着眼神,其他人警告倒也罢了,可是圣堂的人警告由不得他们不去重视,何况还是用这种紧张神秘的方式。

    侍卫们都奇怪的围过来,怎么突然停下了?

    “继续往前走!”

    韩午杨和炎罗交换眼神,继续顺着人流往前冲,在跑到第二个街角的时候,两人齐齐向后打招呼,严令侍卫们继续跑,他们则默契的转到左边的街道,混在热闹的人群里消失。

    侍卫们很奇怪,也很担心,可是两位公子紧张的样子让他们不敢多问,强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往前跑。

    “他们去哪了?”凡心嘀咕,也有点不安,这两个混蛋鬼鬼祟祟肯定没安好心。

    “都闭嘴,跟我们走。”侍卫训斥。

    “玉莹姐姐,你还能坚持吗?”紫陌搀扶着脸色苍白气息凌乱的管玉莹。

    “没事,还能行。”管玉莹向两人使眼色,尽快寻找机会脱身。

    韩午杨和炎罗跑出没多远就慢慢停下了,心里没来由的生出种不安的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

    “你在圣堂里有朋友?”韩午杨问道。

    “朋友是不少,可……”炎罗眉头紧锁,越想越不安。

    呼啦……

    两边楼顶悬挂的巨型画像突然坠落,都有十米高六米宽,呼啦啦的盖向了街道。

    街上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抬头,看着漫天飘舞的巨型画布,一张秦命的,一张妖儿的,随着画布的翻舞,画像扭曲,两人的表情都稍稍怪异。

    韩午杨和炎罗也都扬头,汹涌的画布好像是朝着他们盖了过来,秦命和妖儿的画像在视线里迅速放大。

    “不对!!闪开!”炎罗忽然惊呼,一把扯住韩午杨的衣领,带着往后推。

    刺啦!

    两幅画布突然从中间碎裂,两道人影撕开画布,从高空扑向街道,像是振翅的黑羽猎鹰,疾速俯冲,分别杀奔韩午杨和炎罗。

    “小王爷,我们又见面了,上次没打完,现在继续!”秦命右手猛地向前甩击,沉寂的众王纹戒苏醒了,金辉乍现,永恒之剑重现,锵然入手,激烈的剑鸣响彻高空,若金戈争鸣,铿锵刺耳。剑体宽厚坚锐,染上层层金辉,那是细密的剑气在表面沸腾,浩瀚剑势盖亚街区,铺天盖地的笼罩着。

    云深九重雾!惊涛鱼龙怒!

    “是你?”韩午杨惊怒交加,本王爷还没找你算账,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他强行甩开炎罗的撕扯,没等完全停住身体,双手便猛地向前推出,轰的声巨响,宛若平底炸雷,剧烈的光潮在掌前炸开,光芒千丈,挤满了天地,洒满街区,光潮汹涌,逆空而上,宛若奔腾瀑布,全面侵袭秦命。

    秦命战意滔滔,眸光似烈焰在烧,人与剑相合,气势交融,永恒之剑振起漫天剑潮,九重剑威,层层叠叠似浪潮交替,强行阻击,竟然在半空中硬生生的湮灭了喷薄的光芒,从高空强行漫卷,声势浩大,奔袭韩午杨。

    韩午杨虽然反应够快,出手够果断,可终究是仓促应战,哪能抵抗秦命蓄势待发的大衍剑典。

    自以为强盛的攻势竟然这么快就被崩毁了,韩午杨面色大变,连连闪避,可还是被奔袭而来的第八重第九重剑势淹没,强劲的剑势撞击着他坚韧的四层灵力盾,震得他气血翻腾,狼狈的退出十余米外。

    “韩午杨!”炎罗惊呼,眉头大皱,惊而不乱,毫不犹豫的施展了绝招,胸腹剧烈翻腾,磅礴的热浪在全身蒸腾,紧接着喉咙翻滚,他哇的声喷出股烈焰,喷击中急剧膨胀放大,宛若突然怒起的火熊,半空中傲然成型,朝着面前奔袭的女人派去,震天一击,极尽霸烈,滚滚烈焰似地底的岩浆,炙热的高温要扭曲空间。

    秦命翻腾落地的瞬间便猛地暴起,杀意决然,一往无前,十余步狂奔后跺地腾空,大幅度狂野翻腾,永恒之剑再度振击。

    大衍剑典,第四式!

    生死两苍茫!三雀争相一剑芳!

    永恒之剑激烈振颤,像是失控般迸溅起激烈的剑势,剑气凛冽,锐利刺骨,竟化作三只灵雀,围绕着剑体翻转飞舞,它们振翅啼鸣,栩栩如生,神秘的画面、危险的奔袭,交织成此刻灵秀混杂霸烈的至强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