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25章 斩首
    韩午杨倒退中强行控制住身体,面对来势汹汹的刺杀,他来不及任何思考和迟疑,眉心金纹隐现,浑身血液在此刻滚烫,封印在体内的鹰王力量被强行解封。这是他的最强奥义,能与鹰王神念相同,虽然动用一次会伤筋动骨损害极大,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动用,可是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正承受着真实而强烈的死亡威胁。

    一瞬之间,韩午杨神情气势骤变,竟有种飘渺而强悍的圣威,他冷眼对峙高空,凝望半空中凝固的画面和秦命。

    死!!秦命凝固在高空的永恒之剑猛地向前一送,一道激烈的剑气隔空奔袭,像是个光点,又像是个细针,刺空而去。紧随其后,三头灵雀振翅啼鸣,骤然羽化成凤,放大了近十倍,羽翼明亮,洒落漫天精芒,拖起长长的尾羽,牵引住了更惊人的剑气巨浪,在全场惊艳又惊悚的目光中,三头华美的灵凤振翅翻转,啼鸣着杀奔韩午杨,后面牵引着铺天盖地的剑气狂潮。

    “哈!”韩午杨放声暴吼,声波震颤空间,明显可以看到周围空间剧烈的波动,他全身都激起刺眼的光潮,那是千万光针,转眼汇聚成冲天光海,以毁灭般的声势逆袭高空的灵凤剑势。

    然而……

    永恒之剑打出的那点精芒竟在瞬间刺穿了所有光海,它像是汪洋中的小舟,在狂风暴雨中剧烈晃动,随时可能被毁灭,可事实上,它竟稳稳的打穿了光海,噗嗤,刺穿了韩午杨的胸口。

    韩午杨如遭雷击,猛地向后退了两步,灵力盾像是纸糊般被打穿,一股钻心的刺痛在胸口蔓延,连带着他强行释放的杀威都在此刻失控,下一瞬间,三只灵凤牵引着赤亮的剑潮奔腾而至,强势撞击他的光海,结果不言而喻,三头灵凤像是绝世凶物,携无尽的杀威跨越空间而来,摧枯拉朽的崩毁了所有光潮。

    “不……”

    韩午杨瞳孔骤然凝缩,这一刻竟然忘记了闪避,三头灵凤和漫天剑潮在视线里迅速放大,转瞬之间,他被无情的淹没。

    另一边,扑天而起的烈焰巨熊迎面暴击妖儿,妖儿躲闪不及,竟被无情的拍碎,接着被滔滔烈焰淹没、焚烧。

    哼!炎罗不屑冷哼,敢偷袭我?不知死活的东西,你也配!

    可是……

    没等他缓口气,一声清脆的口哨从半空中传来,又一个妖儿?!

    妖儿从高空高速坠落,右手攥握着一柄血色长矛,长矛好像完全是由血液凝聚而成,里里外外都有血液流淌,非常邪意,更蒸腾着浓烈的血气,她朝着炎罗挤个眼,手中长矛猛地打出去,奔袭炎罗。

    “不可能!我明明杀了你!”炎罗面露惊容,他喷出的烈焰岩浆是他的本命烈焰,与心神相通,不管烈焰焚烧任何物件他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他可以确定刚刚焚烧的是个人,能感受到血气的焚烧,等等,血气?分身?难道那是假的?

    怎么可能,玄武境怎么能凝聚成那么真实的分身。

    可是惊魂之际,由不得他胡思乱想探究真相,他暴起一拳,滔滔热浪猛地喷薄,转而汇聚成汹涌的烈焰,迎面对抗血色长矛。

    妖儿翻腾坠落,清灵的像是个蝴蝶,她双眸微凝,丝丝血芒萌动,竟然隔空控制住了奔袭的血色长矛,她嘴角一勾,长矛骤然下坠,偏离了正常方位,避开了炎罗暴起的烈焰热浪,插着街道疾速冲射,在临近炎罗的瞬间,枪尖骤然高抬。

    速度太快了!像是道闪电,根本容不得躲避。

    什么?炎罗再度色变,体表强行释放高温,汹汹蒸腾,扭曲空间,试图阻击血矛,但他失策了,血矛威力远比他想象的要强大,噗嗤,血矛带着强劲的暴击力量,刹那间打穿了他的身体,下一瞬,血矛竟然猛地碎裂回收,溶解到了炎罗的身体里,化作奔腾的血气,在体内横冲直撞。

    妖儿眸光诡异凝缩,隔着上百米控制那股血气。

    “啊!!”炎罗痛苦惨叫,浑身血液都像是燃烧了,失去了控制,撞击血管,冲击皮肉,从未体验过的痛苦让他浑身僵硬,重重的跪坐地上。

    “我叫……妖儿……”妖儿闪电般出现在他身边,手中又凝聚成一柄长矛,随着她的突然出现,狠狠刺进了炎罗的脑袋。

    惨叫声戛然而止,炎罗瞳孔猛地放大,痛苦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

    一系列的突袭都在两招内解决!

    电光火石之间,街道上多数人都还没反应过来,雷霆暴雨般的攻势骤然结束。

    直到这一刻,两幅飞扬的画像才飘落在地上,韩午杨和炎罗都已经重创濒死。

    秦命提着韩午杨,妖儿抓住炎罗,全部腾空而起,没有任何的停留,行云流水间干脆利落。他们攀着旁边酒楼的窗口,噌噌几步,直上楼顶,接着消失不见。

    除了少数人看清楚了发生了的事情外,多数人都有些茫然,部分人被剑潮波及,衣服破烂,也留下痛苦的剑痕。

    远处的街道上,鹰王府和炎家的侍卫正押着紫陌三女往前跑,他们也是越跑越不安,总觉着哪里不正常。

    曹无疆躲到最后面,生怕出什么意外,心里暗骂韩午杨和炎罗抛弃了自己,显然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出了事连商量都不跟他商量。

    紫陌三女也强作镇定,努力寻找着逃跑机会。

    “鹰王府!燕家!看这里!”

    一声暴吼突然从前方楼顶传来,声音非常刚烈,回荡街区,嗡嗡铮鸣,惊得很多人齐齐抬头。

    “韩午杨和炎罗都在我们手上。”秦命带着面具,披着黑色斗篷,站在楼顶,左手采着韩午杨的头发,吊挂在半空,右手握着永恒之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妖儿也带着面具,披着斗篷,掐着炎罗的脖子,高举在半空。

    “少爷!”鹰王府和燕家的侍卫们惊得倒吸凉气,出什么事了?这才分开多一会儿!

    紫陌三女膳口微张,吃惊的看着楼顶。那不是炎罗和韩午杨吗?

    曹无疆都瞪大眼睛,这两人不是跑了吗?怎么转眼就落在别人手里了。

    街道稍稍安静后立刻轰动了,这两人是谁啊,竟敢抓小王爷和炎家的公子?他们想做什么?人们议论纷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放了她们!”秦命故意把声音压得很粗很沉。

    “休想!放了少爷!”鹰王府侍卫们立刻抓紧了紫陌三女,怒目而视。

    “不管你们是谁,搞清楚这里是皇城,胆敢袭击我们炎家的公子,我看你们是嫌命长了。”炎家侍卫又急又怒,指着他们训斥。

    “在你们心里,谁的命更值钱?你们的公子,还是你们手里的俘虏?”秦命手里的永恒之剑猛力一样,切开了韩午杨的脖子,也洒落了腥红的鲜血。

    “你找死!”鹰王府众侍卫目眦欲裂,浑身泛起股凉气。

    “放人!”秦命握紧永恒之剑,再次架在了韩午杨的脖子上。

    秦命?凡心眼前一亮,激动地握紧粉拳,就是他!肯定是他!

    紫陌和管玉莹交换着眼神,惊疑难定,这两人不就是今天认错的吗?难道真的是……

    “放人!”秦命再次挥剑,要在韩午杨脖子上再开个口子。

    “我们放!”鹰王府侍卫撑不住了,他们不敢拿小王爷的命开玩笑,立刻放开了紫陌三女。

    三女混入人群,远远地退走,先拉开安全距离。

    “现在放人……”鹰王府侍卫正要往前走。

    结果……

    噗嗤!

    咔嚓!

    韩午杨被秦命当空斩首,炎罗被拗断了脖子。

    两人在昏迷中惨死。

    秦命和妖儿撒手撤离,两具尸体从楼顶坠落。

    长长的街道,拥挤的人群,一时之间针落可闻,所有人都惊得张开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