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35章 快意恩仇
    “姐……姐……断了……断了……”薛北羽说话都说不清楚,用力捂着嘴,满眼的惊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是怎么被控制的。

    “我们回家。”薛婵玉扶住薛北羽,不甘心的暂时放弃:“陆尧是吧?我们幻灵法天再见。希望你真像白小纯说的那样,不要太简单,不然就太无趣了。”

    “薛大小姐,我是真不明白,抢东西都能抢的这么理所当然?你们姐弟俩会不会太自我感觉良好了点?”秦命厌恶的扯扯嘴角,哼了声:“想从我手里抢东西,最好多准备好几条命,幻灵法天持续两个月,咱们慢慢玩!”

    薛婵玉扶着薛北羽离开后,展区里持续着安静,人们都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秦命,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够硬派啊,不,这是不知死活啊,竟然完全不惧薛婵玉的名威,还敢主动下战书。

    秦命怀抱着白虎幼崽,目送薛婵玉离开:“她那头长翅膀的小蛇是什么?”

    “母的!”小龟吧嗒嘴。

    “我说物种。”

    “母的就够了,你管它什么物种。”

    “……”

    “我要它,你要人,咱俩改天弄点药,一起收了。”

    “……”

    “走了,回旅店。”小龟跳到秦命怀里,跟白虎大眼瞪小眼。

    “你不要母龟了?你送了我这么大一个礼物,我得好好犒劳你。”

    “庸俗!俗不可耐!低级趣味!我是那种下半身思考的龟吗?”小龟给他个白眼,伸着小爪子扒拉着白虎毛茸茸的白毛:“我得好好研究这只小白虎,到底是不是纯血的。”

    “好好好,你高尚,我庸俗。”秦命无语,怀抱着白虎幼崽走向表情怪异的花家兄妹,一耸肩:“我不想惹事,是他们非要闹事。”

    “说的轻巧,真打起来呢?”花清逸发现陆尧好像是精神分裂,平常很正常,可经不得激,一旦把他刺激了,完全像是变了个人,杀气腾腾,不管不顾。

    “那就打喽,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秦命有翅膀,大不了抱着妖儿撤。“问个事,薛家人都这幅德行?”

    “薛北羽的傲是众人皆知的,我们都习惯了,薛婵玉倒还好,今天只是……”

    “它是什么物种?”妖儿走过来,抱起毛茸茸的小虎崽。

    小虎崽很倔强,呜呜哇哇的叫着,朝着妖儿呲牙,可它毕竟太年幼,体型只有巴掌那么大,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可爱!

    “你们看它像什么?仔细看看。”

    妖儿和花清逸仔细端详,前后翻看了会儿,异口同声:“狗?”

    “虎!它可能有白虎血脉。”

    “呀!怪不得!”花清逸惊讶的抱过来,头上没有王字,也没有条纹,很难想象这是头虎。

    “白虎血脉啊,怪不得薛婵玉非要抢到手。”妖儿恍然,白虎主杀,极度孤傲,是最好战的灵妖。传言世上已经没有纯血白虎了,不过但凡是有点白虎血脉的虎类,继承一两个秘术,就会非常强大,啸傲山林,称雄一方。

    这小不点竟然有白虎血脉?不可思议。

    “嘻嘻,送我吧?”花清逸忽然动心了,一直想养个灵妖,可从没找到过合适的。

    “要小龟可以,白虎不行。”

    “小气。”花清逸恋恋不舍得把小虎崽还给秦命。

    赤雷宫的总管硬着头皮走过来:“花二爷、这位小公子,我是赤雷宫大众商区的总管……”

    没等他说完,花大锤冷着脸打断:“免谈!五百金币,一个子都不多给!”

    总管尴尬的咧嘴,嘶嘶的直吸气,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五百金币卖了个能让薛家和花家争夺的异兽,价格比当年的七彩幻蝶更便宜,他已经能想象到老板震怒的样子了。他已经严令评级师傅们把好关,可以适当的‘搞错’几只中级灵妖,决不能把高级灵妖放到大众区,可终究还是出错了。

    “怎么?已经卖出手的灵妖,感觉卖亏了还想要回去?你们赤雷宫挺会做生意啊。”秦命是绝不会放弃白虎了,谁劝都不好使。

    “不是不是,我只是……您看,嗯,要不……换个?我到顶楼帮您换个,一定是那种最珍贵的。”总管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

    “不必了。”

    “这……额……这位公子,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头什么异兽?”

    “你们不是写着吗,开山獒!”

    总管回头狠狠地瞥了眼跟在后面的几个评级师傅,那几个师傅满脸冷汗,就差跪在地上了。

    “不知道岂不更好?”秦命拍拍他的肩膀,抱着虎崽离开。

    花大锤跟上秦命,盯着他的脸看了又看,冷不丁一句:“秦命!”

    “哪呢?”秦命停住,惊讶望着周围。

    “你到底是谁?”花大锤严重怀疑眼前这货就是秦命假扮的,可是再仔细想想,秦命现在的境界最可能是刚刚晋入四重天而已,怎么可能能把乌金猿打退,可如果不是秦命,这个陆尧到底什么来路?师父又是谁!以前感觉他刚刚闯荡,有着满腔热血,嫉恶如仇,不懂控制,可现在感觉不是那么回事,是自己想多了吗?

    秦命轻笑:“我伤害过你吗?我是恶人吗?我跟你相处是不怀好意吗?”

    “没有。”

    “那不就是了。你好像很纠结,有那么复杂吗,我们只是处个朋友而已,你问问自己的心,感觉我值得结交,我们就继续交往,闹一闹,闯一闯,喝喝酒,快意恩仇。如果感觉我很复杂,或是不值得交往,我们可以好聚好散。你说呢?”

    花大锤凝重的脸色稍稍舒缓:“倒也是。”

    “我没那么复杂的,不要想多了。等幻灵法天结束,我会离开皇朝,到更远的地方历练,见更美的风景,结实更多的人,体验更残酷的历练。我可能会走的很远,也可能会死在某个地方。你和我只有这几个月的缘分,以后难再见面了。”

    “走更远的地方,看更美的风景,结实更多的人,体验更残酷的历练,好!好一个洒脱的意境!”花大锤心里那点纠结和猜疑一扫而空,爽朗的轻笑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秦命那句‘可能会死在某个地方’竟给他种莫名的触动,能有这种准备的人,能轻轻松松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定是个真正追求武道的人,无所畏惧的人。

    “我这一生,要一直走一直走,如果幸运,我要看遍世界,如果不幸,死在了哪里,我也心中无憾。”秦命向往的就是那样的生活,一直走下去,直到再也走不动了。

    “这也是我的追求,可惜,我有家族,我有我的责任。你说得对,我们真可能只有几个月的缘分,闹一闹,闯一闯,喝喝酒,快意恩仇。”

    他们谈笑着走出商区,正要下山,可迎面碰到了个壮汉,正挺着胸,扛着巨斧,拦在路上。

    马大猛用力扭扭脖子,嘎吱攥紧巨斧,咧开嘴笑了:“花大锤,俺马大猛找你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