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48章 巨羊啸,山河荟(七更)
    秦命自己都在诧异着,从高空俯瞰,宽厚的刑场阴气缭绕,煞气翻涌,仿佛真的有鬼影在飘荡。烈日当空,竟然会出现如此诡异的场面,真真实实的发生在眼前,怎么能不让人吃惊。

    难道修罗刀的杀念能‘惊醒’死亡之地?

    存在数千年的刑场,积攒了数千年的怨念,盘踞着无以计数的血气和死气,这股能量该有多么浩大多么恐怖?

    锵!

    修罗刀在秦命双手的杀气漩涡里完整成型,精致小巧,漆黑锃亮,越发像是真实的匕首。

    “北域,修罗子,秦命。”秦命高喝,双翼猛地振击,双手随之向前推出,修罗刀脱离杀气漩涡后骤然下坠,继而猛地暴击,振起激烈的铿锵声,划过长空,爆射刑场,这一刻,偌大的刑场轰动了,沸腾了,鬼哭狼嚎,阴气翻腾,所有魂影凄厉尖叫,在阴气里翻飞着。

    全场动容,几百上千人都在惊慌逃离,再不敢靠近。

    “撤撤撤。”炎家侍卫们慌了,呼喊着全部撤出刑场。

    “俺滴个亲娘咧,地狱降临了?”马大猛用力搓着眼睛。

    在修罗刀打进刑场的刹那间,所有的死气和魂影都强行的被牵引了,化作剧烈的的黑气浪潮,翻涌着奔腾。修罗刀在前面奔袭,杀念死气魂离怨念等等随着阴风掀起漫天浪潮,在刑场里奔腾,朝着前面的温天城扑了过去。

    惊人的场面,骇人心魂。

    场面仿佛在此刻凝固,时间犹若在当下定格,所有回望的目光充斥着惊恐。

    温天城生平至今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更感受到强烈的威胁,之前的轻视和嘲笑都完全收敛。他身后的纨绔们更是连滚带爬的逃离刑场,头也不敢回了。

    “羊生门!”

    “山河罩!”

    温天城被迫的第一时间动用三大气海,开启两组最强防御。

    “轰隆隆。”

    前面地板剧烈晃动,被强行震裂,乱世飞溅,土尘翻扬,成片的绿藤老根从地底拱了出来,迅速的膨胀增生,紧密的纠缠盘绕,以惊人的速度交织成一头昂首而起的半身巨羊,高达近十米!粗壮的藤蔓老根就像是羊身的肌肉和骸骨,浑身蒸腾着墨绿色的气浪。半身羊非常巨硕,略显臃肿,完全由绿藤交织,透着坚韧与生机,另类的威严与美感。它两只前蹄扣在地板,羊头朝天,像是要挣扎出地底,随着温天城的掌控慕然间发出了剧烈的嘶鸣。

    仿若天音!

    响彻云霄!

    羊嘴大张,绿气沸腾着,呼呼乱响,迎接修罗刀奔袭和漫天死气的撞击。

    羊生门,生命之门!更是至强的防御之门!连强横的猛兽都难以破开,更能抵抗灵魂类突袭,是温天城引以为傲的防御武法。

    温天城迅速退到巨羊身后三十米外,他全身腾起重重气浪,土元力与水元力两股能量剧烈碰撞,水汽磅礴,化作河川,汹涌奔腾,土气浑厚,凝为山岳,巍峨雄伟。温天城全身气浪雄浑,衣衫长发乱舞,他双眸赤亮,像是真实的光芒在乱射,他掌控着两种能量在周围‘泼墨挥毫’,竟染形成了片气势磅礴的山河‘画卷’,绵延数十米,光影重重,色彩斑斓,是山是水是画卷,把温天城稳稳的笼罩在里面,全方位的守护。

    全场哗然,终于再次看到了三股气海集体展现的盛况!

    巨羊啸,山河荟!

    木系能量汇聚巨羊防御,土系与水系能量化作山河之力。

    秦命竟然迫使温天城同时间展现三股能量?仅此一幕,足以让秦命名动皇城。而更让人惊讶的是,温天城竟然把土系能量和水系能量融会贯通了?形成了绝妙而华丽的山河之力!不管人们如何不耻他的行为,都不得不在此刻惊叹他的天赋与参悟能力。

    但惊艳也好,感慨也罢,都是转瞬而过,修罗刀已经牵引着漫天气息,狂烈的撞向了‘羊生门’。

    凄厉的鬼语,阴森的死气,让天地一片森寒。明明烈日当空,刑场却犹若地狱重临,那迷蒙的鬼影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真实?还是幻境!

    巨羊啸天,天音隆隆,绿色的自然之气刹那暴涨,像是头倔强的天羊,承受着漫卷而来的无尽黑暗。

    轰隆!

    咔嚓!

    面对可怕的死气、诡异的刀芒,巨羊竟然在瞬间崩碎,化作漫天枝杈碎根。

    “破了?”很多人头皮发麻,他是温天城啊,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败了?

    “不对!!快看!”

    温天城面色难看,却惊而不乱,一声厉喝:“烧!!”

    碎裂的绿藤和老根在漫天的飞舞中突然开始燃烧,腾起绿色的火焰,那是生命之气的挥毫,越烧越旺,迅速充斥了整片死气浪潮,无数的鬼影碰上绿藤便凄厉惨叫,瞬间消散,绿色火焰更是烧透了黑暗,湮灭着死气和怨念。

    当绿藤老根和它们燃烧的火焰充斥着死气浪潮,铺天盖地的‘燃烧’终于发挥了作用。

    鬼影消退,死气减弱,在骄阳下迅速后退消散。

    但是……

    修罗刀却穿透了巨羊,狠狠地撞向了山河罩,闯入了雄伟的‘画卷’。

    “轰隆隆!”

    ‘画卷’里地动山摇,巨岳崩塌、江河逆流,华美的景色硬是碎裂,像是天崩地裂。实在难以想象一柄小刀竟然乱了山河,颤了空间,碎了那山川美景。

    温天城面色冷肃,全力掌控,牵引碎裂的山岳河流剿杀那道可怕的刀芒。

    紧张、凶险,碎裂与毁灭,奔袭与反击。完全都是刹那间的起落,外面都难以看清,更难真实的感受,可是温天城却像是经受着一场惨烈的厮杀,一场持久而危险的较量。

    终于……

    修罗刀在距离温天城三米的地方弱了杀势,紧接着被山河之力崩碎,完全的剿灭。

    结束了!轰动的刑场陷入深深地安静,死气消失了,怨念不在了,黑色的浪潮驱散了,连羊生门和山河罩都不在了,阳光洒满刑场,满地的狼藉破碎,所有人都保持着原来的姿态,站在不同的地方,紧张着、恍惚着,仿佛经历了场噩梦。

    温天城站在原地,毫发无伤,可是脸色明显苍白了很多,额头的汗水在阳光下反射着明光。他扛住了修罗刀,压住了刑场的死气,几乎是动用了全力,开启了三个气海,可以说是底牌尽出,全力而为。

    温天城缓缓抬头,没有了往常的洒脱和随意,几缕长发散在面前,他的眼神冰冷刺骨,盯紧半空中的秦命。

    “幻灵法天,我们……不死不休……”秦命留下冷漠的战书,振击羽翼,爆射腾空,消失在了厚重的云层里。不愧是中域的超级天才,竟然能施展三种不同的能量,而且都非常强悍,掌控的如火纯情,再极短的时间里让武法成型,甚至能把水元力和土元力交融到一起形成足以让人震撼的武法演绎。

    如果不是刑场的死气给修罗刀产生了增幅效果,或许修罗刀会在羊生门那里便崩碎。

    不过,没什么值得遗憾的了,毕竟自己差了他两重天的境界,修罗刀也再次展现了它无匹的凶威。

    随着秦命的离开,人们稍稍回神,可直到这时候人们才发现,妖儿、紫陌、凡心、管玉莹,都已经不在了。炎家闹得沸沸扬扬的刑场风波,竟然以炎家惨败而告终,还付出了四条族人的性命。

    皇城里的人们终于见到了秦命和妖儿,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心情都无比复杂,是因为两人展现出的疯狂和凶残?还是秦命展现出的足以叫板温天城的可怕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