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54章 王宴(2)
    “咳咳!”花园里不知道是谁咳嗽了声,大家都随意自然的恢复常态,假装没听懂。

    马大猛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抓住个侍女:“你们家王爷很有钱吗?”

    侍女懵了,扯扯嘴角,强作微笑:“是……是的。”

    “家里养宠物了吗?”

    “您指的是……”娇滴滴的侍女身材矮小,小家碧玉可爱秀丽,冷不丁被黑熊般的马大猛抓住,心里一阵发憷,紧紧抱住怀里的酒坛,生怕他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河兽,珍贵的河兽,长寿的那种。”

    “我……不懂……”

    “有没有王八之类的?”

    “王八?”

    “怎么这么笨呢,就是那种珍贵点的王八,王府里有养吗?”

    “您是想喝王八汤?”侍女没搞懂,哀求的目光投向其他侍女,可是谁敢往这里凑,都躲得远远地。

    还是个管家看到了这里情况,快步跑过来:“猛公子,请问她哪里冲撞您了吗?”

    作为霸王府的主事管家之一,平时里都很傲气,可今天在场全是些重要人物,他必须保持好脾气,努力堆满笑容。

    “你们家有没有养珍贵点的王八。”

    “王八?这……鱼池里养了些河兽。”管家试图揣摩这位爷的心思。

    “送我一个?”

    “您要王八……”管家看看马大猛夸张的体型,冷不丁冒出个连自己都怪异的词:“生吃?”

    “不不,挂在脖子上,当个饰品。”

    管家深深看了眼马大猛,眼神更怪异了,拿王八当饰品?

    马大猛咧嘴一笑:“命长!吉利!”

    管家伸个拇指,赞道:“讲究!”

    “送我一只?最好是那种好看的、珍贵的、命长的、长不大小型王八。”

    “我这就去给您拿,您稍等。”

    “送!是送啊!俺没钱!”

    “当然,您稍等。”管家快步离开,走到拐角的时候才叹口气摇摇头,今天长见识了,还有拿王八挂脖子上的。

    花大锤正要走过去,要把马大猛拉开,好好地叮嘱几句。结果刚走到半路上听到了他们关于王八的对话,果断扭头离开,你自生自灭吧,花爷我丢不起那人了!

    花清逸也拉着哥哥赶紧离开,这丫简直是宴会上一道独特而靓丽的风景线。

    白小纯倒不介意,轻摇折扇,走到了马大猛的桌边,微微一笑,温文尔雅:“马兄……”

    马大猛一挑眉:“牛弟!”

    “……”白小纯正要开口的客套话硬是被这莫名其妙的称呼给憋回去了,饶是他气定神闲也被搞的一愣。

    “坐坐坐,陪我喝点?霸王府不愧是大户人家啊,看看这满院子的桌子,今晚得请多少桌啊。在俺们那,娶媳妇最多也就十桌。”马大猛给白小纯倒了碗酒,递到他面前。

    白小纯迟疑了下,接过这个应该是喝汤用的‘酒碗’。

    “牛弟啊,听说你是玩灵魂的……”

    “先等等!我姓白,白小纯。”

    “嘿嘿,我知道,牛弟是我给你的称呼。”

    “不知牛弟这个称呼从何而来?”白小纯微笑摇头,倒也不生气。

    “陆尧说……不,秦命跟我说,你买了头牛。妖儿给你起了个绰号,牛郎。他俩还偷偷乐了半天。”马大猛就这么把秦命和妖儿无情的卖了,他还往前趴了趴,凑到白小纯面前神秘兮兮的道:“在俺们那里,牛郎是个特殊的称呼,你想知道吗?”

    这在全国都是个特殊称呼!白小纯端着酒碗静了会儿,扯了扯嘴角才恢复正常的微笑:“不必了。”

    “你真懂?”

    “略懂。”

    “嘿嘿,你其实挺像的。细皮嫩肉,瞧这脸蛋白白嫩嫩的,瞧着身段,瞧着嘴唇,你要是女人,俺马大猛说不定就娶了你了。”

    “我很庆幸我不是。”白小纯本来是有些话要问的,这会儿待不下去了,放下酒碗,微微一笑,起身离开。

    “别走啊,陪俺喝点啊。喂,小白?牛弟?”马大猛好像不知道自己嗓门特大,嗷嗷几声飘出去,刚刚热闹的花苑再次静了。

    小白?

    牛弟?

    众人都有点懵,不过很快就明白了。白小纯在赤雷宫买了头牛犊,这是他回皇城后做的第一件事,以白小纯的人气,这类‘大事件’肯定都会知道。这会儿全部‘顿悟’了,要不是害怕白小纯,说不定已经爆笑了。

    圣堂队伍单独聚在了一起,即便是在今晚这种‘群英荟萃’的高规格场合,面对着超级世家的子弟们,他们也是独树一帜的那一群。冷傲、尊贵、庄重,披着圣洁的氅衣聚在花园深处,像是朵盛开的白莲,在百花中傲然独芳。

    “他就是败了西林秀、乐正峰和夏征的马大猛?”叶江离嘴角扯着不屑的弧度,淡淡的瞥了眼花园外吃得正海的马大猛,眼神里带着淡淡的鄙夷。

    “除了他还能有谁,乡巴佬进城,丢人现眼。”一个美丽的圣堂女子嗤笑。

    “查清楚来路了吗?”樊晨冷漠清傲,她的五官并不出彩,搭配到一起却给人种惊心动魄的美感,还有着富贵人家才能熏陶出来的尊贵气质。

    “野路子!”

    “一个野路子能连败三位妖孽?还跟花大锤打成了平手?”樊晨的声音听不出情绪,越是这样越让人有心里压力。

    “他有股很强盛的爆发力,但重点在于他的那柄巨斧。”有位圣堂弟子仔细的观察着马大猛,不管心里再怎么看不起,都不得不承认他的战斗力很强,不然以花大锤那种骄傲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跟这种人混在一起。

    “那就是喽,没了那巨斧,他算个什么东西。”之前的圣堂女子还是很不屑,连看都不愿意往那看。

    只是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正是那个被他们看不起,嘲笑讥讽的粗狂汉子,在未来会有怎么惊人的成就!

    “秦命敢来吗?”

    叶江离看看天色,已经入夜了。秦命没来,外域更没有谁来,如果再等几个时辰,还是没有谁过来,今晚的王宴可要成为笑话了,连唐天阙都会沦为笑话。

    “他不来,外域没有谁会来。”樊晨默然道。

    “哼,刑场的闹剧倒是成就了他,成了外域那些野人心里的标杆。”

    一个圣堂弟子轻笑着指指前面:“也不是真没人,北域王府的人不是在那吗?他们虽然不是真正意义的外域人,可也算是半个外域人了。”

    同伴不屑的道:“连韩午杨都被秦命砍了头,他们还敢嚣张?”

    另外一位圣堂弟子道:“初步统计,从外域赶来参加幻灵法天的人会在万人以上,境界在玄武境一重天到六重天不等。”

    “三十岁以下的标准很宽泛,这次幻灵法天又是全面开放,吸引上万人很正常。真正值得重视的是今晚敢来王宴的那些。”

    叶江离看了眼不远处的薛婵玉和温天城等人,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着其他人:“众王传承、修罗刀,这应该是秦命最强的武器了,他是怎么得到的?真是个仆役走了运翻了身?”

    本来中域新秀里面没几个人真的重视秦命,可在刑场事件后,他们不得不收起轻视,重新审视秦命。秦命能抗衡温天城,还迫使温天城动用三大气海同时迎击,足以展现他的真正实力。试问在场众人,有多少能做到?

    (明天又到激情,再次加更!敬请期待!这加更频率不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