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57章 真凶?
    皇室特别强调不能再出现任何形势的会武和迫害,指令直接下到了各世家家主那里;今晚的宴会是霸王组织的,也是再三强调会很安全,确保不会出现任何形式的迫害。可是,王府周围竟然有埋伏?!三十六个人,涉及到皇城里半数的世家!

    说的轻佻点,这是胡闹!说的严重点,这是挑衅皇室,挑衅霸王!

    这个帽子扣在谁的头上,都顶不住。

    之前怒斥秦命的那些人都闭嘴了,仔细看看锁链拴着的那群人的脸色,一个个垂头丧气,眼神躲闪,明显是做了亏心事。难道他们真的埋伏秦命了?可是他们都是些纨绔,境界都是用药堆起来的,还都是灵武境的。怎么可能威胁到秦命那疯子?再说了他们也没那个胆子啊。

    “秦命,话不能乱说!你是从哪里把他们强行抓来的吧。”

    “是啊,我是从各个世家的府院里一个个拖出来的,你信吗?”

    一句话噎的很多要张嘴的人都闭嘴了。

    “他们都是灵武境,怎么可能埋伏你?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把他们放了,今天的事我们不追究。既然你都来了,还是先参加宴会吧,不要让大家等久了。”一个少女试图让秦命放弃,双方也好都有台阶下。不要闹得太僵,对大家都好。

    “他们可不是在埋伏我,是在埋伏所有外域的人!”秦命声音一扬,响彻全场。

    这会儿已经有些外域的人跟着来到了王府,但都远远看着,没有谁往这里靠近。

    “秦命,到底出什么事了?说出来,我为你做主。”唐天阙来到花苑前面,冷漠威严,身后跟着头黑毛血纹的斑斓猛虎,体长五米,雄壮魁梧,气势很狂放,全身缠绕着浓厚的黑气,它英武神骏,泛红的眼睛里涌动着浓浓的战意。

    黑冥血炼虎,高贵而凶残的妖兽,血脉非常纯正,战斗力剽猛,从小就陪着唐天阙在杀场征战,一身的杀伐气势。

    “让他们来说吧。”秦命掐着那人脖子,指尖已经捏住了颈椎,随时可能掐碎。

    那少年不敢耽搁,急忙喊道:“我们埋伏在王府周围的街区胡同里,等着外域的人出现,然后……然后在地上撒药,混进空气里让他们中毒!”

    他们其实是在伏击秦命的,但秦命既然抓住了机会怎么可能轻易饶了他们?来前的时候威胁他们改口了,要说成‘所有外域’,这样一来,罪名更大,牵扯更广,顺便还能再次争取到外域新秀们的好感。

    毒药?越来越多的外域新秀们齐齐皱眉,面色都变得难看。

    而花苑里那些世家的子弟们则愤恨的瞪着自己的弟弟们,胡闹!胡闹!你们活够了?谁给你们的胆子!

    “什么毒药?”唐天阙声音浑厚,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是情药……”那少年要哭了,声音都在发颤:“混进空气里,让他们中毒,然后……然后在王府里闹事……”

    “一群人渣!!”有些外域的少女愤然怒叱。情药?他们竟然在街道上撒情药?如果真的中了毒,轻则丢脸,严重的还会丢了自己贞节!

    花苑里的人们也不淡定了,竟然想出这么混蛋的注意,也只有你们这群天天吃饱了没事干的纨绔们想得出来。丢人啊,你们就是弄点其他毒药也比这个好听!

    事情严重了!

    如果所有外域的人都中了毒,不仅会在宴会上失控,霸王府的这场宴会还会成为全皇朝的笑话,丢的不是外域的脸,还有霸王的脸,也是丢的中域的脸。

    薛北羽呆呆的站在人群里,差点要跳起来怒骂秦命,坑!太特么坑了!没你这么欺负人的!我明明是针对你,我什么时候针对外域所有人了?可这时候他哪敢露面,一边呆呆的站着,一边心惊肉跳,生怕他们供出自己。

    “可能你们不相信,我们来试试?”秦命打开包袱,哗啦啦,三十多个玉瓶撒了满地,他随手捡起一个,塞到了身边少年的嘴里。

    那少年剧烈挣扎,哪能扛得住秦命,嘭嘭两拳就老实了,含着泪喝下了药液。

    “一点就够了,来来来,人人都有份,一人一口。”秦命拿着玉瓶每个人的嘴里都塞了一口,他们已经认命了,也知道不会有谁出面帮忙,只能硬着头皮喝一小口,一个个像是霜打的茄子,瘫坐在地上,用力低着头,等待药效发作。

    不过秦命最后单独留下了一个,没给灌药,带到了前面。

    花苑里的人们都在沉默,远处外域的人们也在沉默。没有谁制止,也没有谁帮忙说话。现在谁开口谁就会成为秦命的攻击目标,而且还可能被扣上严重的罪名。这秦命也是缺德,现场这么多女人呢,你竟然真给喂药了。

    没过多久,这三十多个少年都起反应了,哼哼唧唧的声音怪异扭捏的动作,画面已经无法直视,考虑到现场有很多女孩子,唐天阙挥手让虎卫部队把他们拖走,关进拆房里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单独留下的那个少年已经快崩溃了,他用力低着头,缩着脖子,双腿都在颤抖,他仿佛能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现在只能祈祷这是场梦,我是在做着噩梦,这都不是真的。

    “是谁指使你的?”唐天阙不怒而威,刀锋般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少年。唐天阙认识他,徐家的直系传人,只不过天赋一般,性格懦弱,家族都已经把他放弃了,由着他享受生活。

    温天城、薛婵玉等人也都走到了前面,他们也好奇是谁给他们的指示。这群纨绔虽然平常很嚣张,耀武扬威的到处作恶,可那是在普通人面前,回到了家里,在他们这些天才面前都乖得像只猫。他们不可能有胆量伏击所有北域的人,哪怕是在路上撒药。背后一定有人指示,还是受到了鼓动。

    “是……是……”少年哭丧着脸,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来。

    “不要怕,他不敢杀你的,你尽管说。”妖儿柔软的小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秦命的手也掐住了他的脖子,言语里带着只有这个少年才懂得威胁。

    少年颤颤的抬了抬眼帘,接着又垂下了,艰难的沿口唾沫。

    “说!说了你可以走,今天这事跟徐家无关。”唐天阙给了少年底气。

    薛北羽满脸冷很,看四下没人注意,小心翼翼的后退,准备开溜。

    花苑里走出一位相貌普通的男子,模样稍显土气,气息也很内敛,可是那双闪烁精芒的眼睛显示着他的与众不同,他是徐家超级天才,徐枭!中域十大人杰之一。“徐良,说,谁鼓动你们的?”

    徐良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猛地抬头,可是秦命和妖儿的指尖都不约而同的微微一紧,刺破了他的皮肉。徐良已经滚到喉咙的名字立刻变了,颤颤出声:“温……温天城……”

    秦命和妖儿的嘴角一勾,而全场目光全部落在了花苑里正摇着折扇的白衣少年身上。

    温天城摇晃的折扇慢慢停下了,微微凝眸,看了眼徐良,转向了秦命,正好迎上他冷烈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