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61章 共鸣
    秦命心里早已经有了准备,面对唐天阙略带质问的语气,不慌也没乱:“你们应该把我调查的很透彻了,怕是连我父母和秦家祖宗的情况也都摸清了吧。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保,我要保护我自己,保护我的家人。我跟你们世家子弟不一样,我没那么高的出身,也没那么雄厚的背景,我想要在北域立足,保护我的家人,只能用极端的方式,而恰好我得到了众王的传承。”

    “没有谁认为你做错了什么,在意的是你将来要做什么。”这是皇室质疑秦命的重要原因,秦命年轻,有热血,有拼劲,这样的人,有野心!当一个人在底层挣扎了很多年后,突然有了强大的武器,有了强大的盟友,有了傲视一方的资本之后,他会做什么?

    就像一个穷人,突然暴富,他会做什么?挥霍!享受!权利!

    秦命忽然笑了,走到石亭边,扶着石栏,看着波光嶙峋的池塘,沉默了会儿,回头反问唐天阙:“你认为我将来要做什么?诛杀三王?一统北域?割据自立?然后联盟外域,勾结敌国,反抗皇室?”

    唐天阙没有回答,深邃的眼神渐渐犀利。

    “我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无外乎有两种结果。一,我成功了,一统北域割据自立。结果呢?我会面临皇朝制裁、阴谋诡计、常年的战争,还会面临敌国的诱惑,联盟合纵,共同抗衡皇朝。我和我的家人会生活在各种危险和阴谋里,担惊受怕。二,我失败了,五宗联盟瓦解,各宗受到制裁,我和我的家人被拖到皇城的刑场,遭受各种凌辱,最后斩首示众。哦,还可能有第三种,他们都死了,我逃了,然后生活在复仇的阴影里,流浪天涯!”

    唐天阙稍稍动容,深深地看着前面趴伏在石栏上的秦命。没想到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有着这样的眼界。这是秦命真实的想法?他难道真的没有因为突然的‘暴富’而生出野心?这会不会是秦命的托词?还是其他人帮他想好的应对皇室的办法。

    唐天阙眼神更为犀利,像是要看透秦命。

    “殿下,你的理想是什么?”秦命再问唐天阙,却没有回头:“征战沙场,捍卫国家,未来某天统御全军,登临皇位,是这样吗?而我……志不在北域,也不在皇朝,我志在天下!”

    “你追求的是权势与荣耀,而是我……是武道!”

    “我不会在北域停留太久,也不会在皇朝停留,等我的家人安定了,我会离开这里,远走各地。看不一样的风景,遇不一样的人,体验不一样的武道,见识不一样的风土人情。我要走遍大陆,走向海域,寻找更远的神土、圣地……”

    “多年后,你可能会战死沙场,我也可能会客死异乡。你可能会登临皇位,我也可能在冲击天武,甚至是煌武。”

    “也有可能,你统御千军横扫列国的时候,我正在某个地方经受着苦难。”

    “当你登临皇位的时候,我……已经化作一抔黄土……”

    “人各有志,追求不同。我不想困在一个地方,活一辈子,更不想在阴谋诡计和所谓的权势里挣扎,我要的是我亲人的富足和笑容,我要的是我自己的洒脱自由。”

    秦命静静看着池塘,这番话跟很多人说过,也是他的期待,是他梦想中的生活。生与死,无所谓,最终结果,无所谓,快意恩仇,勇闯天涯,才不负韶华不负此生。这,就是我的武道!

    他现在唯一的牵挂,是家人!是雷霆古城!

    如果不能确保他们绝对安全,秦命不会离开,如果确保完全的代价是战争,他会留下抗争到底!

    秦命说完了,石亭安静了,唐天阙也沉默了。

    你的追求是荣耀,我的追求是武道。

    你会战死沙场,我会客死他乡。

    你登临皇位,我冲击天武。

    当你挥斥方遒,我可能正经受苦难。

    当你威凛各方,我或许已经死了。

    唐天阙静静地看着秦命,心竟然起了波澜。何为天下,自己的定义是皇朝,而秦命的定义竟是天与地,是前方!何为追求,自己定义是战争与阴谋,是对抗与博弈,而秦命的定义是男儿责任与家人笑容。

    志向?胸襟?

    唐天阙素来自傲,自认皇朝新生代能与他匹敌的只有薛婵玉和温天城,但薛婵玉终究是女流之辈,温天城好色纨绔,他承认两人的天赋和实力,也承认他们会有辉煌的未来,却总觉着少了些什么,正是这份感觉,让他能在那两人面前保持着绝对的傲气。可现在,他竟然在秦命这里找到了一种感觉,那就是……共鸣!

    秦命前面所有的话都不足以触动唐天阙,只有最后这几句感慨,让他产生了共鸣,也陷入了沉默。

    秦命和唐天阙的谈话吸引着很多人的关注,都在猜想两人会说些什么,也在等待着两人谈话的结果。自从第三刑场事件后,很多高傲的中域新秀已经开始正视起这个来自北域的‘修罗子’,而且其狂野的做派和果断的杀伐手段,也让很多人把他视为威胁。如果皇室认定秦命是危险,秦命必然死在幻灵法天,如果双方达成合作,唐天阙和秦命很可能会在幻灵法天上演一次合作。

    多数人并不看好他们,唐天阙这种霸道的人,碰到秦命这类硬派的人,而且一个皇权至上,一个野性傲慢,他们的谈话很可能会是针尖对麦芒的对抗。他们已经从家族里得到消息,秦命在来到皇城期间的很多做法已经引起了皇室某些人员的不满,唐天阙就是来做最后试探的,如果唐天阙给秦命个糟糕的评价,那么皇室对北域的态度也会因此而正式定型——征讨!

    秦命起身,面对着唐天阙:“请殿下转告皇室,北域五宗联盟不会解散,众王石像不会离开雷霆古城,我必须确保我亲人的安全。我还是那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无论大事小事,我都是这个态度。同样,我们能给的保证也是拥护皇室,不违抗不反叛不伤害。”

    这是他的底线,说白了,他不相信皇室,他必须用自己的的力量守护着雷霆古城。

    “我会转告,但皇室要的不只是这些。”唐天阙依旧威严冷漠,可态度稍稍缓和。国家大事不是儿戏,现在中域和外域很多势力都在看着北域,等待皇室的处决态度,如果放任这么强盛的一股力量雄踞北域而不作为,势必会引起其他域地势力的躁动和野心。

    “我们今天只是个初步谈话,不是吗?具体细节等殿下回去汇报后,你们再商议,我们再谈第二轮。”秦命只需要改变皇室对他的态度,其他的就看皇室怎么决定了,只要不是太过分,他还是可以考虑接受的。毕竟他是准备离开皇朝的,跟皇室交恶苦的会是他的亲人。

    很聪明!唐天阙点了点头,忽然问了句:“你听说过修罗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