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75章 抓狂
    秦命离开没多久,一群人急匆匆的来到山谷附近。

    “就在这附近?”

    “它跑的真够远的。”

    “怎么会突然没感觉了?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了。”

    他们正是薛婵玉、薛北羽,还有薛家的五个族人。当天杀出兽潮后就跟吞天鳄走散了,他们伤势都很严重,找到安全地方躲了起来,薛北羽因伤势过重还昏迷了,一直躲到昨天才出来活动。本以为吞天鳄已经死了,可薛北羽竟然说还有联系,肯定还活着,所以循着感觉一路追踪到了这里。

    “不对啊,明明就在这附近的。”薛北羽心里着急,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啊。吞天鳄是家族千辛万苦给他找的契约兽,虽然没有被自己开发出真正的实力,可成长空间非常巨大,不比乌金猿差多少。而且吞天鳄跟他一起长大的,忠心耿耿,非常有默契,而且契约类武者最强的依仗就是自己的契约兽,如果吞天鳄死了,自己等于丧失了大部分战斗力,还怎么在幻灵法天里存活?

    “仔细感受!这里危机四伏,吞天鳄可能躲到其他地方了。”薛婵玉安抚着他,可心里有点担忧了,主人和契约兽之间突然断开联系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契约兽极度厌恶主人,强行破开了契约关系,一种就是……死了……

    “就在附近!散开找!”薛北羽急的连连咳嗽,他内伤很严重。

    “咦……好香啊……”

    “你也闻到了?真的挺香的。”

    “谁在烤肉?肯定加其他佐料了,真会享受。”

    “我都饿了。”

    几个族人忽然闻到了香味,眼前一亮,肚子咕咕叫了。

    薛北羽却脸色大变,朝着前面山谷里狂奔,紧接着就是一声猪嚎般的嘶吼。“我的吞天鳄啊,我的宝贝啊。哪个挨千刀的烤了它啊,缺德啊,缺了大德啊。”

    坏了!其他人急忙更过去,山谷里的画面让他们差点破口大骂,好好地吞天鳄被大卸八块,放在架子上烤了,旁边散落着鳄鱼皮和骨头。有两个架子上的烤肉已经烤的差不多了,成了金黄色,不断有油液滴到火堆里,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薛家其他族人的契约兽都露出贪婪的眼神,想尝尝吞天鳄的味道。

    “这是什么?”一个薛家族人在地上发现了些石头,上面都刻着些字,捡起来一看。

    棒!

    香!

    爽!

    美味!

    好吃!

    众人都被气得胸闷,太可恶了,诚心的?吃完还不够,还得刻下字来刺激?

    凶手肯定认识吞天鳄。

    薛北羽抓狂了:“肯定是秦命!肯定是!除了他,谁敢戏弄薛家!”

    薛婵玉沉着娇颜,检查完吞天鳄的尸体:“血精没了。北羽,你试试看能不能感受到血精的位置。”

    “契约兽死了,主人还能感受到血精?”薛家其他族人诧异,他们都知道吞天鳄体内孕育着血精,但没听说主人能跟血精联系。

    “契约兽死后的一个时辰内,主人是能感受到血精存在的。看样子凶手离开没多久,应该能确定位置。”薛婵玉顺便示意肩上的异兽,如果真的是秦命,或许异兽可以帮的上忙。

    “姐,我要亲手杀了秦命。”薛北羽双眼爬满了血丝,非常肯定是秦命做的。如果是其他人杀了吞天鳄,绝对会想尽办法隐藏痕迹,谁会明目张胆的刻字挑衅?

    “静心!凝神!试着感受血精。”

    薛北羽连连深呼吸,这才恨恨的盘坐在山谷里,努力感受。可是,他心烦意乱,哪能静下心来,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失败,直到薛婵玉抽了他两耳光,这才好歹平静了点。“好像在南边。”

    “有多远?”

    “很模糊,感受不到。”

    “他们应该走不远,我们往南追。”薛婵玉倒是盼着是秦命,趁早解决了他,夺回幼崽和玉龟。这样一来,她就能完成二十岁之前凑足五大契约兽的辉煌壮举,足以在皇朝的新生代里称雄,未来甚至可能超越薛家老祖。

    雨林里某处,秦命站在一座陡峭悬崖的下面,仰望着数百米以上的峭壁,那里正燃烧着汹汹烈焰,烘烤着那片区域的石头,高温扭曲着空间,隐约要把岩石熔化。那是个神奇的鸟巢,由枝杈编制成的,竟然在熊熊烈焰里安然无恙,而且绿意盎然。巢穴里面有几个鸟蛋,吞纳着高温和烈焰的能量,有只神骏的凶禽在里面守着。

    “真掏吗?不合适吧。”秦命盯紧巢穴,金色羽翼已经展开,缓缓摆动,蓄势待发。

    “掏啊!兽潮里的时候没见它们留情啊。赶紧的,等幼崽破壳长大,又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凶禽。”小龟在秦命背上急得团团转,兽卵里面蕴含着庞大的生命元力,也有非常纯净的灵妖血脉,不仅美味更大补。

    不久后,那头凶禽发出声厉啸,威慑着附近林地里的灵妖和禽鸟,不要来这里放肆,否则决不轻饶。它连续啼鸣很多次,这才展翅离开,外出觅食。

    秦命等它飞远,冲天而起,准备掏两个尝尝。

    可是就在这时候,附近林地里竟然也冲起头猛禽,像是道蓝色闪电,以惊人急速冲向巢穴。是只罕见的异兽水灵鸢,振翅疾驰,竟然先于秦命降临到巢穴位置,看样子也已经蛰伏很久了,就等凶禽离开。

    “呔!!贼鸟!留下蛋!”小龟急的尖叫,指着那只水灵鸢嗷嗷威胁:“我的蛋!我的我的,你敢碰老子的蛋,老子上了你!上了你!”

    秦命全速振翅,紧随着杀到,提剑就要阻击水灵鸢,却惊愕的发现水灵鸢背上竟然有个靓丽的白衣女子,站在迷蒙的蓝光里。

    “秦命?”少女诧异的看着秦命,手里已经涌现的寒潮立刻收敛。

    秦命强行收回利剑:“方姑娘?”

    他认识眼前的女子,在王宴上结实的,来自南域,是位强悍宗门的传人。

    “秦公子刚刚喊什么?”

    “呃……”秦命嘴角抽抽,小龟已经装傻了,茫然又纯洁的看着前面,反正死活不开口。

    “秦公子竟然还活着。”

    “怎么讲?”

    “现在外面都在传你和妖儿都死在了兽潮里,有人亲眼看见你被棵树妖杀死了。”

    “我命大,活下来了。”

    “秦公子想要火烈鸟的蛋吗?小女子不争了,告辞。”白衣女子微笑,乘着水灵鸢要离开。她是玄武境六重天,境界比秦命高,真要是硬抢,不一定谁能得到,可她还是挺欣赏秦命的,尤其是兽潮事件里的提前警告,说明此人虽然疯狂,却没有丢失人性,值得结交。

    “等等。”人家都这么大方了,咱爷们总不能厚着脸皮真收了吧。秦命扯着嘴角笑了笑:“还是让给方姑娘吧,我看前面还有,我到那里看看,就先告辞了。”

    说完倒头俯冲,掠过前面云雾,消失在密林里。只听见一声悲痛的呼喊:“蠢!蠢!脸皮厚,吃不够,脸皮薄,吃不着,你让小祖很失望,非常失望。人家姑娘给你个笑脸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白衣少女柳眉微蹙:“他在跟谁说话,自言自语吗?都说他精神不正常,难道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