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83章 血战三十三天
    从当晚开始,秦命对薛婵玉展开了近乎疯狂的追捕。

    薛婵玉虽然感受到了恐惧,却绝没有乱了分寸,且战且退,借助雨林的复杂环境顽强反击,没有辜负其顶级人杰的身份,甚至在逃亡中安抚住了乌金猿恐惧的心情,激起了它的血性。

    修罗殿的少女没有陪秦命多久,在当晚强行夺走神秘异兽后便消失了。

    但对秦命来说已经足够了,薛婵玉身负重伤,七彩幻蝶同样重伤,极大的缩短了秦命跟他们之间境界上的差距,即便是有着恢复状态的乌金猿,也不能对秦命构成实质威胁。机会很难得,秦命决定要彻底解决这个威胁,所以……手段尽施,战力尽显,死死咬住逃亡的薛婵玉,在深邃的雨林里上演一场精彩绝伦的追逐战。

    只是谁都没想到,一场追逐战竟然在不间断地变故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薛家七位族人的接连加入,给秦命造成第一波威胁,引发了薛婵玉的逆袭报复,连续三次把秦命打入绝境。但是在秦命的强势反击下,轰杀了乌金猿,劈杀三位薛家族人。

    秦命重伤消失,却在两天后再次出现,以全盛状态狂战薛家队伍,再杀两人!

    薛婵玉盛怒,极力要跟秦命决一死战,却被其余薛家人拖着强行撤离。

    追踪与恶战再次在森林中激烈上演,不断发生着碰撞,而战斗的惨烈也惊动了附近的新秀们,引来更多地关注,也引来了炎家的队伍,再然后就是北域各王府的队伍,之后还有其他亲善薛家的其他势力的队伍。

    追捕、恶战、反扑、逆袭,各类战斗在雨林深处持续上演,前前后后竟长达三十三天,引起了幻灵法天开启至今最轰动的乱战。

    秦命一己之力,迎战炎家、薛家、北域群雄,及其他部队,期间多达七次重伤,却又在短时间里惊人的恢复,避开追捕的同时,越战越狂。由于战斗的轰动,许多外域队伍悄悄参与,对秦命进行了增援,对中域队伍展开伏杀。甚至在‘单水河’附近借用了水势和灵妖群,爆发了最大规模的全面恶战,近三百位新秀参战。

    局面已经彻底失控!

    秦命不死不休的追逐让薛家和炎家都感受到了恐惧,也吸引了更多来自外域的疯狂分子们,狂热的加入其中。

    三十三天里,秦命亲手斩杀五十六人,另有七十多人死在了外域其他新秀手里,而外域队伍虽然身在暗处,却也付出了近三十人的伤亡。

    秦命的疯魔和强悍震撼了所有人,匪夷所思的恢复能力更是让很多人深深忌惮,这简直就是不死之身。雨林里很快流传起了一个说法,不管是谁根秦命交手,要么有把握杀了他,要么就千万不能招惹。一旦被他逃跑,他会在最短时间里恢复,且展开疯狂报复。

    三十三天后,秦命击溃所有增援薛婵玉的队伍,最终把她堵截在雨林边缘的‘清河口’!

    前前后后的恶战引起的轰动也把上千人引到了清河口附近,共同瞩目这次至关重要的决战。

    虽然说是决战,其实薛婵玉已经是强弩之末,连续的恶战和疯狂已经把这位曾经的皇城传奇折磨的精疲力竭,而神秘异兽的丢失和乌金猿的战死,也等于斩断了他们之间的契约关系,对她的身体造成了强烈的反噬,以她伤痕累累的身体和重伤的七彩幻蝶,已经不足以阻挡秦命。

    千余人云集‘清河口’,亲眼见证‘传奇’的落幕。

    作为中域三大顶级人杰之一,薛婵玉在中域的新生代而言是传奇,更是是遥不可及的女神,甚至被认定是薛家未来的守护着,对于包括‘十八妖孽’在内的新生代而言,她是不可战胜的存在,只能仰望。

    可就在今天,传奇即将落幕,秦命用长达三十三天地疯狂追捕,彻底终结了薛婵玉的所有光环,不管薛婵玉期间组织了几次反扑,也不管秦命是有多少人暗中增援,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薛婵玉用十多年铸造的丰碑,在这三十三天里轰然倒塌,再次成就来来自北域的修罗子的凶名。

    清水河!

    千人云集,共同瞩目。

    秦命斩杀最后两位阻拦的新秀,站到了薛婵玉面前。

    薛婵玉站在他十米外,衣衫破烂,浑身浴血,很多伤口触目惊心,她依旧高傲的抬着头,维护着已经被击垮的高贵。七彩幻蝶作为最后的契约兽,忠实的守护着主人,可它满身光华已经黯淡,舞动的蝶翼上遍布伤痕,看向秦命的目光透着怨恨,更透着股深深地恐惧。

    “给你个体面地死法,自杀吧!”秦命双手握剑,剑气凛冽,像是毒蛇般吞吐着烈芒,全身雷电如潮,赤亮刺眼,双翼更是骄傲的伸展着,金光与雷潮交融,涌动其华丽而霸烈的滔天战威。三十三天的浴血厮杀让他每个细胞都充斥着杀戮,强烈的杀威让前面河口的水流都安静了许多,没有鱼群敢浮出水面。

    薛婵玉浑身剧痛,外伤内伤都很严重,但严重的是她承受的深深地挫败感。她到底败在哪里?为什么会出现现在的局面?她承认秦命武法高明,也承认秦命有着超越境界的超强爆发力,也有着让他更适应战斗的翅膀,可是都不足以造成现在的局面,三十三天,大小上百次恶战,总体来说,她身边的人每次都超过秦命很多,可她真正胜利的次数只有三分之一,且没有一次真的杀死秦命。

    我败了?

    我到底是怎么败得?

    薛婵玉从没有想到过失败和死亡,因为在她高傲的心里那绝不属于她。

    “为什么?”薛婵玉问出了连她自己都恍惚的问题,这跟她极力要保持的高傲完全相反,一句为什么,更像是在承认着失败。

    森林边缘,上千人都蛰伏在树冠里、林地间,有来自中域的人,也有来自外域的人。

    “不能让薛婵玉死在秦命手上!大家准备出手救人!”

    “薛婵玉不仅是薛家的未来,也是中域新生代的代表,不能让她就这么死在幻灵法天。”

    “炎家的队伍都已经放弃了,我们有必要出手吗?就用薛婵玉的死给我们所有中域新秀敲个警钟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确实小觑天下人了。”

    “外域的人不会坐视我们营救薛婵玉的。这些天里,他们越来越不避讳对秦命的增援,摆明了要协助秦命给我们中域一次打击。”

    “怕什么,就是干!大不了来一场混战!我倒想看看哪边死的更多!”

    “秦命果真是个战斗狂人,这三十三天里杀的真够疯魔的,他就不怕事后薛家人对他报复?”

    “你忘了幻灵法天的规矩?这里发生的恩怨,决不能带到外面,这是皇室每届都会重申的法则。”

    “话虽这样说,表面不能做什么,暗地里不会善罢甘休的。”

    很多中域的新秀们跃跃欲试,说话都是咬牙切齿,透着不甘和愤怒。

    外域的人也在严肃的戒备着,中域真要是敢插手,他们绝不会坐视不理。这里是幻灵法天,不是皇城,谁怕谁?

    但就在混战一触即发的时候,密林深处却缓缓走出个男人,低沉的虎啸、威严的战威,让那片林地陷入了深深地安静。

    唐天阙骑着黑冥血炼虎来到了清河口,身后的密林里还有十多头猛虎隐现踪迹,都是皇家派来的死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