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84章 利益决定生死
    唐天阙的出现让清河口的气氛变得很微妙,中域的新秀们燃起希望,外域的人们则皱起眉头。

    不用多想,唐天阙肯定是来搅局的。

    “薛婵玉,认输吧,你已经败了,败得很彻底。”唐天阙骑着黑冥血炼虎来到了秦命和薛婵玉附近,三人呈三角方阵对峙着。黑冥血炼虎的目光从走出雨林那一刻就落在秦命身上,那股沸腾的杀气激起了它体内的战意,浑身毛发缓缓倒竖,尖锐的利爪扣紧泥泞的地面。

    唐天阙在听到秦命与薛婵玉混战的消息的时候,并没有怎么理会,可没想到事情最终会演变成这种局面,也再次挑起了中域与外域间的仇视情绪。

    唐天阙从不相信秦命能威胁到薛婵玉,纵使凭借一时的热血和激情,甚至是伎俩,只能是能让薛婵玉丢了面子,可真要是开始真刀真枪的恶战,薛婵玉绝对能控制秦命。

    唐天阙更不相信秦命有胆魄正面挑战薛婵玉,至少前期不可能,最可能是在幻灵法天即将结束的时候。

    但局势的演变超过了他的预期,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行动,增援薛婵玉。但还是来晚了,薛婵玉败了,连带着折损了上百位中域精英。作为个武者,他信奉成王败寇,败了就该任凭处置,该杀当杀,想杀当杀,薛婵玉同样不例外。但是作为皇子,他不能让薛婵玉死在幻灵法天,有义务施以援手。

    无论是薛婵玉还是温天城,亦或是其他人杰,都是皇朝未来的希望,各个家族的中流砥柱,对皇朝而言意义重大。各家族都传承千年,代代都有精英出现,但是像薛婵玉这样的奇才,不是随便就能出现的,能保则保,不惜代价。

    薛婵玉微微蹙眉,不满唐天阙的语气,却没有反驳。唐天阙说的话虽然刺耳,不留情面,可话里的意思其实是要以退为进,要替她恕命了。所以她用沉默来‘默认’着失败,回应着唐天阙的出现,而没有出言顶撞,没有强作高傲。

    “殿下,非要插手吗?”秦命战意汹涌燃烧,锁定着前面的薛婵玉。他没有看唐天阙,声音也没有任何情感。

    “你已经败了她,没必要赶尽杀绝。今天到此为止吧,我来做保,你和薛家、炎家、以及北域诸王府的恩怨,都可以从今天起一笔勾销。”唐天阙为了保住薛婵玉,可以算是破天荒的拉下颜面来求情了。

    “你能做保?”

    “我能作保!”

    “有些事情可以改变,但永远改变不了的复仇的心!我今天饶了薛婵玉,就等于放虎归山。我今天放了薛婵玉,给了你颜面,就等于拿我亲人的安危在开玩笑。很抱歉,我不能!”秦命断然拒绝,让唐天阙眸光微凝,也让远处的人们微微哗然,连霸王霸王殿下的颜面也不给?

    好样的!是我们认识的秦命!外域的人则纷纷激动,很多少女异彩连连。

    薛婵玉沉默,甚至是冷漠,坐等唐天阙的谈判。以她对唐天阙的理解,凡事既然出手了,就必须要个结果。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你虽然杀了很多人,但那些人对于他们的家族而言都算不得什么。天才代代都有,强弱有别而已,那些人算得上优秀,却不足以让各家族不顾利益而复仇,包括薛北羽。个人恩怨可以用杀戮解决,但家族利益却可以用谈判来调整。我今天既然表态,就有把握说服他们,用足够的利益压下各世族对你的复仇,前提是你能放了薛婵玉。”

    唐天阙稍稍放低了声音,这些话不能让其他人听到。

    “他们家族会罢休,薛婵玉绝不罢休,她终究是个祸患。”

    “你能败她一次,就能败她第二次,有这样一个对手未尝不是个激励。”

    “看来你是保定她了?”

    “刚柔并济,方为生存之道。”唐天阙很欣赏秦命,以前是,今天更是,他尽量用缓和的语气来说服秦命,不至于闹得太僵。

    “如果今天局面倒转,我处在薛婵玉的位置,你会出来求情?”秦命语气突然凌厉,她不能死?我就能随便被杀?!

    “处在皇室方面考虑,在确定好针对北域的态度之前,你同样不能死。”唐天阙言语里委婉的提醒着,考虑你的雷霆古城吧,如果你真杀了薛婵玉,薛家绝不会善罢甘休,如果联合其他家族集体鼓动皇室,很可能会真的改变皇室对北域的态度,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

    秦命深深吸气,终于散开了汹涌的杀气,也散开了满身的雷电。

    雨林边缘的新秀们非常意外,咦?结束了?唐天阙竟然真的改变了秦命的态度?他都跟秦命说了些什么?

    秦命虽然散开了杀气和雷电,可手里的剑没有收回,还是在锁定着薛婵玉,冷冽的目光也在盯着她的眼睛。

    “殿下,我三十三天的努力,就这么白费了?”

    “该展现的你已经展现了,证明了你要证明的,薛婵玉也已经认败服输,这不是白费,是最好的结果。”

    秦命没再说话,收起双剑,冲向高空,消失在了密林里。

    薛婵玉终于松口气,但表面上依旧清高冷傲。

    “到此为止了,不要再招惹秦命。”唐天阙看着秦命离开的方向,微微凝了凝眉头。

    “我知道该怎么做。”薛婵玉没有道谢,唐天阙的出现有些意外,但也是在情理之中。正像他说的那样,家族代代都有天才,牺牲几个无所谓,只要利益足够,都可以调整。可是天才到她这种程度,就是家族的宝贝了,更是皇朝的资源,唐天阙再不愿意都得出面。所以,她没必要道谢,这是唐天阙作为皇子应该做的。

    “他给你们薛家造成的损失,皇室会有弥补。”

    “呵呵,秦命真有那么重要?值得皇室为他做弥补。”

    “好自为之。”唐天阙没有跟她纠缠,骑着黑冥血炼虎离开清河口,回到了雨林里。

    薛婵玉望着秦命离开的方向,眼底泛着彻骨的寒意。薛家可能不再报仇,但我的仇不会不报,秦命,约定继续,我们不死不休!

    唐天阙回到雨林里,分散的死士队伍聚到他周围。

    公主唐玉真骑着黑冥血炼虎,绣眉维扬:“秦命真饶了薛婵玉?皇兄你跟她说了什么?”

    生死追捕三十三天,秦命虽然战功赫赫,也多次重创,而且双方死伤无数,梁子已经结深了,不可能再有缓和机会。换成其他人,或许能被唐天阙的王威所慑,选择退避,但能做出疯狂追捕三十三天不死不休的秦命,岂会因为唐天阙的干预而轻易放弃?就算真的放弃,也不会这么简单。

    除非……

    “她活不过今晚。”唐天阙心里暗叹,他很希望薛婵玉能在最后说句话,哪怕是张嘴表个态,服个软,或许有机会改变秦命的态度,可是很遗憾,她没有。仅此一项,秦命绝对不会放过她。

    “我们要阻止吗?”

    “我们做了该做的,还不够吗?走吧,过了清河口,前面就是禁区了。”让世人知道他唐天阙出面了,也劝退了秦命,这就足够了,薛家和皇室那里都有交代。唐天阙不希望薛婵玉死,但是她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自己了。

    唐玉真美眸流转,忽然道:“不再找找我姐姐吗?她已经跟我们走散三十多天了。”

    “她身边有五个侍卫,不会有危险。她也会去禁区,说不定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不行,我得留下等她。”

    唐天阙深深看了眼皇妹唐玉真,但没有多说什么,带着队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