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90章 委屈
    “你醒了?自言自语嘀咕什么呢?”唐玉真这三天里也在冥想修炼,安排黑冥血炼虎警惕外面、警惕秦命,免得他做什么坏事。

    秦命起身活动了下身体:“我出去弄点吃的,你想吃什么?”

    “我这里有灵果。”

    “我吃肉。”

    “生吃啊。”

    “有种东西叫火!能烤!能炖!对了,你带锅来了吗?”

    “什么锅?”

    “炖肉的锅。”

    “没有!”

    “你们皇室出行,不都带点生活用品什么的吗?我借用一下,用完还你。”

    “我说没有!”唐玉真气得不轻,哪家公主出行带着锅碗瓢盆啊?

    “没有就没有,喊那么大声干什么。”秦命走出了峡谷。

    “你真要肉?”

    “你不吃,我吃。”

    “没风度,不懂顺从女孩子吗?”唐玉真嘀咕两声,忽然想替姐姐叫苦,姐姐清高冷傲,又尊贵优雅,生活非常精致细腻,讲究着质量,如果真跟秦命结合了,简直就是公主跟野兽,怎么生活,她不得发疯了?真亏皇兄能想的出来。不行,我得想办法把婚事从秦命这里截断。

    秦命离开了很长时间都没回来,从清晨直到正午,正当唐玉真怀疑秦命是不是趁机离开的时候,他才从满身是血的回到峡谷。

    “你干什么去了?这么久!”唐玉真惊讶的看着秦命,受伤了?

    “好猎物需要耐心找。”秦命拖进了头雄狮般巨硕的猛禽,往峡谷里一扔,刺啦撕开破烂的衣服,露出精壮健硕的肌肉。

    “你……”唐玉真俏脸羞红,赶紧转过身去。

    秦命清理下身子,换了件干净衣服,蹲到溪水边撸起袖子开始清理猛禽。

    “铁羽狮鹫?”唐玉真呀了声,这是种罕见又珍贵的灵妖,成年期可以展翅三四十米,能撕裂山岳,牵引雷电,灵妖图鉴里把它归结到极度危险的行列,连地武境的武者都不敢轻易挑战它。秦命抓到的这头虽然是幼年期,但应该也会很凶残。

    “识货!要不要来点?”秦命清理着狮鹫铁叶般的羽毛,心情很不错。足足找了俩时辰才找到这么个宝贝,还没成长起来,但血脉纯正,浑身都是宝。

    “我不吃肉。”唐玉真自幼在皇宫长大,锦衣玉食,优雅高贵,即便是外出历练也会保持着仪态,倒不是娇作,而是习惯成自然。她可不想在个陌生男人面前吃肉喝汤,做那种有失形象的事情。

    “来颗蛋?”秦命从扳指里招出三颗紫色的蛋,西瓜那么大。“鳄鱼蛋!”

    “不吃!”唐玉真羞恼,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不知道女孩子顾及形象吗?

    秦命不管她了,点燃三堆篝火,依次撑起木架,先烤狮鹫,再烤蛋,他要美美的吃上一顿。

    小龟着急的来回走着,饿了饿了,我要吃!我要吃!

    “来点灵参什么的。”秦命从小龟那里要了点灵粹,塞到肉里一起烤,味道更好,能量更足。

    “你为什么养只王八?”

    “特殊癖好,有意见?”

    我们简直没有共同语言!唐玉真悄悄观察着秦命,经过三天的‘沉淀’,已经没有之前那种杀气腾腾的狠劲,青春俊朗,模样还挺耐看,面目线条透着坚毅,举止干练,丝毫不拖泥带水,而且双眼明亮又澄澈,没有了诡异的血气。虽然看起来像是个正常男人了,可是说话做事为什么总带着股匪气呢?其他人碰到美女恨不得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全展现出来,他倒好,好像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女人,更别提公主了。

    “问你啊,你猜皇室会怎么处理北域?”

    “我还是个孩子,哪能猜到皇室那群老狐狸的想法。一个个鬼精鬼精的,头发丝都是空的,吃人不吐骨头的。”

    “喂!我这个公主还在这呢,你说话注意点。”

    “他们老谋深算,运筹帷幄,这样就好听了?”

    唐玉真很无语,从小到大谁敢这么跟她说过话。“我问你自己的想法,闲着无聊,说说呗,是战是和?”

    “和!”

    “这么干脆?为什么。”

    “战争代价太大,不到万一不得以,皇室没有理由开战,而且最后付出巨大的代价得到个破烂不堪的北域,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正常情况下呢,肯定是要和平相处,但就怕你们皇室有更阴毒的计划,又或是哪些家族挑拨离间,再或者是你们皇室有意用北域战争来达到另外的目的等等。”

    秦命翻弄着三个烤架上的烤肉,很随意的说着。

    唐玉真稍稍惊讶,这番话竟然是从秦命嘴里说出来的?虽然听起来有点刺耳,不顾及皇室威仪,可话粗理不粗,看的还算透彻。

    “如果是和,你猜皇室会用什么办法来维系双方的关系。”

    “那就说不准了,方法有很多,瞎猜没意思,懒得猜了。”

    唐玉真犹豫了下,问道:“如果是联姻,你会同意吗?”

    秦命忽然转头,眉头大皱:“联姻?”

    “是啊。”

    “跟你??”

    秦命直愣愣盯着唐玉真,我就说嘛,这女人怎么冷不丁的跑我这里来了,原来是皇室有意联姻,而且还是这位玉真公主?她自己跑过来是要观察我?

    公主?联姻?

    就是她?!

    我了个大……的!

    “喂!!你这副厌恶的表情是什么个意思??”唐玉真感觉再次被羞辱了,要不是素养好,恨不得上去挠他两下。堂堂皇室公主屈身下嫁,你竟然好像很不乐意?气死我了!!

    “你刚刚在开玩笑,还是……”秦命眉头皱的更紧了,联姻?他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厌烦。倒不是厌烦这个女人,而是厌烦这件事。小时候的父母非常恩爱,他耳濡目染,潜意识里对婚姻非常认真,虽然现在还没真的想过那么远的事情。可是冷不丁让他更个陌生的女人成亲?还是因为利益牵连?不可接受!

    “玩笑!!行了吧?”

    还好,还好!秦命呼出口气,顺便提醒:“一定要告诉你们皇室的长辈们,有事说事,有条件谈条件,别妄图扔个女人就控制我。”

    唐玉真已经气到没力气再生气了。堂堂公主下嫁,又是艳冠皇城的绝色丽人,其他人求之不得的‘皇恩浩荡’,到你这里竟然成了‘惊吓’?那副紧张又激动地样子让唐玉真忽然有些委屈,什么时候皇家公主这么遭人嫌了?

    “喂!!”唐玉真安静了很久忽然喊了他一声。

    “我有名字,姓秦,名命。还有,联姻的事情连想都别想,提都别提,我是绝不会答应的。”

    唐玉真本来应该很高兴地,毕竟刚刚已经决定要阻止姐姐跟秦命联姻,让秦命向皇室拒绝,可不知为什么,心里又气又恼,郁闷更委屈:“你跟妖儿是什么关系?听说你们青云宗还有个跟你要好的女人,叫玥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