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04章 拉轰的男人
    正午,烈阳当空,很多人分散到附近,摘来灵果、猎来野味,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吃着。可不久后有人敏感的发现,附近的灵妖数量在明显的增加,好像还来了几只罕见而强悍的灵妖,正在向着黑铁禁区靠近。

    “难道……血人要出来了?”人群立刻轰动,全部往禁区聚集。

    灵妖们对能量的感受远远超过人类,它们在附近生存了这么久,或许更清楚黑铁禁区的变化。既然它们开始聚集,说明黑铁禁区要有变故了。

    “动了!他动了!”禁区外,有人指着里面的血人高呼。

    禁区深处,黑砂漫天,狂风呼啸,遮天蔽日,严重影响着视线,可是还是隐约能看到那个浑身是血的人正在艰难的站起来,密集的黑砂混乱的打击,像是瓢泼的暴雨冲击着他,他身体剧烈的颤抖,在黑砂狂风中摇摇欲坠,连续十多次都重重的跪爬在地上,人们隔着禁区都感受到他的艰难。

    “哇啊啊!”

    那人最终站稳,扬天嘶啸,声音沙哑而雄浑,透着无尽的霸气与倔强,恍惚间,整片禁区都在颤抖,沙尘越来越剧烈,充斥整片空间,也淹没了那个人的身影。

    “人呢?”

    “死了?被灭了?”

    “功亏一篑吗?”

    “哪去了?别告诉我真死了。他奶奶个腿儿啊,我都等了八天了。”

    正当人们紧张的张望寻找的时候,禁区里忽然出现大量的白骨,它们仿佛突然苏醒般,挣扎着爬出沙尘,白涔涔的非常骇人,扬天咆哮,模样狰狞又邪恶,每只白骨骨架都缠着层层沙尘,像是铠甲、像是血肉,它们成群的出现,密密麻麻遍布禁区。里面有人类的骸骨,更有可怕的妖兽骸骨,有些甚至特别巨大,越来越多,越来越混乱,天地间的沙尘也都沸腾了,狂啸的风吼声与骨架们的嘶吼声挤满了禁区空间,它们仿佛都要冲出来。

    禁区外面的人们骇然色变,暗暗吸气,不断的往后退。

    “白骨?当年死去的强者的骸骨?”

    “还有这些年里闯入的皇朝新秀。”

    “也有闯进去的灵妖们。”

    “它们都变成了枯骨?”

    “出什么事了?从没听说会有这样的场面。”

    人群惊骇,有些少女尖叫着逃离,受不住里面狂躁的场面和刺耳的声潮。

    秦命眉头大皱,这白骨的数量太惊人了,千百年来的积累?它们一直在沙尘下面掩埋着吗。

    “我滴个小祖宗,白骨联欢会啊。”小龟眨巴着眼睛,也被惊动了。

    突然……

    禁区的轰动戛然而止,恢复了平静,沙尘没了,枯骨消失了,连风都停了,禁区还在那里,可是只剩下黑漆漆的沙土地,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静!静的诡异,让人很不适应。

    仿佛刚才发生的事情是幻境。

    所有逃窜的人们都停在路上,惊愕的回头,惊魂难定,呼吸都不顺畅。

    “出来了!他出来了!”有人惊呼,指着禁区外面,一个雄壮伟岸的男人昂首挺胸的站在矮山上,扛着沉重的巨斧,披着厚厚的铠甲,铠甲漆黑油亮,紧贴在他夸张的肌肉上,衬托出完美的轮廓,威武霸气,身后甚至还飞扬着黑色大氅,猎猎呼啸着。但是仔细一看,那根本不是铠甲和大氅,而是黑砂凝聚成的实体,还有许多沙尘在他周围飘扬。

    他出来了!

    他征服了黑铁禁区,活着回来了!

    人们惊呼,都被这拉轰霸气的场面镇住了。

    可是……

    那雄壮的男人虽然保持的姿式很唬人,眼神却有点恍惚,脸色也非常苍白,像是受到了惊吓,又或是还没有完全从沉寂中恢复。虽然昂首挺胸的站着,瞳孔却没有焦距,脸上的表情也不自然。

    秦命一瞪眼,差点爆出粗口,马大猛?怎么是他!

    凡心吃惊的捂住小嘴,这拉轰的男人真是马大猛!他没死!坚持下来的男人竟然是他!

    “这不是那个马大猛吗?”

    “他好像……”

    “好像没有完全苏醒?”

    “不会故意的吧?这傻大个有点浑。”

    “他没苏醒,他应该还在接受着什么讯息,或是……传承?”

    人们悄声议论,惊疑难定,有人试探着要上去,可刚刚黑铁禁区的场面太吓人了,心有余悸,不敢盲目冲过去。

    “啾!!”一只猛禽突然从高空俯冲,展翅十多米,卷起烈烈狂风,轰鸣高空,它粗壮的利爪磨盘那么大,烈阳下寒光森森,朝着马大猛的脑袋扣了下去。

    “大猛,醒醒!”凡心惊叫,提着剑要杀过去。

    旁边却突然冲出三个人,拦着她狞笑道:“小姑娘,别惹麻烦,先让那傻鸟试试他。”

    “你们……混蛋!!”

    “嘿嘿,想不想试试更混蛋的?”三人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凡心玲珑有致的身体。

    所有人都紧张的绷紧身体,跃跃欲试,眼底涌现着狂热,把那头猛禽当成了牺牲品,如果马大猛能反击,看看他反击威力如何,如果不能反击,说明真的还没清醒,那就没什么顾虑了,准备开抢啦。

    气氛紧张、压抑、更有着爆发前的寂静。

    呼呼……

    猛禽从天而降,洒落大片的黑影,烈烈狂风吹卷起地面的沙尘和碎石,它的利爪狠狠扣向了马大猛的肩膀,这一刻也有点犹豫,也有点紧张,可是凶性和贪婪压过了畏惧,最终还是扣了上去。

    锵!!

    利爪扣在黑砂铠甲上,发出金属般的铮鸣,擦出零星的火星,狠狠地扣住了肩膀。

    马大猛恍惚安静,没有反应。

    猛禽眼底凶芒乍现,双翼猛地扇动,冲天而起。

    “没醒!没反击!”

    “哈哈,杀啊!”

    人群集体暴动,欢呼着,激动着,四面八方冲向了山丘。

    然而……

    噗!一道精芒凭空乍现,刹那间洞穿了猛禽的脑袋,猛禽一僵,还没完全飞起的身体当即失去了力气。紧接着,有三头赤亮的‘灵禽’漫天飞舞,华丽振翅,卷来汹涌的剑潮,横扫长空,瞬间淹没了猛禽。

    血雨漫天,羽毛飘飞。

    猛禽活生生碾成了碎片,被强劲的冲击力打向了远处。

    马大猛重重的落在地上,由于非常沉重,半条腿都杵进了泥土里,但还是保持着拉轰的姿式,眼神茫然,没有苏醒。

    是谁?

    众人大惊,连忙停在半路上。

    “各位朋友,不怎么道义吧?”秦命舞动金色羽翼,落到了马大猛前面,轻呵呵的笑了声,剑指全场,杀机毕现。“有本事自己进去闯一闯,抢别人辛苦得到的东西算个什么事?又算个什么人?”

    “秦命?”

    金色羽翼是秦命的标志,错不了了!

    不是传言他死了吗?

    怎么又活了!

    之前到处宣传的那位阴寒少年,眼角抽了抽,不对啊,明明说是死了的,连叶江离都被轰成渣了,他怎么安然无恙的出现了。

    “哈!!”凡心激动地跳了起来,秦命,是秦命,就知道这小子命硬,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