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24章 耳光响亮
    满天的云霞照耀着起伏的山林,洒下层层霞辉,树木和青苔都染上了火红的色彩,林地里很安静,连守护在这里的几位皇家的强者也自觉地退到了远处。

    “那个女人是谁?”秦命跟过来,随手摘了根枯枝,在手里转着。

    “你不认识了?”

    “我应该认识吗,她看起来跟你很像。”

    唐玉霜转头淡淡的看了眼秦命,又往远处走了几步。

    “怎么突然陌生了?在沼泽里是你突然抱的我,我没故意占你便宜啊,不至于就这么生气了吧?”秦命跟着走了几步,奇怪道:“别不说话啊,叫我来什么事?我不想再被人误会了。”

    “抱都抱了,清白没了,还讲什么误会。”唐玉霜背对着秦命,声音清灵悦耳,却有着淡淡的傲气与冰冷,仿佛无形中推开了两人的距离,而且要保持住距离。

    “怎么还清白没了?当时情况危险,我是忙着救人,也是在救你,虽然稍微有那么点肢体接触,但也是在情理范围之内的,可以接受的。”秦命着急又郁闷,这唐玉真要搞什么,难不成真要赖上我了?

    “公主代表的是皇家形象,出阁前当守身如玉,洁身自好,不得与任何男人有肢体接触。当众搂抱,成何体统?传将出去,以讹传讹,谈什么清白。”唐玉霜言语犀利,忽高忽低,却越来越冷,竟有股莫名的威严。

    秦命微微张嘴,这唐玉真怎么了?“你今天吃错药了?我好好地救人,怎么还稀里糊涂把你清白弄没了?”

    “放肆!”唐玉霜豁然转身,柳眉微聚,不怒自威。“你以为你是谁?在皇朝的疆域里,你就是皇朝的臣民!”

    秦命面色微沉,突然一把扯下唐玉霜的面纱:“少特么跟我来这套!装什么装,摆什么架子?有话好好说,有事慢慢谈。不就是抱了一下吗,是你情不自禁,又不是我强拉硬拽。你到底想怎么样?说清楚。”

    唐玉霜下意识要抓面纱,却被秦命攥在手里,她眼神骤冷,愤然怒视秦命。面纱是皇家历代公主的‘贞节纱’,离开皇宫或是见到皇宫外的男人,都必须遮住容颜,维护自己的尊贵与圣洁,从小到大,她从没有在外面男人面前坦露过容颜,今天竟然……竟然被一把撕下来了?她视为‘贞节纱’的面纱,只能未来丈夫在洞房之夜摘下的面纱,就这么……在这种糟糕的场合被粗鲁的撕下来了?

    我装?我摆架子?

    唐玉霜恼怒,甩手一巴掌抽向了秦命。“混蛋!”

    秦命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举在半空:“没完没了了?你到底想怎么样,简直莫名其妙。”

    “放手!”唐玉霜高声冷叱,冰冷的目光晃动着点点晶莹。

    “别特么装了。”秦命恼火,扯住唐玉霜娇嫩的手腕,甩到了旁边老树上,他迎面靠近几步,几乎要贴近唐玉霜的身体,眼神犀利的盯着她:“你该不会是想违背约定吧?我说的很清楚,我不同意联姻!少在我身上用手段。”

    唐玉霜立刻绷紧,用力靠着树木,避着秦命的身体,但冰冷的目光直直的盯着秦命的眼睛:“野蛮!粗俗!无耻!混蛋!我对你的评价没有错,再强的实力也掩盖不住你糟糕的秉性。”

    这女人哪根筋搭错了?怎么突然间完全变了个人?秦命忽然感觉奇怪,哪里不对劲儿,下意识的问道:“你是谁?”

    唐玉霜用力挣脱,甩手抽在了秦命脸上。

    啪的声脆响,回荡在稀松的树林里,娇嫩的玉手在秦命脸上留下个清晰地血印。

    “你不是唐玉真?”秦命怔怔看着她。

    啪!!唐玉霜甩手又是一巴掌,愤愤的怒视着秦命。“谁说我是唐玉真?”

    秦命微微张嘴:“真不是?”

    唐玉霜呼吸粗重,剧烈起伏,啪,又是一巴掌甩在秦命脸上。“我是她姐姐,唐玉霜!”

    “她还有姐姐?”

    她越想越恼,越想越怒,扬手又要抽秦命。

    “够了!”秦命一把掐住,眉头拧得像是个疙瘩,上上下下打量着唐玉霜,再仔细打量她的脸:“耍我呢?你就是唐玉真!”

    “没听过皇室的孪生公主?”唐玉霜用力甩开秦命的手,愤然离开。

    “孪生?”秦命原地站了会儿,快步跟回去。

    唐玉真越等越着急,生怕他们两个出什么事,姐姐跟秦命的性格完全是两种极端的类型,万一有什么言语不和,姐姐耍皇威,秦命再对抗,岂不是要变成针尖对麦芒了?她起身就要去找他们,结果没走几步就看到唐玉霜回来了,虽然遮着面纱,走路神态什么的也没什么异常,可她还是能感受到姐姐的愤怒,冷冰冰的眼睛里好像还有些泪花。

    “姐姐,你没事吧?”唐玉真快步迎过去。

    唐玉霜什么都没说,表面上像是什么都没发生,回到原来的地方,冥想静坐,平复着恼怒又波澜的心境。

    秦命拧着眉回来,众人的脸色顿时古怪了。

    三个清晰地手印交错着印在脸上,别人是血红色的,他是淡金色的。

    这特么是挨抽了啊?

    他冒犯玉霜公主了?

    秦命都忘了脸上手印了,一边往回走一边盯着唐玉真和唐玉霜看,孪生?真的假的?唐玉真虽然看起来很高贵秀雅,其实有点小娇蛮,会不会是在故意耍我?

    “你把人家公主怎么了?”凡心扯了扯秦命衣角,才把他拉回神。

    秦命低声问道:“皇家有孪生公主?”

    “唐玉真、唐玉霜,孪生公主,除了气质有点差别,样貌一模一样。”

    秦命错愕的看着她:“真的假的?”

    “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秦命又看向凌雪,凌雪只是淡淡一个眼神,但明显是在说,我知道。

    连马大猛都奇怪的看着他,好像也是知道这件事。

    “你们都知道?怎么没人告诉我?”

    “你也没问啊。”

    凡心忽然来精神了,跳到他身边追问:“你该不会是把唐玉霜当成唐玉真,在树林里要非礼人家吧?”

    “一边玩去!”秦命正闹心呢。

    “外面可都传你跟唐玉真那啥了,我起初还不信,可沼泽里人家直接扑到你怀里,又是抱又是哭的,你俩肯定有问题。行啊你,秦命,够博爱的。人家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是连盆里还没下锅的都不放过啊。”

    “丫头片子懂什么。”秦命郁闷,这事闹得,确实粗鲁了。他抿了抿嘴唇,抓了抓头,轻咳几声,走向了唐玉真和唐玉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