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28章 玄武七重天
    他们起初还不信,银皇天隼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就算真的是,也不可能是纯血的。要知道纯血生灵非常罕见,无论是诞生的,还是后期锤炼的,都是凤毛麟角,堪称灵妖世界里的王族贵族之类,而且成熟之后都会称王称霸的。

    可是,当秦命他们烤熟烤焦,分给他们后,每个人都激动了。

    一口嫩肉下去,浑身腾地窜起股热浪,好像血液都沸腾了,不得不坐下来炼化。

    “真是纯血的银皇天隼?你们真舍得杀啊,留着培养多好。”

    “别人弄个纯血生灵都当宝贝供着,你们直接杀了吃肉。”

    “太暴殄天物了,这种宝贝怎么能烤着吃呢?”

    “得架锅炖才正宗啊,吃完肉再喝汤!”

    “来点生肉,我先尝尝。”

    皇家的精英们都激动了,顾不得巡逻境界,上百人呼啦圈围过来了。

    “来来来,谁都有份。”马大猛豪爽的分着烤肉,自己提着鲜红的内脏,大口大口的撕咬着,他发现生吃比烤熟更美味更能保留能量。

    “我这里有壶酒。”

    “把灵果拿出来,搭配着吃。”

    皇家的精英们纷纷贡献出自己的美酒和灵果。

    纯血的银皇天隼,堪比珍贵的宝药,以他们的身份都难得一见,更别说直接杀了吃了。秦命他们都够义气的分享,他们都激动地拿出自己的宝贝。

    原本压抑的气氛立刻火热了,喝酒吃肉,好不畅快。【零↑九△小↓說△網】

    连小龟都从龟壳里出来,狼吞虎咽的吃着。

    “公主,来一块?”秦命提着块烤肉,到两位公主面前转了圈。

    唐玉霜和唐玉真都有些犹豫,如果是普通烤肉,她们绝不会碰,太有损形象了,可这是纯血的银皇天隼,太珍贵了。

    “玉霜公主不吃,玉真,你来点。”秦命没等她们开口,直接放到唐玉真面前一块,转身就走了。

    唐玉真哭笑不得,唐玉霜的脸当场就沉了。

    “姐姐,吃点?”唐玉真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不吃!”唐玉霜转身背对着他们,气的够呛。

    千米外的高山上,青妖族的少主还在耐心的等着银皇天隼的行动。可是等了半天,天都黑了,也没见它再出来,反倒是皇家的队伍那里热火朝天,热热闹闹,像是在进行篝火晚宴。

    他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派两位族人过去探查。

    不久后,消息传回来了:“他们抓住了银皇天隼,烤了!”

    “烤了??”

    “额……听议论的声音……好像是……烤了……”

    “发生什么事了?谁把它抓住了?”

    “这……属下不知……”两位族人跪在地上,诚惶诚恐。

    青妖族的少年努力控制了很一会儿才把怒火压住,可眼神更冷了。【零↑九△小↓說△網】银皇天隼是绝世罕见的珍贵灵妖,淬炼到纯血更是耗费了族里大量的珍宝,甚至不惜引出了封天邪龙柱里的部分能量,好不容易培养到现在,一转眼成烤肉了?

    他不相信这是事实,以银皇天隼的速度,就算是碰到特别强悍的灵妖都能脱身,怎么可能不明不白的死了?

    “可恶的秦命!我要折磨的你生不如死!”少年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黑凤吞了银皇天隼纯正的血精,没多久就感觉浑身的精气开始燃烧。这是自从五年前得到八宝琉璃宗的重宝后再一次出现‘血脉燃烧’的奇妙感觉,它立刻开始闭关,抓紧炼化,保住这场珍贵的机会。

    在其他人都惊叹黑凤的机缘,羡慕它可能要突破的时候,忽然注意到秦命竟然也在盘坐冥想,全身涌现出激烈的雷电,金色羽翼都自发的展开,散落绚丽的金色光芒。黑暗里,雷电和金光正像辉映,在全身绽放着,把秦命烘托得英俊神武。

    “他在干什么?”

    “要突破了?破入七重天?”

    “不可能,他晋入六重天才多长时间,这应该是特殊的修炼方式吧。”

    “我也想要双翅膀。”

    “忘了幻灵法天的禁制了?通过的条件是六重天以下,他就算有机会突破也要强行压着,除非想永远留在这里。”

    很多人都在围观,但都不敢靠的太近,强劲的雷威让他们都感受到了压迫感。

    秦命在做什么?突破!

    在得到太公雷煌的‘雷云’那天,其实就有机会连跨两重天晋入七重天,只是考虑到幻灵法天的禁制,强行压下了。现在受到银皇天隼血脉的冲击,境界压不住了,而且现在不需要再压制了,幻灵法天都可能存在不了多久,谈什么禁制。

    只是时间紧迫,他没机会尝试参悟大衍剑典第五式。

    先把境界冲起来也不错。

    深夜,乌云滚滚,遮住了满天的星辰。

    秦命体内的雷蟾再次引动天势,笼罩着十余里的山林,电闪雷鸣,惊醒了沉睡的夜晚,很多不明情况的新秀队伍都纷纷仰望天空,暗暗警惕着。

    皇家队伍们却满脸苦笑,真突破了啊?可是这天威是怎么回事?没听说玄武境的突破还能引起雷电。

    “他是怎么做到的?我也吃了银皇天隼的肉啊,也吃了不少啊,怎么没突破?”凡心挺郁闷的,回想当年的八宗茶会,她跟秦命境界相同,相处起来毫无压力,可两年下来,秦命竟然冲天炮般的接连突破,把她远远甩在了身后。

    唐玉霜眼神微微复杂,七重天?他要超越唐天阙了吗?秦命来到皇城的时候才是玄武境四重天,前后四个月不到,竟然晋入七重天了?虽然说幻灵法天遍地机缘,可能会催生各种不可思议的变化,可是秦命的这次突破会不会太轻松了?

    唐玉霜从心里看不上秦命,粗鲁、野蛮、杀伐过度,还有些傲慢,如果不是考虑到皇家的利益,她是绝对不会接受婚约的。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秦命确实有过人之处,有股皇城子弟都没有的不要命的冲劲,这是个纯粹为了练武而练武的人,因为纯粹所以无所畏惧,因为纯粹所以坚定。

    “姐姐,其实他很优秀。”唐玉真轻声低语。

    “天赋优秀,并不等于品行优秀。他野蛮好战,不甘寂寞,注定了他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二十岁之前就已经这样,二十岁之后那还了得?”唐玉霜眼神里的那份复杂骤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威仪。

    “他品行其实不错,我跟他相处了那些天,他其实是那种面冷心热的人。可能是青云宗的仆役生活给他留下了阴影,他在待人处事都带着警惕和下意识的戒备,对待那些要伤害他的人,他都会当成敌人,手段残忍更像是在自我保护。对待那些向他表达善意的人,他都会会以礼貌友善,我相信他心里是期待能与人为善的。”唐玉真轻轻地说着,静静地看着远处的秦命。

    唐玉霜淡淡看了眼唐玉真:“怎么?动情了?”

    “没有,我没有,我怎么会呢。”唐玉真一慌,语气稍微磕绊。

    “没有最好,记住你的身份,记住你的使命。皇家公主不管身在皇宫还是远嫁他乡,都要心系皇室,一切以皇室利益为重,不能有个人情感掺杂。”

    唐玉真神色一暗。“我记得,一直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