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37章 暗夜行走
    一个时辰后,阴阳绣顺利完成,期间有巡逻队伍经过附近,被仰元狩巧妙地打发掉。岛上巡逻队伍虽然非常多,可警惕性实在是弱了些,他们潜意识里根本不认为有谁会闯进岛屿,又或是谁能从仙藤园里逃出来。

    白小纯与袁刚完成了‘灵魂共契’,简单的对话后,确定没有什么不适。

    秦命亲眼见证了神秘的阴阳绣‘仪式’,看到一个强烈抵触的活人慢慢的变成了忠诚的死士,他赞了几句,也在心里加个小心,他可不希望自己的脸哪天不明不白的出现在白小纯的身上。

    “我其实真想把你炼了。”白小纯淡淡一笑,看向秦命的眼神里出现了一闪而过的火热。

    “玩笑?”

    “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看中你了。”

    秦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浑身发毛。“为什么没出手?”

    “你的灵魂力量很强,可能是受到众王传承的影响吧,我当时没有把握控制,试探了几次就放弃了。”

    “你还试探过??”

    “你身边有个危险的妖儿,我没把握就没真的出手。后来想缓段时间,在幻灵法天出手的,结果你越来越强了。”白小纯说的风轻云淡,可听在秦命耳朵里却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秦命笑容略苦,怪不得白小纯总是对他微笑。以前还在奇怪这‘迷之微笑’是什么意思,原来是在看猎物呢。可悲的我还以为白小纯对我有好感,两人能交朋友。

    “以后不会出手了。”白小纯轻笑着打消秦命顾虑。

    秦命扯扯嘴角,给他个呵呵。将来千万别被白小纯超过了,不然这个危险人物随时可能把他控制住。

    “这是石墨,还有两个兽角,你们简单收拾下。”

    仰元狩递给秦命和白小纯每人一块石墨和兽角,还有黑色斗篷。

    石墨把两人白净的肤色抹黑,兽角黏在头上,再披上斗篷,在黑夜里乍一看跟青妖族没什么区别。毕竟不会有谁想到会有外人在这里,还敢大摇大摆的在族里乱转。

    收拾妥当后,袁刚和仰元狩在前面带路,秦命和白小纯紧跟在后面,四人堂而皇之的走进了青妖族核心地带,一片占地面积很大的园林,里面住的全是青妖族的重要人物及其家眷们。

    这里的地位相当于皇城的皇宫,只是没有金鹏皇城的皇宫那样森严,也没有那么奢华恢宏。

    园林有很多入口,他们从袁刚经常出入的那里走进去。守护的族人简单行礼,连查都没有查。袁刚虽然实天赋不足,实力不强,可是仗着爷爷的身份,还是有些地位的,比家道没落的仰元狩强很多。

    他们连续顺利的通过几次拱门后,秦命和白小纯稍稍松了口气,走的姿态更自然了。

    “我这次陪你进来,很义气了。对吗?”白小纯轻语。

    “当然,我会记一辈子的。”秦命双手攥紧,时刻做着战斗准备。

    “我为了你,浪费了两个阴阳绣的位置,对吧?”

    “对,怎么?”

    “帮我把仰天仇控制,我要把他炼成傀儡。”

    秦命讶异的看了眼白小纯,但没急着答应:“看情况吧。如果妖儿和虎崽真是被他抓了,我一定亲手剁了他!”

    “让他成为我的傀儡,任由你处置,不是更好?”

    “我的处置就是剁了他!”

    “我以前一直盘算着怎么把温天城炼了。”白小纯轻飘飘的一句话说出来,再让秦命都浑身发冷,寒毛都要竖起来,怪不得皇城里都怕他,这厮该不会是把所有人杰和妖孽都盯住了吧?

    “仰天仇有青妖族纯正的血脉,又能打败温天城,他不做我傀儡太可惜了。”白小纯看起来温文尔雅,俊秀友好,其实那双眼睛盯住的人真不少,不仅有温天城,还有薛婵玉,只是太冒险了,一旦被凌霄宗和薛家发现,后果非常严重。

    走在前面的袁刚和仰元狩都满脸黑线,在青妖族的新生代里,仰天仇那是顶尖的存在,有着其他人只能仰望的地位,可身后这俩人竟然在争论是把仰天仇杀了还是炼了的话题?怎么听起来感觉怪怪的。

    秦命紧走几步,问袁刚:“你一直在族里?”

    “一直都在,我是灵武境,没有资格出去狩猎。”袁刚有野心,奈何没实力。

    “我听仰天仇他们在船上讨论过,说是已经抓了四个人杰,七个妖孽?”

    “好像是吧。”

    “里面有没有一个用大锤的?”

    秦命问的很忐忑,袁刚却回答的很干脆:“有!”

    “被挂在仙藤园了?”秦命对青妖族的厌恶感更强烈了。竟然把人类当食物,一抓就是上千年,他无法想象树茧里面吞食过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在生不如死的煎熬中等死。里面恐怕有很多历代的皇室子弟,也有世家的精英。

    “是的。我听说在抓他的时候还牺牲了一位族人。”

    “他被挂在哪个位置了?”

    秦命刚开口,前面的仰元狩就忍不住劝道:“我是真不敢再回去了,饶了我吧。那里有两千多个树茧,都一模一样,没法找的。”

    袁刚也点头:“除非把树茧一个个的扒开,否则你们找不到他。”

    秦命叹口气,找不到也得找,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花大锤死在这里。在皇城里的时候,花大锤帮了他很多忙,这个恩要还。“我这里有张图,你们看看谁认识?”

    他拿出陆呆给的画像,交给仰元狩和袁刚。

    “不认识。”仰元狩直接摇头,没有印象。

    “我好像见过,这是仰天仇抓的吗?”

    “对!是仰天仇抓的。”

    “他是跟花大锤一批运回来的,我当天正好在岸边,其他人都是缠着青藤,就他用石头封印,多看了几眼。”

    白小纯冷不丁来了句:“炼了仰天仇,找起人来可能容易点。”

    “看情况。”秦命还是不松口。

    他们走在黑夜的庄园里,一次次的避开巡逻的队伍,沿着碎石路七扭八拐的往里深入。就算有人询问,他们就说找仰天仇有事商量,有仰元狩和袁刚陪着,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

    他们路上还碰到了几位年长的族人,但看到是袁刚和仰元狩后,没多想,也没理会,都是简单的瞥了眼就错过去了。

    一路有惊无险,来到园林深处,靠近了仰天仇的院落。

    “就是前面那座院子,我们怎么做?”仰元狩和袁刚的眼底都闪过丝冷芒,不管是不是被阴阳绣控制,他们其实都不喜欢仰天仇。族里的‘万千宠爱’都集中在了他一个人身上,他平常又嚣张跋扈,目中无人,根本就没把他们两个放在眼里过。

    “先找找妖儿在哪。”秦命握紧拳头,快步走向院落,那里有两位昏昏欲睡的守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