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39章 你在这
    妖儿心里厌恶,冷冷地对视着侍女:“卑贱的母狗,你的主人没宠幸你,你是不是很自卑?”

    “嚣张!”侍女扬起青藤,朝着妖儿要抽下去。

    妖儿眸光微凝,三道红针在舌尖乍现,直取侍女面门。

    其他少女惊呼,现在刺激这个侍女不是自讨苦吃吗?万一惹恼了她主人,你岂不是更惨?

    “你活腻了?”侍女纵身闪避,退到了房门入口,险之又险的避开了红针。她咧嘴露出细密的尖牙,恶狠狠的低喝:“愚蠢的女人,你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然而……

    三道破风声突然在她的身后出现,细密而刺耳。

    暗器?

    侍女非常警觉,耳朵微动,刚刚落地的身体再次腾空,要避开后面的暗器。

    “嗖!嗖!”

    两道尖锐的冷芒擦着她身体表面的灵力盾划过,耳畔清晰的响起风哨,疾速打进了昏暗的房间,但还是有一柄暗器划出不大不小的弧度,重重的打在了她的后心部位,强劲的冲击力差点就击碎了灵力盾,更震得她全身气血翻腾,一口鲜血破口而出。

    嘭嘭!那两道暗器轰在了房间的墙体上,顿时炸开两块破洞。

    “谁……”侍女惊惧,落地的身体踉跄失控,后心部位剧痛难忍,她正要转身,一道身影刹那而至,插身而过的瞬间,抡拳重重的暴击在了她的胸口。

    咔嚓,噗嗤!

    重拳出击,雷霆万钧,粉碎灵力盾,打穿了护心骨,直接崩碎了她的心脏,且余威不减,从她的后背部位穿透而出,带出鲜红的血水,向前喷洒。

    侍女剧烈摇晃,嘴巴大张,不可思议的低下头,可没等看清楚什么,瞳孔已经开始涣散,视线黑暗,身体的力气和感觉也像潮水般退去。

    我怎么了?

    我要死了?

    侍女脑海里最后晃出两个问号,便被黑暗吞噬,身体一晃,耷拉下去。

    突然的变故惊得众女尖叫,惶恐的后退,已经像是惊弓之鸟的她们再也经不起刺激。

    “嘘!不要吵!”秦命压住嘴唇,示意噤声。

    三道身影紧跟着闪进了房间,随手关上房门,他们掀起的烈风差点吹灭了房间里的几根蜡烛。

    烛火剧烈的晃了几下,最后坚挺的恢复了明光,驱散黑暗,照亮了房间。

    少女们惊魂未定,紧张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四个男人。

    秦命再次嘘了声,从尸体里抽出血淋淋的手臂,推开了侍女。他掀开了斗篷,看向了旁边的妖儿:“还好吗?”

    妖儿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少年,虽然肤色略黑,头上长角,可是……那张脸,那种感觉,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她有些恍惚,还以为是在做梦,可看着看着,泪水忍不住的聚满了眼眶,是他?是他吗?妖儿红唇微微翕动,下意识的要露出微笑,像平常那样,美美的,开开心心的,但是当泪水滑落脸颊,她还是哭了。

    “他伤害你了……”

    秦命正要走过来,妖儿却扑到了秦命怀里,死死抱住,混着泪水的红唇印到了秦命微张的嘴上。她用力的吻着,呜呜的哭着,激动地拥抱着,泪水的咸涩混着红唇的清香,在秦命嘴里蔓延。

    秦命全身僵直,局促的张着手。可是在妖儿狂野又颤抖的拥吻下,在她低低的哭泣声中,心颤了,也环住了柔软的柳腰,紧紧地拥抱着。

    妖儿疯狂地亲吻着,像是要确定这是真的,不是做梦,不是幻觉,她亲吻着、也在哭泣着,最后一口咬住了秦命的肩膀,用力咬着,想要强行忍住决堤般的泪水,却怎么也忍不住。她从没哭过,就连当年父亲走火入魔、母亲墓前殉情,她都强忍住了泪水,可现在……情绪像是决堤的洪流,无法控制。

    你来了……你来了……

    你真的来了……

    这是不敢奢望的美梦,你……来了……为了我吗?

    “对不起,我来晚了。”秦命抱紧了妖儿,埋头在她凌乱的长发间,这一刻,妖儿的娇躯在颤抖,他的心也在颤,妖儿在哭泣,他的眼泪也在朦胧。秦命对仰天仇和青妖族的仇恨已经膨胀到极致了,什么狗屁千年布局,不把青妖族搅个天翻地覆,我秦命决不罢休。

    “秦命?他……他真的来了……”房间里其他的六位少女都呆呆的看着拥吻的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秦命竟然会杀进庄园。秦命不是被抓了吗?怎么会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这里?可是地上那具尸体,以及正在弥漫的血腥味,却一点点的唤醒着她们。

    真的是秦命?他来救妖儿了?

    她们快要绝望的心里终于出现了明光,泪水夺眶而出,冰冷的身体都热了。虽然秦命救的不是她们,可终究看到希望了。这一刻,看着拥吻的两人,哭泣的妖儿,她们有感动,更有几分淡淡的嫉妒,被拥抱的那人是我该多好?为什么没有谁为了我杀进青妖族?

    “咳咳!”白小纯轻咳两声,也示意她们别激动,别再闹出声音。

    “白小纯?你是白小纯?”一位皇城徐家的小姐惊喜的看着白小纯,虽然肤色模样有些变化,头顶多了只尖角,可还是被她认出来了。

    “都别大声,我们保证会尽量救,但要配合。”白小纯安抚道。

    “真的是你。”徐家的小姐激动地热泪盈眶。

    “一定要救我们出去。”所有少女都像是抓住救命稻草,哀求的看着白小纯。

    白小纯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也受不住她们火辣的眼神,只能道:“我们能活着出去,你们就能。”

    “谢谢!!谢谢。”很多少女喜极而泣,终于不用做玩物了,不用担惊受怕了。

    袁刚和仰天仇看着满屋子的绝色美女,微微地张嘴,这个仰天仇真懂享受啊,竟然给自己留下了这么多的美女。随便拿出一个都比岛上最美的女人美个十倍,她们身上柔美又尊贵气质更是在青妖族女人身上绝对找不到的那种风情。

    “你怎么来了?”妖儿抹掉眼泪,恢复妩媚轻快的自己,只是娇颜微微泛着红晕,看向秦命的眼睛也是水汪汪的,双手抓着他腰间的衣服,死不松手。

    “你在这,我就来了。”

    妖儿差点沦陷了,这是最美的情话,抱住秦命又是顿猛亲。

    “我们还有正事。”白小纯轻咳着打断。

    “以后慢慢解释,先去解决仰天仇。”秦命轻拍妖儿,抱起地上昏睡的白虎,放到她怀里,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潜入了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