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61章 折磨
    唐玉真和唐玉霜早在半月前就回到了皇宫,幻灵法天越来越乱越来越危险,唐天阙又要开始更残酷的历练,不想再带着她们。【零↑九△小↓說△網】她们也得到了许多龙力,需要闭关炼化,就提前跟随人皇回来了。

    这些天里都在闭关,不问世事,但今天唐玉真实在没心情了,坐在寝宫里,恍惚了一天,心里五味杂陈。

    秦命在今天回来了,由父皇亲自设宴庆功,表达皇室的感谢。

    但她明白晚宴的目的是要商量如何解决‘北域事务’,不出意外,晚宴上要提到联姻的事了。

    如果秦命答应了联姻,姐姐就要嫁过去了。

    我呢?恐怕不久后也要被赐婚给其他人了。

    秦命会同意吗?恐怕由不得他了。

    他会像妖儿说的那样,把赐婚的公主改成我吗?

    唐玉真苦涩摇头,不抱希望,父皇更不会同意。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唐玉真烦恼的轻揉额头,我喜欢上他了?还是因为要嫁给其他陌生的男人了,心里不舒服?

    一位侍女快步走进唐玉真的寝宫,屈身请安:“公主,晚宴结束了。”

    “哦。”唐玉真强作镇定的点了点头。

    “陛下已经赐婚了。”

    就这么决定了吗?唐玉真偏过头,朦胧了双眼。姐姐要嫁到雷霆古城了,我要嫁到哪里?从此天各一方了吗?

    “公主,您怎么了?”贴身婢女悄声的问道。【零↑九△小↓說△網】

    “没什么,什么时候婚礼。”

    “还没定呢。”

    “是秦命不愿意吗?”唐玉真含泪轻笑,人皇赐婚,他敢讨价还价?也只有这疯子有胆量。

    “我刚刚听说陛下有意把您和玉霜公主殿下都嫁到雷霆古城。”

    “什么?”唐玉真惊愕,再也压不住自己的平静。“你从哪得到的消息?”

    “外面都在议论呢,应该是真的吧。”

    唐玉真一阵欣喜涌上心头,全部嫁到雷霆古城?这是真的吗?

    “可是……”

    “可是什么?”

    “秦命好像拒绝了。”

    秦命回到坐在庭院里的老树下,拿出了剑典,聚着眉头翻看着第五式。

    “万钧暴血,众相唯灭!”

    字句搭配着图像,浸透着猛烈地‘劲力’,仿佛能透过纸面猛冲面门。

    明明只是几页纸,却好像涌动着山河重威。

    秦命越是凝眉看的认真,越像是被撕扯进去,有股狂暴的劲力正在里面四面八方的奔驰着,撞得他气血翻腾,轰的他头晕目眩。

    秦命看了一小会儿就赶紧撤回来,幸亏是八重天才研究,如果是七重天的时候强行参悟,说不定能把他震伤。

    不过,简单的看了遍之后,能感受到第五式的强猛威力,跟其他四式在施展方式和展现形式上都有很大的不同,威力更强,甚至是‘暴虐’,不仅对敌人暴虐,对身体更有很强的负荷,幸好秦命体质特殊,被黄金血和金刚混元道反复锤炼过,不然施展一次就等于自残一次。

    “万钧暴血,众相唯灭!好一个至刚至烈的剑式!”

    “这个第五式配合我的‘霸道’,能不能施展出更强的威力?”

    “我的招式已经偏于凶猛了,又给我来个更凶残的,这是要逼我在狂人的路上走到底吗。”

    “如果不是有深仇大恨,这一式还真不能随便用。”

    秦命强忍着剑典的反冲劲力,再三的深入研究。

    一边在忌惮着第五式的威力,一边也在兴奋着它的强力。

    先简单的看看,等有时间了再深入进去修炼。

    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白虎乖顺的趴在他旁边,半睡半醒着,其实是在接受着血脉的传承,只是它还年幼,消化起来有难度,只能慢慢的来了。

    妖儿知道秦命心里乱,要用修炼来精心,远远地看了会儿便回到房间里,也开始冥想调理。

    夜深人静,天空中云淡风轻,星辰闪耀,明月高挂。

    庭院里静悄悄的,秦命在外,妖儿在内,各自的冥想参悟着。

    其他院落里的凌雪他们也都各自的修炼着,一个个都是修炼狂人,也是被秦命变态的成长速度刺激了,谁都不想被落下太多。

    没过多久,白虎忽然警惕,抬头望着院外。

    葱郁幽静的小林里,站着位清丽如仙的宫装少女,在朦胧的月辉下显得超尘脱俗,美丽不可方物,正失神的看着院里老树下的秦命,清冷澄澈的眸子美的让人沉醉,却偏偏晃着点点幽怨与迷茫,惹人怜惜。

    白虎低吼了两声,像是在警告。

    秦命从剑典里撤回意识,用力闭了闭酸痛的眼睛,调理了会儿,才勉强回神。

    第五式的霸道劲力让他有些吃不消,意识被震得刺痛。

    他顺着白虎的目光望向院外的小林。

    肤若凝脂,眸若秋水,唐玉真似月光下的仙子一般,美丽动人,轻风拂来,华丽的宫装随风微动,发饰晃动着点点贵气的明光。

    玉真公主?秦命一阵头大,暗暗呼口气,轻拍白虎,让它安静,起身走向了院外小林。

    唐玉真没有走开,静静地看着走来的秦命。

    “公主殿下,这么晚了,来找我的?”

    唐玉真双眼朦胧,轻咬贝齿:“为什么?”

    “啊?什么为什么?”

    “你真要装傻吗?”

    秦命心里低吟,支吾两声:“你说联姻的事?”

    唐玉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秦命。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有些迷茫,心里很乱。从小到大,她一直很清高,修习着武法,又遵从着皇家礼仪,就像是池塘里的莲花,骄傲的绽放,又孤芳自赏,从没有被什么拨动过心境,更不曾想过会喜欢上哪个男人。可从幻灵法天里遇到秦命的那天开始,一切好像都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很慢很慢,却又真实而强烈。等她突然醒悟的时候,已经无法自拔。

    秦命挠挠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要说是战斗会武,又或是应付阴谋诡计,他很擅长,可现在的场面真的应付不了,好像是‘天生短板’。他支吾了半天,问了句连他都觉着糟糕的话:“我哪里好?”

    “不知道。”

    秦命哭笑不得:“你是高贵的皇家公主,美丽大方,性格纯良,应该找个门当户对的世家公子,找个相亲相爱的如意郎君。怎么能跟我在一起呢?我们真不合适,你也说了,我粗野、无礼、好斗,还不懂情趣,跟你完全不搭。对了,我还吃肉。”

    唐玉真被他一句话逗笑了,可泪光更朦胧了。

    “我有玥晴了,也有妖儿了,我已经很满足,不再奢求更多,也不想对不起她们。”

    “我不介意。”唐玉真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酸酸的,很委屈。

    “我将来要离开北域,离开皇朝,到更远的地方。”

    “我知道。”

    “我有那么好吗?”秦命又挠头了。

    “不知道。”

    “公主啊,你让我再想想?”秦命都感觉自己说这话太残忍了,人家一个高贵的公主,都放下颜面来请嫁了,自己还得考虑考虑,反正如果位置倒换,他是受不了。

    “我等你。”

    简简单单三个字,直接把秦命坚守的心理防线给冲垮了一层,唉……作孽啊……

    “用不了多久,我会出嫁的,不是你,就是别人,皇室公主都会在十九岁前嫁出去,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联姻’。”唐玉真眼里的朦胧终于在眼角聚成了晶莹的泪珠,划过了娇嫩的脸颊,凄美。她以前并不反感联姻,也都认为无所谓,这是皇家公主的使命。可现在,她不想沦为牺牲品,更不想被当成货物去兑换所谓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