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08章 血泪(1)
    七十六人分散坐到不同的石台上,灯盏燃烧的火光像是恶魔的阴影,笼罩了它们面前的每个人。

    逐渐逐渐……

    他们陷入了梦魇的世界里,先是迷茫,再是沉沦,最后遗忘了真实与虚幻。

    这是灯盏的威力,把他们都带进自己内心深处的世界。

    他们这些人都能代表各自地区的新生代,他们强大、他们骄傲、他们对实力的渴望尤为强烈,也注定着他们内心存在各种的执念。

    他们年轻气盛,心高气傲,也注定着他们在过往的某些时候某些场合,会为了达到目的,为了更多的成长,而不择手段,或是做出更多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他们已经站在各自地区的金字塔顶端,迎接着家族乃至外人仰慕的目光,渴望变得更好更强大,其实也害怕失去拥有的荣誉,害怕实力的退化。

    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太多太多的事件被沉淀,太多太多的情绪被压制,也有太多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有些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因为年轻,他们更多的精力是在修武和成长,是在寻求机缘,逐渐遗忘了这些‘隐患’,更不懂得怎么处理它们。

    今天,灯盏长明,照亮了阴暗。这七十六位新秀将第一次直面自己的内心,第一次集中处理内心的执念,对他们当下,以及对未来,都是个珍贵的机会。

    秦命陷入梦境,意识完全沉沦,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虚妄之中。

    “命儿,发什么呆呢?”

    一个柔美的妇人走光影中走来,从后面揽住一个七岁的男孩,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高空,在蔚蓝的天空中,两头猛禽正在激烈的搏杀,忽上忽下,洒落零星的翎羽,清脆的啼鸣响彻云霄。【零↑九△小↓說△網】

    男孩指着天上的猛禽:“母亲,我们能飞吗?”

    “傻孩子,人没有翅膀怎么能飞?”妇人宠溺的轻抚他稚嫩的脸颊。

    “父亲说,成为武者就能飞。”男孩仰着头,眼神里有好奇,更有向往。

    “成为武者,会让你变得强大,但想要飞翔,你需要变得更强。”

    “更强是多强。”

    妇人拉起男孩的手,指着院子里的那棵粗壮的大树:“现在的你,相当于这棵树的种子,想要成为武者,就意味着你要从种子变成树苗,想要飞翔,你要长到比它还高。”

    “母亲你呢?”男孩仰头看着母亲。

    妇人轻笑,把他抱到怀里。

    男孩不满的嘟嘴:“母亲,我七岁了,长大了,不要再抱我。”

    妇人刮刮他的鼻子,笑道:“不管你几岁,在我面前都是孩子。”

    男孩伸手要去抓树上飘摇的树枝:“我要怎么做才能成为武者。”

    “多吃饭,不挑食,多锻炼,早睡早起。”

    “胡说,父亲说很难的。”

    “你好好的,我就开心。”妇人亲吻着男孩白嫩的脸颊。

    男孩歪头看着母亲,奇怪道:“母亲,你怎么哭了?”

    妇人柔美的笑语,轻轻捋顺他被风吹乱的黑发:“看到我的命儿,我高兴啊。”

    “我们天天见啊。”

    “是啊……我每天都在你身边,我……一直都在……”妇人微笑着抱紧男孩,泪水却划过脸颊。

    “母亲,你今天好奇怪啊。【零↑九△小↓說△網】”男孩为妇人擦去眼角的泪痕,可是,擦着擦着,他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鲜血,而母亲的泪水变成了血红色。

    “你要成长成大树,要变得强壮,能抵挡风雨。”妇人微笑,血泪挂满脸颊。

    男孩看着顺手,又看向天空,看向院子。

    一切的一切,好像忽然变成了血红色。

    “母亲?我怕……”

    “不害怕,我一直都在。”妇人想要擦去眼角的泪,却越擦越多,她低头看着下面,三柄尖刀插穿了身体,腥红的鲜血顺着刀尖滴淌。

    男孩慌张的挣开妇人:“母亲……你怎么了……”

    “我很好,不怕。”妇人想要抱住男孩,却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凄然一笑,低下了头。

    “母亲!母亲!不不不……不……”男孩惊慌尖叫,颤巍巍的要扶起妇人,可是怎么也拉不动,他双手沾满着鲜血,无助的哭喊着:“谁来帮帮我……谁来救救我母亲……不不……母亲……”

    天色越来越红,树在流血,大地龟裂,房屋倒塌,天地间的景象剧烈的变化着。

    “命儿……我的孩子……”

    “我好想你……”

    妇人呢喃,带着笑容,身体却逐渐冰冷。

    “我想你了……我的孩子……”

    男孩抱住母亲,无助的哭喊着,泪如雨下。

    没有谁来帮忙,没有谁来救人。

    孤寂荒凉的血色世界里,只有男孩凄凉的哭喊,久久的回荡着。

    ………………

    风景秀丽的青云宗,欢声笑语,人来人往。

    一个美丽的妇人,一个威猛的男人,中间拉着个欢快的少年,一家三口走在青石台阶上。

    不断有人从身边走过,热情的打着招呼。

    男孩蹦蹦跳跳,唱着儿歌。

    他,只有五岁。

    “命儿,这是你将来修炼的地方。”

    “青云宗!一个伟大又神圣的名字,也是你要终生守护的宗门。”

    “你要为这里骄傲,也要在将来让它为你而骄傲。”

    男人威猛高大,器宇轩昂,声音很威严,可看向男孩的眼神里却掩不住那份慈爱。

    妇人拉紧男孩的臂弯,提醒着小心别跌倒。“他还小,现在说这些他不懂。”

    男孩仰起头:“我懂!!”

    妇人轻笑:“你懂什么?”

    “反正就懂。对吧。”男孩仰头看着男人。

    男人朗声大笑。

    当他们走向山顶,几位长老已经等在那里。

    “这是小命儿吗?来来来,让我抱抱。”

    “起开,你这一身横肉,吓着人家。”

    “怎么说话呢,这小家伙将来就是我的亲传弟子,哪有弟子嫌师父肉多的。”

    “哈哈!”

    “赫连长老,真要收命儿当徒弟?我可记下了。”

    “那当然!就怕你舍不得啊。”

    大人们热情的交谈着,男孩扬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们,他们也时不时的逗他两句,气氛融洽。

    一个儒雅的男人从前面的殿阁里走出来,长发及腰,随意的扎束着,看起来温文尔雅,俊秀的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让人心生好感。

    “大长老!”几位长老和妇人男人都收敛笑容,严肃的行礼。

    大长老来到他们面前,瞥了眼男孩:“他是你的孩子?”

    男人对大长老很敬重,连忙道:“犬子,秦命!”

    大长老点点头:“等他八岁,送到青云宗,我选个长老亲自培养。”

    男人大喜,挽着妇人的手,一起给大长老行礼:“大长老您费心了。”

    “应该的。东西带来了吗?”

    “东西?什么东西?”男人奇怪。

    大长老眼神骤冷:“我安排你带来的东西。”

    男人和妇人交换眼神:“我们没接到命令啊。”

    大长老脸色阴沉,冷冷盯着他们。其他几位长老脸上的笑容也不在了,扯起嘴角,露出狰狞:“别耍花招。”

    男孩奇怪的看着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都严肃了。

    男人奇怪更无辜:“大长老,我们……”

    噗嗤!

    大长老突然出手,利剑打穿了妇人的心口,剑尖从身后探出,微微抖动,洒落血花。

    妇人胸前后背顿时‘绽放’起猩红的血印,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插穿身体的利剑。“你……”

    “东西在哪!”大长老厉喝,拔出了利剑,面目狰狞。

    妇人胸口血流如注,重重跪在地上,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推开了男孩:“逃……快逃……”

    “母亲!”男孩惊叫,却被大长老甩出的锁链缠住了喉咙,拖着他走向前面的殿阁。

    殿阁明明就在前面,却像是无尽的黑暗深渊。

    锁链声哗啦啦的响着,男孩剧烈挣扎,却被锁链勒紧着喉咙,他张着嘴,痛苦的伸着手,视线里是母亲倒下,父亲被杀的画面。

    “不……”男孩凄凉的哀鸣,极力要伸手抓住前面的画面,可是……天空黑了,青云宗都黑了,只有一道锁链,闪着明晃晃的冷光,拖着他走向黑暗,一直走……一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