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10章 一座坟,葬着亡人
    心魔殿的考核很快就要到时间了,不断有人手里的灯盏熄灭,从梦魇中苏醒,人数从二十个增加到三十,又达到三十五,最后超过了四十人。相比起以往‘心魔殿淘汰半数’的规律,这次相对要好很多。

    剩下的人好像都在做着最后的挣扎,灯盏忽明忽暗。

    但是,唯独秦命手中的灯盏丝毫没有熄灭的趋势。

    很多苏醒的人都看着这里,有人期待他失败,毕竟真正的封王之战即将开启,少了秦命就等于少了个强劲的对手,有人在奇怪,一个人的心魔怎么会严重到这种程度,他看起很痛苦,甚至是凄凉的感觉。

    轩辕琦、金瑥,则仔细观察着秦命的表情,试图判断出些什么。不管秦命今天成功不成功,都会是个值得警惕的对手。

    梦魇深处!

    秦命跪坐在无尽的废墟里,周围全是水,淹没着废墟,也吞没着他。

    全世界充斥着无边无尽地水,像是个黑暗的深渊,寂寥、安静、荒芜、凄凉。

    秦命的长发、衣服,甚至身体,都像是随着水流无声的飘荡着、扭曲着。他目光呆滞,跪在雷霆古城的废墟前,恍惚间、朦胧中,有些人站在前面的废墟间,凝望着他,模糊,有很遥远。

    那是亲人,那是朋友。

    无声的面对,已经不知过了多久,又会持续多久。

    秦命像是无助的孩子,又像是请罪的罪人,凄凉而惶恐,又茫然无措。

    “秦命……”

    “秦命……”

    轻轻的呼唤忽然在这沉寂而孤独的深渊里响起,幽幽的回荡。【零↑九△小↓說△網】

    秦命恍惚着抬起头,望着上面,波光粼粼,水潮荡漾,乱了这片寂静的水域,动了这片无边的深渊。视线尽头,好像有个人影,在呼唤着他,寻找着他。

    “秦命……”

    声音远远的飘来,在秦命的耳边回荡,那么的遥远,有那么的熟悉。

    秦命跪着,望着,呆滞着。

    “秦命……”

    “那八年的苦难,你并不孤单,我一直都在……我一直在你身边……”

    “没有人抛弃你。”

    “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八年,有我!我在陪着你!”

    “秦命……”

    “你没必要背负太多,更没必须要自责。”

    “你有我,我会陪着你,永远……”

    “我在……我在这里……”

    一个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楚,她从水域的尽头,游向了秦命。

    “玥晴。”秦命呢喃。

    “回来……回来……”玥晴想要游近秦命,却又总像是隔着很远,她伸出手,要拉紧秦命,却总也碰不到。

    “我一直在你身边,你并不孤单。”

    “回来吧……”

    “以后的路,也有我。”

    秦命看着近在眼前又缥缈遥远的玥晴,良久良久,呆滞空洞的双眼恢复了稍许的明光,他慢慢的抬起了手,朝向了玥晴。

    当指尖相触,当十指紧扣。

    玥晴拉紧了秦命,扯向了自己。

    哗啦!

    景象骤变,他们离开了深渊,站在了山野里。

    冷风吹啸,枯草起伏,萧瑟寂寥。【零↑九△小↓說△網】

    “跟我来。”玥晴拉着秦命的手,走向前面。

    秦命身体很冷,心也很凉,但玥晴的手却给了温暖,他忍不住的抓紧,紧紧的抓着,恍惚无助的看着周围,模糊,又熟悉。“我们去哪。”

    “就在前面。”

    玥晴拉着秦命走啊走,走了很远,走过了荒野,走过了森林,走过了古城,好像走了很远,又好像短短几息而已。

    一座坟,孤零零的立在荒野里。

    “知道这是哪里吗?”

    秦命摇头。

    玥晴轻语:“这是你的心,你的世界。”

    “逝去的人,把他们葬在这里,埋在心里。”

    “偶来看看,祭奠亡人。”

    “他们会一直都在这里,陪着你。”

    “你可以再筑一座城,守着这孤坟。”

    “这座城,可以温暖如阳,也可以繁花锦簇,这座城,可以面向碧海蓝天,也可以背靠青山绿水。这是你的世界,一切由你而定。”

    “你的心,你的城,你的坟,你的……亡人……”

    秦命恍惚的走向孤坟:“我的坟……我的亡人……”

    玥晴看着秦命的背影,柔声轻语:“未来的路,未来的事,有我陪着你,一起走,一起去经历,一起去面对。”

    “八年里,我没有放弃。”

    “未来,更不会……”

    “我……等你回来……”

    玥晴身影淡淡道飘散,消失在冷风里。

    秦命静静地站着,轻声呢喃:“埋一座坟,葬着亡人,筑一座城,守着孤坟。”

    寒风料峭,吹卷着枯草,黄沙漫天,孤独寂寥。

    良久良久……日月交替……岁月流逝。

    秦命重重地跪在了坟前,他捧起沙土,撒向了坟包,他挥手高扬,立起了石碑,洒下鲜血,书写碑文。

    一座城,轰然耸立,围绕着孤坟。

    天色变蓝,白云舒卷,清风吹过荒野,吹青了一片枯草,吹起了漫山繁花。

    “父亲,母亲。”秦命微笑,却泪如雨下。

    坟的前面,站着两个人,他们微笑,伸手:“……不怕……我们都在……”

    心魔殿!

    沙漏最后一捧细沙正在流尽,已经有四十二人从梦境中恢复,克服了心魔,其他三十四人正沉浸在各自的执念中,被梦魇追逐,包括秦命。

    “到时间了。”

    “醒醒啊,快醒醒啊。”

    “你能行的!你不能被这点东西打倒。”

    很多人站在同伴面前,替他们着急,不断回头看着即将流尽的细沙。

    白小纯来到秦命面前:“要结束了,他还不行吗。”

    “应该快了,再等等。”玥晴相信秦命,他只是因为幼年时期特殊的经历,太重亲情,太怕失去,更怕再经历生离死别。这一次又是集中地爆发,以至于他迷失了自己。如果给他些时间,他或许能自己挺过来,可是现在是在心魔殿,时间太仓促了。

    “我们能等,时间不等。”白小纯指指沙漏,又看秦命依旧旺盛的火苗。马上到时间了,这么重的心魔如何克服?

    “秦命可能要止步于心魔殿了。”

    唐天阙心里很复杂,一方面感觉可惜了,一方面又在庆幸着。如果秦命封王,对他们皇室而言,绝不是个利好消息。

    “杀性太重,牵绊太多,他走不出这座殿。”有人断言。

    天王殿深处,长老们都在关注秦命的情况,一个天赋满级的天才太珍贵了,而且品行又不错,如果折损在这里,实在是遗憾了点。

    “那不是杀念,秦命心里有其他牵绊。”沧澜王奇怪着,搞不懂秦命了。

    “时间到!!”十位老人威严的声音传遍心魔殿,无情的宣告了最后的结果。

    唐天阙摇头,可惜了。

    通过的人们松口气,也都看向那些还没有苏醒的人,可惜了,但时间已到,审核结束。

    “还没醒吗?”金瑥摇头,遗憾。

    但是……

    “他醒了!”玥晴轻语,展颜微笑。“你回来了。”

    秦命捧着灯盏,睁开了眼,意识逐渐恢复,他看着面前的玥晴,千言万语,都汇成一句:“谢谢你,一直都在。”

    他醒了,神清了,灯盏熄灭了!

    卡在最后的那一刻。

    “你啊,非要搞得这么悬。”白小纯摇头而笑。

    醒了吗?火苗就这么灭了?那么旺的火苗,说灭就灭?会不会太突兀了?很多人奇怪更质疑。

    宇文洪毅质问道:“是时间先到,还是秦命先醒。”

    一位老人淡淡道:“天王殿选自己的王,不受任何辖制,更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我宣布,通过!”

    另一位老人看着仍旧沉睡的其他人:“差几息,可以接受,差太多,只能抱歉。”

    秦命起身,深深吸气,轻轻呼出。

    一个时辰的沉睡,却像是一场心的旅程。

    他好像放下了很多,想开了很多,也好像是轻松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