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38章 逆袭
    郭雄他们忍不住了,暂停吞练灵草,拦到梦竹前面,对峙着佐沧。“不想后半辈子活在绝影的追杀里,立马给我滚开。”

    佐沧大笑:“绝影?‘绝’已经不在了,‘影’也死了,你们还有脸叫绝影?”

    四人心里悲戚,被刺激到了痛楚,但更不会退让:“我们是受了伤,但也不是你佐沧想杀就能杀!记住了,这里是船舱,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都不会允许地武级的厮杀!收起你这副恶心的样子,我们绝不会任由你摆布,你也没那个能耐。”

    “不试试怎么知道?就算现在杀不了,等船靠岸登岛,我们还可以继续嘛,到时候谁还能保住你们?”佐沧底气越来越足了,绝影越是退避,越能表示伤势的严重。他以前挑战过绝影,但都被虐的很惨,今天难得有机会,怎么都得出口恶气。

    但很多人听出了点画外音,郭雄变相承认‘绝’和‘影’死了?‘绝影’就是以他们来命名的,也是绝影的头领,无论是实力还是天赋,都非常强横,连很多宗门组织都想方设法拉拢过。竟然……死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张烈握紧双刀:“尽管放马过来!我们绝影就算全部战死,也能拉你垫背。”

    佐沧眼珠一转,呵呵笑道:“我这人向来是见好就收,从不强人所难。我提个折中的建议,把你们在幻灵法天得到的宝贝全部给我,我立马就走,保证绝不再碰你们,还会守护你们安全下船,怎么样?”

    “省省吧,我还不了解你?!”梦竹握紧镰刀。

    “两条路,要么,打一架,把你们杀了,我收了你们的宝贝。要么,不用打架,把宝贝给我。”佐沧贪婪的看了眼梦竹,不怀好意的笑了。

    两拨队伍就这么对峙起来,谁都不相让,气氛越来越紧张。

    有些人看着热闹,恨不得他们真闹起来,自己趁机捡便宜。有些人却很担心,如果真闹大了,毁了这艘船,所有人都得在海里漂流。海域各种海兽出没,危险重重,逃都没地方逃。

    这时候,之前那老头忽然喊了声:“别光顾着前面,看看你们后面。”

    佐沧等人下意识转头,这才注意到他们后面不远处坐着个男人,带着面具,揽着头雄壮的猛虎,一人一虎一直在看着近在眼前的好戏。所有人都已经退到五六米外了,就这俩货肆无忌惮的坐着。

    然而……

    就在佐沧回头,注意力分散的时候,郭雄、梦竹、孙铭、张烈,竟同时间暴起,刹那出击,没有任何示意,完全的默契,精准的把控到了这一微妙而珍贵的机会。

    郭雄振枪突刺,一瞬之间挑起凛冽的枪花,若雷电乱劈,激烈而迅猛。他忍着剧痛,压着内伤,激起狂烈的能量充斥银枪,枪体激烈嘶鸣,枪花汇成龙头,迎面撞击三米外的佐沧面门,那声势像是要把他脑袋直接炸碎了。

    梦竹腾空而起,紧随着银枪凌空劈斩,镰刀是个独特的武器,非常难掌控,但在她的手里,却像是毒蛇出洞,裂空而现,也是撕向了佐沧的脑袋。

    孙铭俯身猛冲,几乎贴着船舱地板,迎面出现在佐沧面前,沉重的石柱暴起股罡气烈风,像是奔腾的海啸,裹挟着毁灭能量。

    张烈则闪电般出现在了佐沧身后,双刀交叉,打出漫天精芒,像是星辰坠落,洒满空间,难辨虚实,又像是全部都是真实的。

    突然的剧变,让所有人都毫无准备,别说佐沧他们了,连秦命都惊讶扬眉。

    老头本来是想把秦命卷进来,最好能激怒海蝎,替他出口恶气,万万没想到‘绝影’竟然抓住了这不是机会的机会,悍然出手,直取佐沧,两面包剿,杀势凛冽。

    这一刻,空间像是凝固,画面都像是静止。

    众人目光全部被吸引回来,惊险的画面充斥他们眼眶,仿佛已经能看到佐沧被斩杀的场面。

    佐沧惊魂,刹那间反击,不管不顾的舞动狂刀,全身都似透明,无尽的刀芒破体而现,无差别的轰杀。他毕竟是猎杀者的头领,常年刀口舔血,跟死神共舞,玩的就是惊险和刺激,所以反应非常快。

    轰隆!

    整座船舱颤了三颤,爆开的能量挤压空间,轰击着船舱的木板,嘎吱乱响,撞击着木板表面的守护能量,层层龟裂。紧随其后,能量引爆的狂风席卷船舱每个部位,刚刚安稳没多久的人们再次被掀退,很多人直接被刀芒和能量劈杀或是重伤。

    船舱一片大乱,秦命都猛地翻转,抱住白虎,抵抗地武级的能量。

    巨船正在海域航行着,乘风破浪,小心翼翼地躲避着海底深处的猛兽,可突然的轰响不仅颤动了巨船,也波及了船体表面的蓝光,差点就暴露了,甲板上的人们全部僵在原地,定定的看着忽明忽暗的蓝光,惊出了身冷汗。

    船舱里,混乱不堪,不仅是佐沧惊魂之下全力释放,郭雄他们都是咬着牙拼出全力,两两撞击,威力可想而知。

    “咳咳……”郭雄剧烈咳嗽,脸色苍白,胸前被刀芒劈开了三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鲜血染红了衣衫。

    梦竹、孙铭、张烈,都受到刀芒的伤害,握紧武器守护在郭雄前面,剧烈的喘息着。

    他们伤的很重,但是佐沧伤的更重。

    “你……你……”佐沧坐在地上,满脸的血水,被枪芒炸的,喉咙还被打穿,右臂齐根而断,胸腹破烂,断裂的碎骨插进了心脏。

    仓促的反击,终究没能抗住绝影的连环杀。

    张烈呸出口血水:“绝影再狼狈,也不是你能欺负的。”

    佐沧张着嘴,咕咕冒血,想要站起来,可浑身的力量都在迅速的消失,不一会儿,眼前一黑,脑袋一耷拉,咽气了。

    “头领!!”海蝎惊呼。

    “你们还想试试吗?我们奉陪到底。”郭雄擦去嘴角的鲜血,眼神透着凶狠。

    船舱里的人们暗暗吸气,不愧是绝影,这都能抓住机会逆袭?!

    秦命惊讶,开眼界了,连他都没想到绝影会突然袭击。这些猎杀者全是野路子,武法并不一定多么精妙,可是常年累月的拼杀积累起来的经验足以弥补武法的缺陷。而且够默契、够狠、够果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