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62章 亡命
    “来了!来了!”

    “继续吼!”

    “我抗住它们。”

    秦命雄踞船尾,死死握紧霸刀,盯着越来越近的花瓣。黄金心脏有力的跳动,全身血液逐渐滚烫,金刚混元道全面激活,至刚至烈的力量从全身每个细胞绽放,汇聚血肉骸骨,沸腾着全身的气血。

    秦命浑身泛起金光,眼睛都变成金色。双手握紧霸刀的‘龙虎’刀柄,汹涌的力量透过皮肉,闯入刀体,层层叠叠,连绵不绝。

    霸刀轻吟,微微颤鸣,像是从沉睡中苏醒,越来越沉重。

    秦命握着霸刀,像是握着座山岳,握着一片血色河山。

    势由心生,无惧无畏。

    嗖!

    一道花瓣最先杀到,疾若闪电,切碎了水潮,从昏暗中爆射而来。

    “哇啊啊!”秦命全身青筋暴突,咬牙嘶吼,蓄势待发的身体刹那暴起,轮动霸刀,斩向花瓣,没有技巧,没有变化,就是那么一轮一劈。

    霸刀苏醒,刀芒喷薄,一道巨型刀罡凭空而现,在秦命五万斤的暴击下,劈出片山河之势,天崩之威,连周围的海潮都剧烈翻涌,像是沸腾了一般。

    嗡!剧烈的闷响在海底碰撞,花瓣当场炸裂,掀起更为恐怖的爆炸,至少比山林里翻了一倍,周围的空间都像是突然膨胀了,挤压着海潮。

    秦命虎口碎裂,霸刀差点脱手飞走。他被震得蹭蹭后退,从船尾直到船头,被白虎硬生生抗住。紧随其后,花瓣爆炸形成了血色飓风,掀起了海潮,形成重重漩涡,扑面而来,刹那间淹没了他们。

    但是……

    花瓣虽然很强,爆炸的威力更可怕,却因为身处上千米的海底,结果被层层削弱,威力依旧,杀伤性大打折扣。

    云雀号被水浪淹没,剧烈翻腾,但没有造成实质的伤害。

    秦命浑身乱颤,双臂发麻,大口的喘气。没受重伤,但绝不好受。

    后面的花瓣被这股水浪阻止了,但没有停止,瞬间散开,绕过气浪,从不同方位杀奔秦命。

    “继续吼起来!”秦命咬牙提起,疯了,也必须疯一把。他歇斯底里的咆哮,转瞬劈出两刀,迎击左右杀来的花瓣,在暴击的同时,意念催动云雀号加速。

    轰轰轰!

    海底完全暴动了,接连的撞击,不断地沸腾,你追我赶,以惊人的极速横跨数万米海域。

    咳咳!秦命大口咳血,被震得气血翻腾,双臂几乎要失去知觉了。而花瓣连绵不绝,眼看就要全面包剿了。

    白虎都在着急,不断咆哮,至尊气势越来越浓烈。来啊,海底的怪物呢,来吃我啊。

    就在此刻,秦命气海深处的残魂突然出声:“收敛灵魂,我来控制!”

    “什么?”

    “身体交给我,我来控制!”

    秦命心里莫名一凛,断然道:“还没到那个时候。”

    话音未落,迎面一道花瓣爆射而来,直取秦命眉心,花瓣妖艳华丽,美的让人沉醉,在视线里不断放大,虽然只是一片,却像是无尽的花园,但是……秦命绝没心思欣赏,大吼一声,唇齿溅血,轮着霸刀当空斩下。

    轰隆的爆炸,淹没了云雀号,毁灭的力量笼罩着秦命。

    千钧一发,白虎闪电般扑到秦命面前,首当其冲的承受了这股力量。

    血水四溅,骨裂声起。

    白虎哀鸣,与秦命一起翻飞出去,脱离了云雀号,被汹涌的海潮淹没,被无情的旋涡吞噬,它们剧烈翻转,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

    云雀号都被能量淹没,差点碎裂。

    就在此刻,血色染红的海底正下方,一个巨大的阴影在上浮。

    “来了?”

    秦命虽然失控,又痛苦,但能感受到莫大的威胁。他闷声嘶吼,在海底展开羽翼,一边抓紧白虎,一边控制云雀号回救。

    云雀号极速飞驰,穿透重重海潮,迎接他们。

    嗖嗖嗖,密集的花瓣同样杀到,无视所有的阻遏,狂野追击。

    “吼!”下面的巨兽突然张开了嘴,大到了极致,像是个黑洞凭空出现,又像是地狱开门,让人心慌、让人绝望,这一刻,连沸腾的海底都好像突然安静了。

    秦命没想到引来这么个怪物,心肝俱颤,但求生的欲望爆发到极致,金色羽翼拼命挥动,控制住身体,拼了命般的朝着上方飞驰,电光火石之间,稳稳地踏落在了回归的云雀号的船舱里。

    云雀号振击双翼,隐隐发出清脆的啼啸,像是真实的云雀,搏击海潮,硬撼大自然的力量。

    这一刻,生死一瞬,这一刻,画面仿佛定格。

    是生?是死?

    秦命能预感危机,能及时闪避,但花瓣只是追踪,没有情感,结果……秦命凶险躲避的瞬间,花瓣们却撞向了那头上浮的巨兽,撞向了它张开的大嘴。一片两片,上百……数百……

    几乎转眼之间,所有花瓣跟这头深海巨兽来了个全面碰撞,一瞬之间,方圆数千米的海底空间都鼓胀了,是股毁灭的能量,但不是爆炸,而是湮灭,那数千米范围内,连同水潮鱼虾海藻等所有的所有,都直接消失了,形成巨型空洞。

    紧随其后,四面八方的海潮迅速汇聚,要填补这片空白区,以海水倒灌之势,形成难以想象的浪潮。

    秦命驾驭云雀号,极速飞驰,惊险的扛住了水压,一刻都没停,更没心情往后看,硬着头皮,疯狂催促,终于……片刻之后,云雀撞开海面,斜射长空。

    这一刻,秦命和白虎差点瘫了,劫后余生的感觉莫过于此。

    “继续!继续!”秦命脸色苍白,浑身浴血,嘶哑的催促。不敢有丝毫大意,不然下一瞬就可能葬身海域,尸骨无存。

    云雀掠过长空,平稳落在海面,继续着冲刺。

    白虎浑身被鲜血染红,但也不敢休息,虎目生辉,恶狠狠地盯着后面,提防着‘漏网’的花瓣冲过来。

    半月岛以东,数百里以外。

    葬花船接到了巫主。

    “巫主!”众巫女跪地迎驾。

    林云寒恭贺道:“恭喜巫主,贺喜巫主。”

    “喜从何来。”巫主淡淡道。

    “巫主亲自出手,器灵定归巫主所有。”

    巫主忽然停住,站在船头,冷眼看着林云寒。

    林云寒嘀咕,我说错话了?难道,那不是器灵?

    巫主不言不语,面无表情。冷眼看他其实是因感受到了那片花瓣的变化,正一片一片的消失着,突然,她眸光微凝,柳眉缓缓蹙紧。花瓣在接连消失了二十几片后,其他的竟然集体消失了。

    被毁灭了?

    那人到底是谁?

    她这次释放的花瓣非常强,随便一片就能灭杀个普通地武,上千片的集体暴击,威力可以想象。怎么会被全部消灭?

    林云寒被巫主盯得浑身发毛,慌忙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了。

    众巫女们都用力低头,不敢出声。她们常年陪伴巫主,很少看到巫主有这样的异常表现。

    巫主凝神感受着,暗暗思虑着。这里面似乎有些古怪,如果真是强者,挥手就能湮灭了所有,不可能一片一片的毁灭,从不断湮灭的速度和距离来看,那人似乎是在逃亡。

    可最后呢?其他花瓣怎么突然间集体消失了。

    是他有着另外的伙伴来接引了?还是……遭遇了强大的海兽?

    林云寒惊疑不定,到底怎么了?难道出什么意外了?可盯着我干什么?

    “禀巫主,有艘船在向我们靠近。”有位巫女快步跑来,单膝跪地。

    葬花船每次降落海域,方圆万米海域都没有谁敢靠近,连海兽都沉入海底,远远地避开。可今天,迷雾里好像正飘来一艘船,古里古怪,这让她们心生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