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71章 欠收拾
    剩下的八位男女全部围了上去,满脸喜色。他们分别来自琉璃岛上两个大型宗门,风雷门和金阳宗,相约来山林里狩猎的,分成两组,比赛看谁抓的多,输的一方要连请十天大酒,还要奉上件重宝。

    没想到刚来到山林就碰到了这么一头珍贵的虎妖。

    一头不是地武竟然能力挫地武的虎妖?他们听都没听说过。

    这头虎妖肯定大补!

    “谁抓住,归谁的!”曲奎忽然大喊,甩出条彩色羽毛,羽毛绽放冲天烈焰,烧透了高空。一头凶戾的猛禽虚影从里面‘浴火而生’,振翅啼啸,响彻山林,它舞动彩色羽翼,无视着前面山林阻遏,横冲直撞,扑向了百米外的白虎。

    “曲奎,你混蛋!”裴奉怒喝。

    白虎挣扎的爬起来,浑身被鲜血打湿,伤痕触目惊心。

    猛禽幻影扑面而来,燃着熊熊烈焰,隔着很远都已经感受到滚烫的高温。

    曲奎他们已经从不同方位围了过来,堵住了白虎的退路。

    “嗷吼!”白虎全身银光闪烁,再次浮现出白虎战衣,璀璨夺目,霞光耀眼,它已经无路可退了,只能硬撼。

    “拿下它!”曲奎兴奋了,能清楚看到那头虎妖伤势很重,连站都站不稳。火焰烈鸟的温度非常高,这一击不仅能要了它的命,连皮毛都能烧焦,倒是省了它去皮拔毛的麻烦了。

    轰隆隆!

    猛禽拖着滔滔烈焰,与白虎迎面撞击,剧烈的爆炸撼动了山林,火焰飞窜,漫天乱舞,场面像是奔腾的巨浪撞击海岸悬崖。

    曲奎一跃而起,亢奋高喊:“我赢了!这一头虎妖顶的上十头异兽,今天的比赛我赢定了。裴奉,愿赌服输,你要请我十天大酒,还要送上件重宝。”

    “无耻之极,明明是我打伤的,你最后捡了便宜。”裴奉本就是暴脾气,气的眼都红了。

    “你老爹没教过你吗,不要在意过程,我们注重的是结果,哈哈。”曲奎实在是太高兴了,斜眼挑眉,狂笑不已,故意刺激着裴奉。

    “结果?结果就是它是我的。”裴奉突然狂奔,冲向了还没散开的烈焰。

    “想得美。”曲奎全身扬起劲风,托着他离地飞驰,拦到了裴奉面前。

    裴奉狂奔中离地暴起,抡拳重击曲奎。

    “就凭你?平常我都不惧你,何况现在。”曲奎疾速避开,飞转到他身后,一脚跺在了他的后背上,势大力沉,不亚于一记重锤。

    裴奉哇的吐血,扑进了还没散开的烈焰里。

    曲奎坏笑着紧跟进去。

    “少门主!”两位风雷门的门徒惊叫,要冲进去扑救,却被金阳宗的五位男女们拦住了。“别着急嘛,先让他们玩会儿。”

    “你们趁人之危。”两位风雷门门徒怒不可遏。

    一个美艳的少女坏笑道:“错!我们不是趁人之危,我们是以多欺少,咯咯。”

    “你们是在挑起战争。”

    “我们怎么了?杀人的是那头虎妖,又不是我们。都说狗急了会乱咬人,你们风雷门要学狗啊?哈哈……”

    “特么的……”一个风雷门弟子忍不住了。

    可这时候,哇的声怪叫,曲奎怎么飞进去的,怎么飞了出去,落地后连续翻滚四五次,趴在了潮湿的泥土里,痛苦蜷缩,喉咙里滚着怪异的声音。

    “曲师兄!”五位金阳宗男女吃了一惊,赶忙冲过去,搀扶起来。

    曲奎的脸都扭曲了,满嘴是血,颤巍巍的捂住胸口:“碎……碎……”

    “什么?你说什么?”那美艳少女拉开他的手,倒吸凉气。碎了?曲奎整个胸口都凹下去了,有个清晰的掌印,已经发紫,因为充血正慢慢的肿胀着。

    “碎了……碎了……”曲奎痛苦更惊恐,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胸口碎了,心脏被插破了吗?我内脏烂了吗?曲奎慌了,害怕了。他现在只有一个感觉,痛苦,胸腔里像是有团烈火在烧着。

    “裴奉那混蛋干的?”金阳宗弟子赶忙掏出宝药,放到曲奎嘴里。特么下手忒狠了,这是要杀了他啊。

    “哈哈!让你狂!活该!”两位风雷门的弟子感觉出了口恶气,可是……

    身后忽然传来怪异的咳嗽声,很痛苦,很压抑,还有怪异憋闷的声音。“救……救……”

    “里面……有……有人……”曲奎口鼻溢血,指着前面正在散开的烈焰和浓雾。

    “有人?谁!”他们立刻警惕,哪冒出来的?我们一直围着呢,没见有人进去啊。

    迷雾里,秦命掐着裴奉的脖子,五指挤压着他粗壮的皮肉,把他高举在半空里,另只手从白虎背上慢慢提起了霸刀百斩,压在了裴奉的肩膀上。

    霸刀非常重,而且锋利无比,单单是往上一放,就要切裂了裴奉苦苦坚持的灵力盾。

    白虎呜呜低吼,恨不得吃了裴奉。

    “疗伤!”秦命从空间扳指里招出瓶生命之水。

    白虎抬头接住,咔嚓咬碎,吐出碎片,吞了生命之水,站到他后面开始疗伤。

    “你是……是谁……”

    裴奉双手抱着秦命的手腕,极力想要摆脱。但秦命高举的右臂纹丝不动,像是铁钳般,越掐越紧:“我倒想问问,你们是谁?我的伙伴招惹你们了?”

    主人来了?金阳宗和风雷门的人们立刻警惕。

    “它……它杀了我门……弟子……”裴奉痛苦又羞愤,可不敢挣得太狠,肩膀上的刀锋越来越沉了,随时可能切了他的胳膊。

    “放开他!这是风雷门的少门主,裴奉!”

    “立刻放人,不然让你走不出这琉璃岛。”

    风雷门的弟子冲到近前,高声喝斥。

    噗嗤!霸刀突然下沉,坚锐的刀锋重重落在了地上。而裴奉的肩膀,齐根而断,鲜血噗的声喷了出去。

    “呜呜!”裴奉剧烈颤抖,眼珠瞪得溜圆。切了?我的胳膊!我的胳膊啊!!

    金阳宗众人倒吸凉气,好狠?

    风雷门的俩弟子脸都白了,我们说错话了?没错啊,我们是风雷门的!风雷门啊,琉璃岛的掌控者之一,谁不得给点面子?他怎么不但没理会,反而把少门主的肩膀卸了?

    裴奉疼的剧烈挣扎,呜呜的怒骂,双眼要喷出火来。

    秦命慢慢提起霸刀,咔,轻微脆响,刀锋压在了裴奉的脑门上,与灵力盾碰到一起。

    裴奉浑身恶寒,僵在了那里,只有瞳孔在惊恐的晃动着。

    静!风雷门的弟子用力捂住嘴,瞪着眼用力摇头,这特么哪里来的狠人啊。

    金阳宗的那位妖艳女子慌忙表态:“朋友!误会!全是误会!”

    “误会!误会!我们跟他不是一伙的!”其他弟子拉起曲奎,连连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