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73章 惊醒
    搞清楚了追兵的情况,秦命这才带着白虎离开山林,走进了繁华热闹的地段,循着手心里‘王印’的引导,寻找着那位天王殿的王。

    会是哪位王?

    什么境界?

    天王殿时隔十六年才封了他们这三位王,所以其他的王最‘年幼’的都是十六年以前的了,年龄普遍在三十五以上了。

    以王的天赋,这个年龄段以上很可能会是圣武境了!

    但是面临鬼将级的水湄,普通圣武可不一定能抗住,如果巫主再来呢?

    秦命现在想起来那晚‘袭击’巫主的事还有点后怕,如果不是巫主没把他放在眼里,又不想轻易暴露身份,说不定他已经被一巴掌拍死了。

    “我找那位王兄,小白你警惕巫殿的追兵,说不定附近就会有几组。”

    秦命换了件干净衣服,斜背着三米长的石盒,走在热闹的街上。

    白虎也清理了全身血污,但又被染成了蓝色,泛着微光的幽蓝色。虽然很不情愿被‘染发’,但它现在也勉强能接受了。海域比预想的更危险,能低调就低调。万一它身份暴露,引起的轰动不比荒神三叉戟差多少。

    “在哪……在哪……我的王兄你在哪……”

    秦命到处望着,能感觉就在附近,可是两侧酒楼店铺林立,人头攒动,很难确定具体的位置。

    白虎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了,看着前面拥挤的人群。

    那里贴着悬赏令,正围着些人议论,画像上分明就是秦命和它。

    “昨天早上,风雷门的少门主被废了条胳膊,还差点被杀了。”

    “嗬,琉璃岛上还有人敢欺负裴疯子啊。”

    “还有金阳宗宗主的亲传弟子曲奎,被碎了胸骨,伤了内脏气血,到现在还躺在床上呢。”

    “这哥俩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

    “听说是他们两拨人进北部的山林里比赛了,不知道怎么惹了个狠人,差点就全灭了。听说下手又黑又狠,那几个逃回来的弟子是真怕了,宁愿在宗门里挨罚,也不愿意带人去报仇。”

    “什么人这么生猛,第一次来琉璃岛吧,不了解他们身份?”

    “嘿嘿,说不定是其他宗门故意安排的。”

    “悬赏令价格挺高啊,只要是线索,就值一百金币。”

    “高个屁!敢废了裴奉和曲奎的人,能是普通人吗?一百金币,狩猎者们不愿意接,太掉价了。普通佣兵想接,又不敢接,可能要丢性命的。”

    “其实也没那么危险,风雷门和金阳宗只是要个线索,又不是要人。”

    秦命隔着人群看了几眼,没理会,继续往前走着,寻找那位王兄。

    “他境界高,应该感受到我已经来琉璃岛了,怎么也得出来迎接吧。”

    “人呢……人呢……”

    “这兄长当的。”

    “说不定是位姐。”

    “小白跟上,到前面那条街上看看。”

    秦命带着白虎转过前面街角,继续找着。心里渐渐开始嘀咕了,那位王兄是有意回避?还是有事情在忙,怎么始终不肯露面呢。

    距此五条街区以外,一座酒楼里,林云寒正跟一位巫女坐着吃饭,他们从昨天清晨一直找到现在,一天半了,找遍了他们负责的区域,但是花瓣始终没有动静,其他队伍也没有发来消息。

    “你好像知道那人是谁了?”对面的巫女是这五十人里实力最强的,境界在地武境三重天,名为紫幽。

    “不确定。”林云寒摇头,他心里没底,也怀疑是猜错了,但那想法总是在脑海里徘徊着,挥之不去。

    “不确定也是有想法了,什么人,你认识?”

    “别问了,吃完我们继续搜。”

    紫幽逼视着林云寒。“我们是一起的,应该坦诚,只要是有用的线索,都该放到明面上,大家一起分析,一起判断。”

    “该说的时候我会说,但现在远不到时候。”

    “如果坐在你面前的不是我,是鬼将、是巫主,你还会说不是时候?”

    “会!”

    紫幽语塞,轻哼一声,压着火气不想跟他闹僵:“琉璃岛范围太大,花瓣感知的范围又不确定,我们这样找下去要找到什么时候?就算他真的来了这座岛,会一直在这住着?不可能。说不定休息一天已经离开了。”

    “我们找到天黑,如果还没有什么发现,就把人都集合起来。”

    “然后呢?”

    “再想其他办法,但我相信他就在这座岛上。”林云寒扔下个金币,正要起身离开,可手里的花瓣忽然一动,绽放起微弱的红光,晃动几下,像是要飘起了。

    紫幽手里的花瓣也动了,红光忽明忽暗,绽放着温热的能量。

    两人定在原地,还以为看花眼了。

    但花瓣真的在动,微弱的起伏着。

    林云寒一阵狂喜,找到了?!

    紫幽感觉不可思议,目标真在琉璃岛?

    两片花瓣就这么起起伏伏动了会儿,却又恢复了安静。

    “他在琉璃岛!他就在附近!”林云寒激动了,从窗口纵身跃下,落到了繁闹的街道上,目光灼灼的盯着手里的花瓣,他往左走走,花瓣没动静,往右跑几步,花瓣也没动静。又往前走了几步,花瓣终于又动了!

    “盯着花瓣看个什么劲,这就是传说中的‘花痴’。”街边有人嗤笑。

    有人坏笑:“一个花瓣都能亢奋成这样,给他一朵花,还不得高-朝了。”

    紫幽紧跟着从酒楼里冲出来,追上了林云寒,一起往前冲了几步。

    花瓣终于苏醒,冲天而起,朝着前方飞射而去。

    “我去追,你召集其他人。”林云寒兴奋的喊了声,拔腿就要追上去。

    “等等!我们不确定目标的实力,你这样过去就是送死。”

    “我心里有数,你快召集其他人。”林云寒冲向前面酒楼顶部,追着花瓣往前飞奔。

    “你自己小心。”紫幽转身要离开,可是没走几步就停下了。这个林云寒鬼鬼祟祟的,明明猜到目标了,却死活不开口,难道他跟目标相识?故意支开我,会不会是想私吞,还是想独占功劳?林云寒在巫殿里面的名声从来就不怎么样,心机重,城府深,精于算计,这样的人绝不会愿意跟别人平分功劳。

    紫幽考虑了会儿,腾空而起,踏落在前面的酒楼楼顶,释放花瓣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