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96章 恶由心生
    在‘绝影’欢迎秦命和马大猛正式加入他们的时候,逃进山林的‘毒刺’正遭受着数十股猎杀者队伍的围剿捕杀,一个接一个的人头落地,愤怒的咆哮和张狂的大笑回荡在深邃的老林里。

    凶名赫赫的海域猎杀者‘毒刺’就这么走向悲剧,沦为笑柄。

    “我王丕就算死,也拉你们垫背,来啊!都特么上啊!”王丕浑身浴血,被‘寒潮’围堵在了一处峡谷里,他憋屈愤怒,像是头发狂的雄狮。

    “这就叫不作不死,你说你没事闲的,非要招惹‘绝影’。”闫成宝堵在峡谷口,刺骨的寒潮侵袭着峡谷,溪流被冰封,地面被冻结,两侧的悬崖都结着层层寒冰。

    “少特么废话,老子认栽了!但就凭你乔成宝,还杀不死我,都特么一起上,来啊。”王丕恶狠狠的瞪着他们,豁出去了,要么他杀了闫成宝,逃出去,要么闫成宝杀了他,但他临死前要拉几个垫背的。

    “杀只疯狗而已,没什么难的。”

    “我呸!‘毒刺’全盛的时候,有你‘寒潮’说话的份?”

    “那是以前了,不出意外,你的那些兄弟现在全被砍了脑袋了。”

    王丕眼睛泛红,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他纵横海域这么多年,生死险境无数回,已经习惯了,也随时做着赴死的准备,但绝不是像今天这样的下场。堂堂‘毒刺’竟然被逐出四方镇,被猎杀者队伍一个个的剁了脑袋,就连他都被堵在个峡谷里。中午的时候,他们还喝着美酒,分着金币,商量着晚上到哪潇洒,一转眼,竟然亡命天涯,生死两隔。

    “可怜啊,堂堂‘毒刺’头领,竟然落得这般下场。”

    “你是在可怜我?”王丕瞪着闫成宝,愤恨道:“一起上吧,老子不怕你们,今天杀一个赚一个。”

    “宝爷,别跟他废话,一起上,耗死他。”一位‘寒潮’队员催促。杀了王丕,绝对能让‘寒潮’名声更盛,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闫成宝缓缓摇头:“王丕,你走吧。”

    “什么?”寒潮队员都齐齐看向闫成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少特么耍花招,痛快点,一起上。”王丕握紧拳头。

    闫成宝撤回了充斥峡谷的寒气:“走吧,在我改变主意之前,能走多远走多远。”

    “当真?”

    “走吧。”

    “为什么?”王丕看着闫成宝的眼睛,发现他不像是在说笑。

    “我要开始计时了,一……二……”闫成宝挥手,示意‘寒潮’全部撤出峡谷。

    王丕警惕着后退,虽然搞不懂闫成宝什么目的,但能不死谁想死?一连退了十多步,拉开了安全距离,他猛地转头,冲进了峡谷深处,很快便没了踪影。

    “宝爷,为什么?”其他‘寒潮’队员很不理解,一百黑金币啊,就这么扔了?我们要做多少次危险任务,才能赚到一百黑金币。

    “不是不让他死,是现在不死。”

    “不懂。”寒潮队员们都很茫然。

    “看到绝影今天的表现了吗?”

    “看到了啊。”

    “什么感受?”

    “‘绝影‘还是那个‘绝影’,失去了头领,没失去本领。”他们不得不承认,郭雄等人的表现很出彩,并没有想象里的因为失去了头领而变得愚钝虚弱,一刹那的反击还是那么的默契,那么的精彩,这也是‘绝影’最出彩的地方——异于常人的应变能力和绝地反击的能力。

    “把王丕放了,他会做什么?”

    “疯狂报复‘绝影’。”

    “然后呢?”

    “要么就是王丕灭了‘绝影’,要么就是‘绝影’灭了王丕。”如果是完整的‘毒刺’,郭雄他们没有抗衡的能力,可如果只剩下王丕,郭雄他们还是能抗一抗的。

    “那就对了!”闫成宝很欣赏‘绝影’,以前只是欣赏,从没动过其他心思,可现在不一样了,‘绝影’死了三个,还剩四个,关键是表现的依旧很出彩。

    我能不能把他们收入麾下,纳为己用?

    这个念头刚刚一出现,闫成宝的心都热了。

    了郭雄四人很强硬,而且已经开始招收新人,他直接出面招揽肯定不合适,那就只能采取其他办法了。

    例如,放走王丕,让他跟郭雄他们厮斗,最好能杀死一个,剩下的三个可能就没信心再重塑绝影了。到时候他再出面把王丕杀了,让绝影感恩,接下来的招收就水到渠成了。

    再例如,直接不需要王丕出手,他设计弄死郭雄,嫁祸给王丕,也能达到目的。

    酒楼里。

    陆续有猎杀者们回来,带着人头。

    秦命挨个核实人头身份,发放黑金币。

    皆大欢喜。

    可是,他们自始至终都没等来‘毒刺’头领王丕,这是个狠角色,也是地武四重天的境界,如果放跑了,未来可就就麻烦了。

    一个猎杀者的头领一旦被仇恨左右,满脑子都是复仇,会变成非常可怕的杀手。

    “宝爷亲自抓王丕了,他跑不了。”梦竹很信任闫成宝。

    “宝爷?你们跟他很熟悉?”

    “我们‘绝影’朋友不多,‘寒潮’就是一个,当年‘绝针’还救过他的命。”

    “我怎么看他没有朋友的样子。”秦命来到四方镇的时候,看到的是‘毒刺’对‘绝影’的羞辱,以及‘寒潮’的冷漠,所以对‘寒潮’印象并不好。

    郭雄替闫成宝说话。“‘毒刺’实力比‘寒潮’要强很多,宝爷当时犹豫也情有可原。”

    秦命反倒奇怪了,‘绝影’竟然还有这么天真的时候?是‘绝影’重情义,还是我不了解情况,误会人家了?

    “秦公子……”梦竹忽然开口,表情有些怪怪的。

    “不用那么客气,叫我秦命就好。”

    “你地武二重天了?”

    “前几天刚突破。”

    郭雄他们暗暗感慨,人比人气死人。他们一直以自己的天赋自傲,年龄都不到三十岁,两位地武三重天,两位地武二重天,不比某些势力的天才差,这也是‘绝影’能名动的主要原因之一。可秦命不到二十岁就晋入了地武二重天,实在让他们佩服又深感无力。

    马大猛撇嘴嘀咕,过分了啊,你差不多点!

    “你有三位娇妻?”梦竹又问。

    “嗯。”秦命刚露出笑容,梦竹紧接着一句话:“你逛花楼了?”

    “我只是去住了几天。”秦命哭笑不得。

    “几天还少?花不少钱吧,别人都是按时辰算的,你按天算。”

    “我是住!”

    “住不就是睡?”

    “梦竹!”郭雄低喝,太不懂礼貌了。

    “花楼就那么好吗?”梦竹嘀咕,很反感男人进花楼那种地方。

    “这就是你不带玥晴她们一起来的原因?”马大猛也补一刀。

    秦命不说话了,越描越黑。幸亏没做什么,如果真要干点什么,那还了得。

    “进去后……怎么个流程?”孙铭压低声音比划着,他长这么大还没碰过女人呢。

    梦竹转头、眯眼,盯着孙铭:“我请你?”

    孙铭尴尬一笑:“男人嘛,好奇嘛。”

    郭雄轻咳几声,打断他们:“宝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