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500章 阴沟翻船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争取到郭雄信任的?原谅我说直白,我们跟‘绝影’合作过很多次,都把对方当朋友,看着曾经的‘绝影’落到了别人手里,我们不放心,也想替郭雄他们把把关。”

    娄艳故意挑明了说,这样能放松对方警惕。

    而且血药没放在酒里,是放在了菜里面。一般人只会警惕酒水,会忽视饭菜。

    这些方面的小伎俩,她玩弄的如火纯情。

    “你就是为这个而来?”秦命再抿了口酒,没发现有毒素。他故意表现的很贪色,目光不断地往娄艳身上瞟,瞟那些特殊部位。

    “我想……好好地了解你……”娄艳夹起块烧肉,含在嘴里,笑的妩媚,笑的醉人。

    秦命也夹起一点菜,放在嘴里,边看着她边慢慢咀嚼。

    娄艳笑意加深:“跟姐姐聊聊?”

    “想聊什么?”

    “你不让姐姐放心,姐姐怎么放心‘绝影’?”

    秦命心里忽然一动,他浑身的血液泛起了异样的热流,像是受到了刺激后在抵触着什么。

    有毒?

    菜里有毒!这贱人果然没安好心!

    “你以前做什么的?今年多大了?是怎么跟‘绝影’结缘的,又是怎么让郭雄他们信任你的。如果可以,姐姐还是想知道你的真名。”娄艳夹起块烧肉,沾满了汁液,递到了秦命嘴边。

    秦命张嘴接住,却忽然低喝:“别偷看!”

    娄艳下意识回头,秦命把烧肉吐出来。

    “你俩矜持点!”马大猛悻悻的缩回脑袋,闭上窗户。

    秦命做着咀嚼的样子,也夹起块烧肉,递到了娄艳嘴里。

    娄艳娇笑,张嘴接住。血药是用她的血液做药引子炼制的,受的影响并不大,她吃十块的影响远不及别人吃一块。

    秦命做个吞咽的动作,又夹起点菜,放到自己嘴里。可脸色一板,低喝:“你又想干什么?”

    “俺没看!!”外面传来马大猛的声音。

    “别狡辩。”秦命呵斥,趁着娄艳转眼的时候,把菜扔到地上。

    就这样,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喂你一口,你喂我一口。秦命吃了二十口,喂了娄艳二十口,又用各种办法,吐了三分之二。

    终于,秦命知道这菜里面是什么毒了,是情药!他吃的不多,却已经浑身燥热,呼吸急促,看向娄艳的眼神火辣炽热,一股浓烈的渴望在心里乱窜,偶尔一个恍惚,就差点要失去理智。

    “大刀,你这是怎么了?”娄艳吃了那么多,也受到了影响,但意识还清醒,能控制得住自己。

    “我……”秦命趴在桌子上,呼吸粗重缓慢。

    “你很难受吗?来,姐姐帮你。”她看秦命药效发作了,便假装着目眩神迷,红唇微张,起身扯着衣服,走向秦命。

    水汪汪的眼睛、潮红的双颊、微张的红唇,还有急促的喘息,都让人双眼喷火。

    “不……不行……”

    “来吧,姐姐不怪你的。”

    “我……”秦命晃了晃头,假装迷醉着起身,低着头,摇摇晃晃的靠向了娄艳。

    “想要姐姐吗?”娄艳伸手,捧向秦命的脸,眼底闪过丝红芒。此时此刻,再没有比这更挑逗的话了,再配上他吃下的血药,里应外合,足以彻底点燃他的渴望。

    秦命发出一声低吼,像是控制不住了,霍然抬头,一把将她抱住。

    “想要……姐姐给你……”娄艳吃吃娇笑,歪向秦命怀抱。看你往哪里逃,中了姐姐的药,上了姐姐的床,你就别想再看到明天的太阳了。不过,死在姐姐花裙下,也不算白死。姐姐好几年没让男人碰了,便宜你了。

    然而……

    就在秦命抱紧娄艳的那一刻,他目光恢复清明,右手一振,重重的砍在了娄艳后颈。这一击,运足了劲道,嘭的声闷响,娄艳毫无防备,如遭雷击,脖子差点被轰碎,本就受到些许影响的意识当场昏迷。

    秦命面色冰寒,把娄艳扔到床上,连忙盘坐,屏气凝神,炼化着体内的毒素。这个娄艳是纯粹来‘吃’他的,还是有特别的目的?

    这药效够猛地!才吃了几口,就要控制不住了,血脉喷张,气血燥热。

    娄艳脸上还带着浅浅的媚态,但已经昏迷不醒。她以往都是用这种办法,先选定个对自己有意思的男人,再主动出击,诱惑加血药,保证能把目标控制的死死地,最后勾到床上尽情享受,活活吸干。

    这些年来,从没有一次失败。可唯独这次,她从开始就领会错了,秦命对她根本没意思!

    秦命冥想了很一会儿,才从混沉中恢复,看着床上昏迷的娄艳,皱着眉离开房间。如果只是这女人发骚,那还可以,可如果娄艳真的不怀好意,‘寒潮’的其他人可能就在附近。

    “她人呢?”马大猛正在外面郁闷呢,一看秦命出来,立刻来了精神。

    秦命叮嘱道:“在里面!看紧房门,别让人进去!”

    “在里面干什么?”马大猛伸出指头捅开了房门,里面烛光摇曳,饭香缭绕,但没看到娄艳,他心里嘀咕,人呢?

    “别乱看,就在这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秦命神识覆盖周围的黑暗,仔细查探了会儿,悄然离开。

    “神神秘秘的,该不会做了什么坏事吧。”马大猛扭头看看周围,没人!他放下重斧,踮着脚,小心翼翼的进了房间。

    房间里,娄艳昏迷在床上,两腮飞红霞,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微张微合,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她偶尔发出几声轻吟,不自然的扭动几下,烛光摇曳,照映着惹火的身材。低胸的衣服将她那一对玉兔半露在外,勾魂夺魄,深黑色的衣服将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的白嫩。

    马大猛站在床边看着她,眼睛都直了!俩人做什么了,衣服怎么乱糟糟的?

    他伸手推了推娄艳,没什么反应,喊了几声,也没动静。

    “怎么还睡下了?”马大猛嘀咕着,走到桌边,端起酒杯喝了几口酒,又抓了口菜塞到嘴里。“嗯??味道不错啊。剩这么多菜,太浪费了。”

    秦命到屋子附近转了转,没发现有异常的情况。倒是看到闫成宝带着高平急匆匆的进了郭雄的房间,看起来神色很慌张。

    秦命眼珠转了转,悄悄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