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503章 血药
    闫成宝眼底闪过道冷光,难道梦竹他们是被他引来的?可是,娄艳呢!该不会是遇害了吧?

    高平不着痕迹的碰了碰闫成宝,微笑着转移着话题:“来得正好,很多人进了乱石岭都失踪了,我猜王丕很可能就在里面。我刚刚跟宝爷进去探了探情况,发现了点线索,要不要一起去?”

    郭雄他们余怒未消,都看向了秦命。

    秦命道:“我看都别去了,连你们都受到乱石岭影响,把郭雄误认为王丕,还差点害了他。我们如果进去,万一自相残杀呢?”

    你信了?郭雄他们怪异的看着秦命,这是你性格?

    闫成宝现在心里乱,也担心娄艳,没精力计较秦命是不是有其他想法,借坡下驴:“说的对!碎石岭在深夜里太可怕了,还是不要进去了。我看这样,我们先回四方镇,重新想办法!”

    “我想请问,是谁发现了王丕?有多少人进了乱石岭!”郭雄差点丢了性命,不想就这么放过他们。

    “是有人给我们送的消息,我们来的时候乱石岭就这样,安静地吓人。”

    “可你刚刚是说,很多人进了乱石岭都失踪了。”郭雄逼视着闫成宝的眼睛。

    “给我们送消息的那人说进去了很多人,可我们来的时候一个都没有,不是失踪了又是怎么了。”

    “是谁送的消息!”

    高平故意扳起了脸:“郭雄,我们是差点杀了你,也会道歉,但已经再三解释过了,那是误会!我们是朋友,以前是,将来还会是,我们怎么可能害你?”

    秦命低声提醒:“行了,再说下去,他们要翻脸杀人了。”

    回去的路上,郭雄故意落后闫成宝和高平,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了?”

    “秦命提醒的我们,说有危险。”梦竹他们心有余悸,‘绝’他们已经死了,如果郭雄再死了,他们‘绝影’就真的名存实亡了。

    秦命耸耸肩,不说话,总不能说我一开始就怀疑你们好朋友图谋不轨吧。

    “你们怎么看?”张烈性格阴沉,但心思敏捷。他九成九的肯定,宝爷不怀好意,根本就不是什么看错了,或是被乱石岭影响了。

    郭雄他们沉默了,以前都是过命的朋友,‘寒潮’也是‘绝影’少有的几个朋友之一,今天竟然发生这样的事。与其说是不敢相信,倒不如说是不能接受。

    “再试试他们,如果真有企图,绝不轻饶。”秦命不好做的太强硬,毕竟是人家的朋友,他跟绝影也是刚合作,要稍微顾忌下彼此情绪。

    “听你的!”郭雄他们表态,如果真能确定,他们绝不再念旧情,能杀则杀,绝不废话。

    当他们回到四方镇的院子的时候,全部僵在了前院里。因为某个房间里,正上演着激情的碰撞,那股近乎于发疯的狂野,让人听得心里直荡漾,面红耳赤。

    “还没结束?”梦竹失声,紧接着闭嘴。

    秦命一听不对劲儿了,那房间里是……马大猛?娄艳?

    他俩滚到一起了?

    “娄艳?”闫成宝和高平下意识的望向秦命,急匆匆往房间里冲。这种疯狂很可能是受到血药刺激了,可既然下了血药,为什么秦命好好地?是下错人了,还是出意外了?

    房间附近正聚着些人。“宝爷,你可回来了,里面……里面情况不对劲儿啊……”

    “是谁跟谁?”

    “秦命跟娄姐啊,都一个多时辰了,都没歇着……”他们说着说着,眼睛一瞪,看着宝爷身后走来的秦命,傻眼了。人怎么在这?里面那是谁!

    “都起开!”闫成宝推开人群,跺门冲进去。一个多时辰了?怎么还没结束!他们很了解娄艳的血药,一般来说,半个时辰就结束了,不仅是激情结束了,人也该抽干了。可这都一个多时辰了,男人的声音怎么还这么粗重?反倒是女人婉转嘤唔的。

    “退下!!”秦命紧跟着闫成宝冲进去,回头一声厉喝,镇住了‘寒潮’其他人,甩手关上房门。

    “说,出什么事了!”高平被拦在门外,阴沉着脸回头喝问。他很了解娄艳,这是一朵美艳却带刺的花,能吞吸男人的阳气。不然‘寒潮’这么多威猛汉子,从没有谁敢打娄艳的注意,平常也就过过眼瘾。

    房间里已经乱七八糟,桌椅橱柜歪扭破烂,床都塌了,一个雄壮威猛的男人正压在一个白嫩的身体上,激烈的冲刺着,沙哑的嘶吼着。本来应该旖旎香艳的场面,却给人种‘野兽进食’般的血腥感。

    马大猛和娄艳都被血药影响了心智,起初是纯粹的交合,释放着最原始的野性,恨不得吃了对方。后来是娄艳渐渐苏醒,清楚了形式,愤怒之下要吐纳马大猛的阳气,可她毕竟是个女人,被蹂躏了这么久,已经筋疲力尽,还被折腾的浑身是伤。更要命的是马大猛体内好像有股子特别的气势,刚猛狂躁,她非但没吞了阳气,竟然还出现了‘回流’!

    现在不是她要吞吸了马大猛,而是马大猛在吸收她!

    这种无法理解的事情,竟然真实的发生在了娄艳的身上,她吸了一辈子男人,竟然被男人反吸了,她无法接受,可越是反抗,越是‘回流’,也越是惊恐。

    “救……救我……”娄艳已经奄奄一息,无力的抬起手,向冲进来的闫成宝求救。

    “混蛋,滚开!”闫成宝怒吼,挥手就要杀了马大猛。

    “你敢动他一根毫毛试试?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秦命拦在他面前,双眼如刀,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寒气。

    “就一个字,滚!”闫成宝正憋着股邪火,双拳攥的嘎吱脆响,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锵!”霸刀重重落在地上,与娄艳脖子不足三公分,稍微一提,就可能斩了她的脑袋:“看看是你快,还是我快!姓闫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就你这鬼把戏,还上不了台面!想吞并绝影?也不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闫成宝稍稍冷静,凝眉看着秦命:“你到底是谁?”

    “一个你惹不起的人!”

    “狂傲,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不服?我们试试?”

    闫成宝心里挣扎,高喝:“放开她!”

    “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救……救我……”娄艳虚弱的推搡着身上的男人,向闫成宝哀求着。她快不行了,再折腾下去,她要被这个黑熊般的男人撕碎了。

    “滚开!不管你是谁,这是在我的地盘,杀你,废你,我一只手就能办到!”

    “你倒是来试试?”秦命毫不相让,杀意如潮,充斥着房间,颤着满地的碎片。

    “嘭!!”郭雄他们撞开寒潮的队伍,冲进了房间。

    这时候,马大猛发出声野兽般的嘶吼,死死地往前一抵,趴在了娄艳身上,而娄艳到了极限,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大猛?娄艳?”孙铭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再看满屋子的狼藉碎片,表情变得精彩了。

    “血药?”郭雄还算冷静,立刻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