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563章 血花
    骨丘高高隆起,里面被掏空,像是个简陋的房屋,成了裴秋明父子暂时的藏身地。

    裴秋明是风雷门门主,是琉璃岛的主人之一,荣耀了一辈子,狂放了一辈子,被人敬畏,被人拥护,没曾想竟落得如此地步。先是被万岁山的时空戏弄,再是被宗门的长老们抛弃,现在除了这不争气的儿子,他一无所有。

    本来就暴躁的脾气,最近变得更臭更糟。

    “爹,喝点水。”裴奉苍老的不成样子了,白发苍苍,皮肤干裂,声音沙哑低沉。如果不是有境界撑着,他可能只有趴在骨堆里喘气了。

    “不喝!说过多少遍了,不要打扰我修炼!”裴秋明甩手打翻盛水的骷髅头,怒声喝斥着。

    “是,是,我先放在这,等渴了再喝。”裴奉慌忙捡起骷髅头,护住仅剩的那点水,小心的放到裴秋明身边。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你如果挣点气,我们至于沦落到现在的地步?”裴秋明红着眼喝斥,越看他越烦:“滚!滚出去!”

    “爹,你……”

    “谁特么是你爹,你是我爹!滚出去,不要再打扰我修炼。”裴秋明暴躁的喝骂着,不就是特么的从头开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子辉煌过一次,以后照样还能站起来。我要让那些混蛋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我要把他们乱拳打死,打死,打死!

    裴奉苦着脸,弱弱的撑起身子,离开前不忘回头提醒:“爹,不要着急,灵果千万不能当饭吃,您……慢着点……”

    “老子是圣武,懂吗?是圣武!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特么的用得着你提醒?”

    裴奉苦笑:“爹啊,饭要一口一口吃,你现在五岁的年纪,很难聚起灵力的,我的意思是长身体要紧,先把身体养好了,再慢慢感受灵力。”

    “用得着你提醒?滚出去!”裴秋明更难受了,五岁,五岁啊,我特么五岁了!他看着自己娇嫩的皮肤,摸着白净无毛的脸,到现在都无法接受。

    “我的意思是……”

    “是什么是,你今天屁话这么多,滚!”

    “爹……”

    “滚!!”裴秋明抄起身边的骨头就要扔过去。

    “爹,我这身体太老了,走路都费劲,有地武境的境界,但没有地武境的实力了。幸运的话,我还能撑个三五年,如果有个意外,说不定就挂了。我已经想开了,死不死都无所谓了,可是你呢?我死了,谁照顾你,你才五岁,万岁山又不是外面,吃的喝的都很困难,我……”裴奉说着说着,红了眼,摇了摇头,颤微微地呼出口气,撑住骨头拐杖往外走。

    裴秋明沉默了,感觉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闷得慌。他难得没有再大喊大叫,背过身去,不让裴奉看到他朦胧的双眼。

    “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就是退化了吗?”

    “我可以从头再来,我一定可以。”

    “我有基础!我要用十年,找回我丢失的五十年。”

    裴秋明咬着牙,攥紧拳头。

    “咔嚓!”后面传来清脆的脆裂声,好像是踩断了骨头。

    裴秋明收拾好心情,故意板着脸:“怎么又回来了?出去呆着去,别来打扰我修炼。”

    “爹……”裴奉声音发颤。

    “说!别特么磨磨蹭蹭的,是不是个男人?”

    “你……你回头……”

    “又特么怎么了。”

    “回头。”

    “就不能让我省点心……”裴秋明刚转头,表情僵在了脸上。

    一群陌生的男女从外面走了进来,前面的男人掐着裴奉的后颈,嘴角翘着冷笑。“裴门主,幸会了。”

    这是个高壮伟岸的男人,赤果着上身,露出古铜色的肌肤,粗壮的肌肉线条透着惊人的爆发力。他的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让人过目难忘,蓬松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狂野不羁,野性而邪魅。

    “你是谁?”裴秋明站起身来,年龄虽小,气势不弱,深邃的眼睛绕过男人,看向了他的身后,竟然看到个熟人,一个老妪,头发斑白,衣服染血,已经断了双臂。

    这是风雷门的女长老,五重天的境界,也正是她取代了裴秋明,成为他们队伍里的新领袖。没想到半月没见,她竟然沦落到这种境地,不仅断了双臂,还被缠着锁链,像拖老狗般拖了进来。

    面对着裴秋明忽然冷厉的眼神,老妪目光躲闪,不敢对视。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是来拿东西的。”男人踩着碎骨,走向了裴秋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呵呵笑着摇头,真是惨啊,堂堂风雷门门主,高高在上的圣武,以前多么的威风,竟然变成了孩子,境界全失。换成其他人,恐怕不自杀也要疯了。相比起来,自己还是很幸运的,起码还有地武六重天的境界。

    “先把裴奉放了。”裴秋明仰着头对峙。

    男人掐着裴奉的脖子,举到半空里:“我听说这是你儿子?哈哈,还真是造化弄人。”

    “呃……唔……”裴奉被掐的连番白眼,双脚无力的乱蹬着。

    裴奉大喊:“把他放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

    “我想要你的命,给吗?”

    裴秋明表情一挣扎,咬着牙:“给!!”

    “不错嘛,万岁山难得还能看到点人情味。”男人甩手把裴奉扔在地上。

    裴奉剧烈咳嗽着,挣扎起来,扑到裴秋明前面,拦住男人,慌乱的喊道:“不要伤害他,他已经够可怜了,他连淬灵境都没了,他以前是门主啊,是圣武。求求你们,有什么事冲我来吧,我替他接了。”

    裴秋明心里一阵绞痛,板着脸喝斥:“滚开!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少特么在我面前丢人。滚!滚出去!”

    “爹……”

    “我让你滚!滚啊。”裴秋明瞪着他,稍微使着眼色。

    男人呵呵冷笑:“别争了,你们谁都活不了。不过能不能死的痛快点,看你们的表现了。”

    老妪被推到前面,踉跄几步跪在地上,脸色苍白,虚弱的低语:“门主……”

    “闭嘴!你还知道我是门主?”裴秋明红着眼喝斥。

    老妪凄惨的低笑:“门主,其他人……都死了……”

    “死有余辜!如果落在我手上,你们会死的更惨。”裴秋明恨恨的说着,心里却是一阵揪痛的难受。死了?全死了吗?不管他们怎么背叛、怎么混蛋,终究是他曾经信任和依赖的人,一起守护着风雷门,一起对抗着金阳宗等强敌。就算是要惩罚,也该是由他来,而不是随便些其他人。

    “说得好,背叛的人就该死。”男人打个响指,老妪身后的男人突然举起大刀,当空斩下。

    噗嗤!

    血花染红了白骨,喷出条长长的痕迹,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在简陋的骨丘里弥漫着。

    老妪没有反抗,任凭大刀落下,承受了这么久的折磨,这一刻的死亡对她来说更像是解脱。只是,在身后那人手起刀落的时候,老妪正看着裴秋明,张了张嘴,像是要说声对不起,又或是想说些其他的,可是……终究没有说出来。

    裴秋明表情凶狠,可眼神明显晃了晃,死死咬着牙齿,脸颊冒起青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