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14章 耳光响亮
    “拦住她!”童言身后,恭敬站着的老人抬起头,瞳孔是紫色的,烈芒转动,如岩浆起伏,整个人气息很强盛。

    周围的侍卫们立刻分出两人,要过去盘问。童言挥手制止,整理下衣袍,走向了沙滩。“别唐突了佳人,我亲自来。”

    木船在浅滩处停靠,女人踩着澄澈清凉的海水走向了沙滩。这是位美丽的女人,欣长健美的身材,优雅迷人的风度,尤其是那一头乌亮的秀发,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这位漂亮的姑娘,从哪来,到哪去啊?”童言轻佻的笑着,肆无忌惮看着女人,从美丽的容颜,到吹弹可破的肌肤。

    “找人。”女人美丽出尘,秀发乌黑而柔顺,如绸缎子般光滑,莹白的瓜子脸上并无紧张,明亮的眼睛望向岛屿深处。明明很年轻,却有种成熟的感觉,两种气质碰撞,格外的迷人。

    “找情郎呢,还是找男人呢。”

    女人转头,冷眼看着他:“欠揍了?”

    童言讶异,够火辣。他坏坏的笑了,伸出指尖勾了勾女人的下巴:“姐姐想教训我?我正好痒了,咱们到林子里找个地方。你想用什么姿势教训,弟弟都能配合。”

    紫炎族的族人都走了过来,隔着十几步警惕着女人。

    “你在调戏我?”女人微微凝眉,眼神更冷了。

    “呀!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童言趴到女人面前,仔细的看了看:“我怎么看你有些面熟?”

    “是吗?”

    “我看你像……像……像我未来孩子的妈!”童言坏笑着,伸手搭在女人肩上:“我还真看你有些面熟,咱们在哪见过吗?”

    女人歪头,看着童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见过很多次。”

    “哦?是梦里呢,还是床上呢?”

    “我数到三,从我面前消失,我可以当你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

    “否则呢?”童言趴在女人的玉颈间,深深地嗅了口。好奇怪,他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就有种异样的感觉,说不出来,怪怪的。就好像真的在哪见过了,还有种淡淡的温暖。难道,一见钟情?我童言竟然有一见钟情的时候?模样不错,身材很棒,肌肤很紧,年龄嘛,看起来比我大几岁,但年龄不是问题。

    侍卫打量着女人,也有种怪怪的感觉,熟悉?不知不觉的,他们凌厉的眼神都慢慢淡了。

    “否则?”女人甩开童言的手,走向沙滩。

    “姑娘,这座岛暂时不开放,请回吧。”老人拦到了女人面前,强盛的气势像是正在涌动的火山,随时可以喷发,危险!

    “崔泮,连你也不认识我了?”

    “恕老夫眼拙!”老人并不理会,抬起手,指向浅滩的木船:“请!”

    “别这么粗鲁嘛,姑娘,你这种态度是找不到人的。”童言从后面走过来,撩着她的秀发,指尖顺势就要往她腰部以下划去。“不如跟哥哥说说,你找谁?你又是谁?”

    “我找你爹,我是你姑!童璇!”

    童言伸开的右手,正要坏坏的抓向女人的屁g,闻言一愣,下意识就停住了。“谁?”

    女人回手抓住童言的手,转身面对着他,凌厉的眼神直透他眼底“我找你爹,我是你……姑姑……”

    童言定定的看着女人,微微张嘴:“姑姑?”

    女人抓着他的手在半空扬了扬,对着他的脸啪的抽了上去。

    童言猝不及防,被抽的踉跄两步,他用力甩了甩头,瞪着眼睛看着女人。

    其他人都愣了愣,皱着眉,凝着眼,看了又看。姑姑?童璇?我了个去,我说怎么这么熟悉。

    老人冷漠的老脸变了又变,仔细看了会儿,一个激灵惊醒,慌忙跪在地上,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其他侍卫倒吸口凉气,全部跪地,用力低着头,眼神里晃着着惊恐。

    童言艰难咽口唾沫,再问:“姑……姑姑?”

    童璇甩手一巴掌,抽在童言脸上。“你勾我下巴了?”

    童言被抽的后退两步:“姑姑?不对啊,怎么……你……”

    “你揽我肩膀了?”童璇跟进,甩手又是一巴掌。

    “姑姑!真的是你?不……不对啊……你怎么……”

    “你调戏我了?”

    “你撩我头发了?”

    “你的爪子想往抓?”

    “几个月没见,胆子肥了啊,敢调戏你姑姑?”

    “小时候谁把你带大的?”

    “瞪着眼睛不认识了?”

    “要不要把你老爹叫来,让他看看他儿子有多威风?”

    童璇一句话一巴掌,抽的童言一步一后退,一直退到了海里。

    “姑姑!我……我……我真没认出来啊。”童言直接跪下了,可还是仰着头,瞪着眼睛看着童璇,这是我姑姑?从小把我带到大的姑姑?我是眼花了,还是记错了,我不记得我姑姑这么年轻啊。

    童璇一巴掌抽在他脑袋上,冷叱:“低头!跪着!”

    “姑……”

    “还不信?”童璇提着他衣领,拉到面前:“看个够?”

    童言睁大眼睛,仔仔细细看了又看,脸色一苦,认出来了,真的认出来了。“姑姑……你年轻起来好漂亮……”

    “跪着!!”

    童言欲哭无泪,脸皮臊的通红,我调戏我姑姑了?我特么都干了什么!

    童璇走到崔泮身边:“族长在哪?”

    “往前两座岛,我带您过去。”崔泮慌乱起身,毕恭毕敬的走到前面。

    古海的每个海族都传承数千年,古老又强大,注定了等级的森严。他虽然是三少爷的导师,贴身老奴,可说到底还是奴,地位并不高。童璇是谁?族长的亲妹妹!退任老族长的独女!

    “造孽啊!”童言跪在海水里,闭着眼睛咧嘴着,脸皮火辣辣的,也不知道是臊的,还是被抽的。

    我特么都干了什么啊,长这么大都没这么尴尬过!

    我调戏我姑姑了?苍天啊,这不是真的!

    “少爷,那真是……她怎么……”侍卫们都苦着脸。

    “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童言眼神一冷,狠狠盯着他们:“今天的事谁都不许说出去,听到没有?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这时候,侍女秀儿带着位美丽的女子来到沙滩。

    童言一看来人,急忙站起来,朝着地下跪着的侍从们低喝:“都给我站起来。”

    “可……可大人命令我们跪着的。”

    “待会儿再跪。”

    “行吗?”他们心里直打鼓,那位姑姑可不是好惹的。

    “我说行就行,待会再跪。”童言整理下衣服,笑着应了过去:“姐姐,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秀儿朝着童言轻哼一声,躲到女人身后。

    “你脸怎么了?”童欣,童言的姐姐,长他两岁。肤若凝脂、眸若秋水、琼鼻挺翘、红唇润泽、贝齿如玉,海族贵女美丽倾城,不可方物,海族里无数男人追捧爱慕。

    “啊?没怎么啊。”童言用力搓了把脸,趁机运转经脉灵力,把淤血消散。

    “我让秀儿来找你,你做什么了?”

    “我……嗯……”

    “你是不是又调戏她了?我告诉你多少遍了,再敢胡闹……”

    童言赶紧打断:“姑姑回来了。”

    “姑姑?她不是在内海历练吗?”

    “刚回来,好像遇到麻烦了。”

    “什么麻烦?”

    “变年轻了,境界退化了。”

    “你耍我?”童欣眼神微冷。

    “我耍大哥二哥,我耍过你吗?她去找父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