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19章 雷熊暴击
    吕天祥捎了眼走出来的秦命,没有理会,当成了历练的猎杀者。“巫主,秦命肯定在这座岛上,我能确定!”

    葬花巫主也没认出秦命,神识如潮,洒向了深邃的岛屿。她虽然境界倒退了,身体虚弱又痛苦,可圣武五重天的神识足以覆盖半座岛屿。

    秦命假装不认识,静静地看了会儿,转身走回了山林,可眼角一瞥,却看到了红衣女人竟然腾空而起,飞向了岛屿深处。吕天祥快步跟上,冲进了山林。

    “圣武?吕天祥不找个地方好好藏着,跑到这里找什么?”秦命自言自语着,随手招出了‘雷鳗’号。坐等他们离开后再走,免得暴露了船艇,也暴露了自己。圣武的神识还是很可怕的。

    葬海幽魂临走前把雷鳗号留给了秦命,他已经不需要船艇了,留着没用,顺手留下,正好让秦命凑足五艘船艇。

    雷鳗号被葬海幽魂修复过,航行速度至少会是其他船艇的一倍,无论是渡海还是逃命,都很不错。

    秦命坐在山顶的石头上,望着天空飘飞着的女人,她好像很着急的样子。难道岛上有什么宝藏?吕天祥以前留在这里的?

    葬花巫主神识扫遍岛屿,别说秦命了,一个活人都没有,除了林木就是灵妖。

    除了……

    葬花巫主隔着千米高空,看向了山顶的秦命,神识如潮,汹涌而至。

    地武境六重天?不对。按照吕天祥的介绍,秦命境界在四重天。

    秦命稍稍不安,她在探查我?不是找宝藏,难道是在找人?“小祖,帮我查查那女人什么境界。”

    “什么女人?”

    “那里来了个女人。”

    “怎么,心痒了?”

    “你继续歇着吧。”

    葬花巫主落到山林里,眼神凌厉如刀。“你确定秦命在这座岛上?”

    “半个时辰前还有感觉,确实在这个位置,可是……”

    “可是什么?”

    “难道离开了?”吕天祥恨透了秦命,该死的混蛋,搞的我这么狼狈。

    “你在耍我?”

    “不敢!我真不敢!不是离开了,就是藏起来了。”吕天祥让葬花巫主稍等会儿,盘坐在地上,凝神感受着。他尝试着捕捉黑蛟战船上的纹印,也在感受着婴魂地藏草上面的印记。这座岛说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如果秦命真在这里,纹印应该会有些回应,哪怕是一丁点。

    山顶上,秦命越来越觉着不安,转身走下山顶,穿过茂密的树林,朝着沙滩那里狂奔。不用雷鳗号了,随便弄块木头当船。

    然而,就在他踏上沙滩,冲向海洋的时候,一道血芒从天而降,重重的轰在了海面。

    轰!

    一片血红色的花瓣,却像是道陨石,崩散着海浪,撞击沙滩,一股猛烈地爆炸,颤抖着岛屿,仿佛连深处的岩层都被撞裂了,发出低沉而可怕的嘎吱声。附近山林里,大量宿鸟惊飞,叽叽喳喳,羽毛飘洒。

    秦命惊魂闪避,后退上百米,回头一看,一道花瓣穿透重重巨树,疾速飙射,杀向了秦命。

    花瓣?

    难道……葬花巫主?

    秦命心里咒骂,怎么会是她?她怎么跟吕天祥混在一起了。

    他们来这里是找我的?

    他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

    又怎么会发现我?

    秦命脑海里闪过无数的疑惑,避开花瓣,一咬牙,金色羽翼猛地展开,带起漫天金光,羽翼振击,狂风呼啸,他冲天而上。

    “秦命,果然是你。”森林里传来清冷的声音,刹那间,天穹一片火红。一片花瓣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不断分裂,转瞬之间竟分化万千,像是片火云,横亘在高空,血气滔天,拦住了秦命的去路,把他的脸都映成了血红色。

    该死!秦命猛地刹住,凌空翻转,爆射海域。

    呼!呼!呼!

    万千花瓣像是暴雨般降临,疾速飙射,划过空间,发出刺耳密集的呼啸声,每片花瓣都拖着烈烈血气,涌动着惊人的能量。

    秦命早就见识过这些花瓣的威力,不敢硬接,在撞击海面的前一刻,猛力翻转,带着股旋转的狂风,撞进了海潮,钻入海底。

    万千花瓣紧随而至,像是密集的利刃,前赴后继的钻进了海潮里。

    “找到了!哈哈!”吕天祥狂笑,兴奋地脸都显得狰狞。他在这座岛屿捕捉到微弱的血印回应,可以肯定秦命就在岛上,应该是藏到了某个地方。在哪呢?岛上好像除了他们只有一个男人。葬花巫主也只是试探,看看那人到底是不是秦命,结果一炸就炸出来了,模样变了,金色羽翼太显眼。

    海域暴动,轰隆声响彻海底,平静的海面出现大量的漩涡,密密麻麻的水泡涌出海面,像是沸腾了一般。

    万千花瓣八方阻截,在海底不断奔袭,切裂着海水,快似闪电。每次碰撞都直接引爆,炸的秦命气血翻腾,狼狈不堪。

    秦命一次次突破重围,一次次被花瓣阻截,无奈被迫回返沙滩。

    “贱人!”秦命咒骂着,撞开浪潮,冲向了密林。

    岛屿深处的湖泊下面有个深沟,一直延续到海底深处,从那里或许能逃出去。

    他之前就在那里闭关,很清楚那条通道。

    数千花瓣紧随其后,剧烈翻腾,疾速奔袭,像是头火红的巨鸟,掀起滔天血气,驱赶着秦命。

    “秦命!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吕天祥正好从密林里冲过来,面目狰狞,双眼充血,笑声刺耳。他闭关的一个半月里,调理了身体,境界也成功的拉升了一重天,恢复到了地武五重天。

    “你在我身上做了标记?”秦命能想到的只有这个,眼底杀意迸溅,速度不减,振翅疾驰,撞断重重林木,杀奔吕天祥。

    “聪明!黑蛟战船、婴魂地藏草,都有印记!后悔吗?哈哈!”吕天祥迎面杀到。凶灵笛在掌心旋转,啪的声握紧,朝前一击,一股诡异的声啸从笛孔冲出,像是尖锐的细针,全数锁定秦命的脑袋,刹那而至。

    他是地武五重天,而秦命是地武四重天……咦?不对!!

    “大混沌真雷诀,雷熊暴击!”秦命全身雷芒大作,一声嘶啸在舌尖炸开。轰隆隆,雷潮汹涌,席卷十余米,刺眼更刺耳,前后左右的树木都被激烈的雷电粉碎,像是被万千钢刀劈碎。

    地武……六重天?吕天祥面色骤变,想要后退已经来不及了。

    “死!”

    “吼!”

    秦命抡拳,雷潮汇聚。

    一头雄威雷熊在激烈赤亮的雷潮中跃然成型,扬天咆哮,声动山林,暴虐的气息震颤空间。十余米的雷熊震撼人心,眼睛、獠牙,舌头,清晰可见,它随着秦命的奔袭,高举起雷爪,朝着吕天祥猛地拍了下去。

    “巫主,救我……”吕天祥尖叫,颤动的瞳孔里,磨盘般的雷爪疾速放大。

    一声巨响,尖叫戛然而止,吕天祥被活活拍碎,血块飞溅,为咆哮的雷熊增添一抹骇人的凶威。

    一击虐杀,秦命速度不减,撞进了茂密的森林。

    数千花瓣打穿雷熊,掠过吕天祥的血水,锁定秦命穷追不舍,所有阻挡的树木山石,都被尖锐的打穿,所过之处,形成一条几十米宽的通道,反所有立着的东西都千疮百孔,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