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20章 虐
    秦命冲出上千米,好不容易要拉开跟花瓣的追击,一道身影拦到了前面:“秦命,别做无用的挣扎了,你逃得了吗?”

    葬花巫主抬起右手,五指一振,一股圣威涌现,横涌空间,像是股无形的巨浪碾过树林,扑向了秦命。【零↑九△小↓說△網】

    秦命真的避不开了,没来得及停住就被巨浪撞击,那股圣威连绵不绝,一瞬之间,像是十余股巨浪拍击,震得秦命吐血倒飞。紧接着,后面奔袭的数千花瓣全部降临,无情的淹没了他。

    一股猛烈地爆炸在岛屿深处响起,大地震动,裂缝蔓延,尘雾血气冲天而上,直上数百米,惊悚着岛屿上生活的灵妖们。

    尘雾散开,血气消退,现出个巨大的深坑。

    秦命被密集的轰炸震得头晕目眩,浑身的骨头都像是碎了,趴在那里无意识的低吟着。

    葬花巫主没想着要杀秦命,有意识的控制着花瓣的威力,但也没想让他好受,这场轰炸至少让他失去了再反抗的能力。

    “贱人……不去追杀天王殿的王侯,到我这里逞什么威风。在拓苍山被虐了,到我这里来找平衡?亏你还是个巫主。”秦命痛苦的趴在图土坑里,全身像是被无数的重锤轮流轰了很久,每一寸皮肉骨头都在疼。他好不容易晋入六重天,还没高兴多久,就被无情的蹂躏了。【零↑九△小↓說△網】痛苦,憋屈。

    “休要逞口舌之利,没用的。”葬花巫主走向深坑,莲步款款,袅袅娜娜,她真的很美,称其风华绝代都不为过,举手投足间带着股高贵脱俗之态,只是她绝丽仙颜没有表情,像是画里的冷艳女人,永远都是那副模样,不会改变。

    “也对,你这种没脸没皮不害臊的贱人,哪会在意这些。”秦命挣扎的要站起来,却牵动全身伤势,钻心般的剧痛,但挣扎了会儿,还是晃晃悠悠的撑起来了。

    葬花巫主指尖捻起片花瓣,向着秦命一点。

    噗!

    花瓣飙射,瞬间打穿了秦命身体,从腹部钻入,从后腰打出,带出捧金色鲜血。秦命身体剧颤,重重跪坐地上,他颤微微地抱着伤口,大张着嘴,眼睛都要凸出来。

    “再敢放肆,不轻饶。”

    “你早晚不得杀了我?骂你两声,小爷也算赚了。”秦命捂着伤口,牙齿都在打颤。全身的血液变得滚烫,释放着澎湃的生命力,调理着伤势,化解着淤血。但是,伤势太重了,剧痛充斥在全身每存皮肉和骨头,疼的要窒息。

    “我不杀你,还可以放了你。”

    “我会信你?”

    “只要你为我做一件事。”

    “做什么事?帮你生个孩子?抱歉,爷不卖身,对你更没兴趣。【零↑九△小↓說△網】”

    “嘭!嘭!”

    两道花瓣打穿秦命身体,一个擦着心脏,一个崩碎肋骨,把秦命轰退三五米。

    秦命躺在地上,痛苦的蜷缩着,剧痛差点让他昏死过去。

    “再敢放肆,先碎双手,再碎双臂。”葬花巫主古井无波,语气平淡,可是越是这样,说出的话越是让他胆寒。

    秦命蜷缩了很久,好歹缓过劲儿来。“让我说中了?千里迢迢来找我,没带你的人,没坐你的船,就带个领路的。呵呵,你是看上我了吧?”

    葬花巫主不跟他胡扯,声音冰冷:“替我找到千秋候,我自会放你走。”

    秦命披头散发,淡金色的眼眸盯着葬花巫主。找千秋候?不找其他王侯,为什么单找他。

    对了,拓苍山战场上,千秋候曾活捉了葬花巫主,是其他巫主和鬼将拼力死战,才好歹把她救回来。这女人是要报仇?报仇很正常,可为什么私下来找我。

    葬花巫主看透他的心思:“我不是找千秋候报仇,也不会杀他,不会陷害他,更不会伤害到你。”

    秦命忽然坏笑:“怎么,打出感情来了?要找千秋候献身?这样的话,我岂不是得叫你声嫂子?”

    葬花巫主玉指纤纤,五道花瓣骤然出现,朝着秦命就要打出去。

    “够了!”秦命狰狞大喊。“有完没完了?一个高阶圣武,虐我个地武,很爽吗?”

    花瓣在打进他的身体前停住了,但没有撤退,‘燃烧着’熊熊血气,飘在半空,随时会打进他的身体。“答应,我饶你不死。拒绝,让你生不如死,用你身体做诱饵,引天王殿进陷阱。自己选择。”

    秦命挣扎着靠在土坑里,虚弱的喘着粗气:“让我考虑考虑。”

    “立刻回答!”

    “换成是你,你会直接回答?鬼知道你耍什么伎俩。”

    “别妄想用你的黄金血液恢复,就算你全盛,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我知道,我明白,我清楚!十个全盛的我,都逃不出这座岛。”秦命虚弱的咳嗽,可每次咳嗽都牵动全身伤口,疼的他直翻白眼,好像随时可能晕死过去。早知道现在,当初就直接杀了吕天祥。该死的,我当时装什么装?

    “一炷香,给我答案。”葬花巫主挥手散出千百片花瓣,分散到周围的林地里,以免出现意外。她好不容易找到秦命,绝不会让她再逃走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算了,不问了,肯定是要害人嘛。天王殿跟巫殿死敌,你恨不得把千秋候按在海里喂鱼。”秦命想了很一会儿,反问道:“我如果答应你,你肯定是要利用我布置什么陷阱,不是害了千秋候,就是害了天王殿所有人。我不答应你,你也会拿我当诱饵,引出天王殿,到头来还是要把他们一网打尽。请你告诉我,我答应你跟不答应你,有什么区别?”

    “你时间快到了。”葬花巫主不理会他,纤纤玉指,隔空轻点轻点五片花瓣,威胁着秦命。

    秦命缓了会儿,疼痛稍微缓解,鲜血也止住了很多。“我考虑清楚了。”

    “说。”

    “让我陷害千秋候?不可能。要杀要废,随你了。”秦命散开了灵力盾,平静了经脉里的灵力,也收回了黄金羽翼。

    “可惜了。”葬花巫主玉手往前轻推,五片花瓣对着秦命的喉咙和四肢打了过去。

    秦命闭上眼睛,抿紧嘴唇,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然而……

    等了一会儿,等待中的剧痛没有出现,他眼睛稍微睁开道缝,五片花瓣就在身前,几乎要碰到喉咙和四肢,却没有再往前进一步。秦命心里暗暗松口气,赌对了!葬花巫主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目的,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能杀了他。“让你杀了,你又不敢了?”

    “省省吧,你秦命如果真想死,就不是等死,是送死。千秋候手里有一样东西,我要用你的命跟他换。你约他出来,只有他自己,我跟他见面,也只有我自己。”葬花巫主挥手撤回了五片花瓣,她必须尽快约见千秋候,用秦命要挟他撤出太极炼炉。她浑身剧痛又虚弱,滋味万分难受,尤其是境界随时可能退化,拖一个月退一重天,简直是煎熬。

    天王殿众王候重情义,她相信只要拖着秦命到千秋候面前,他肯定不会见死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