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21章 惨
    “我没办法保证千秋候会一个人来见你,我也不能保证你是一个人去见他。”秦命提醒自己冷静,心思暗转,什么东西能把葬花巫主逼到这种地步?偷偷摸摸要跟千秋候私下见面。

    “得寸进尺?看来我们谈话的方式太轻松了。”

    “轻松?你这个女人真毒。”秦命被连轰带打,几乎要废掉了,这特么还轻松?

    葬花巫主左手在虚空变幻着手势,不一会儿,六片花瓣从密林深处飘过来,后面跟着六头狂暴银狼。雄壮健硕,毛发似明晃晃的钢针,它满嘴利牙,流着粘稠的涎水。

    这是种极度好战,破坏性很强的野兽,它们甚至会捕食同类。

    “地武初阶而已,杀不死我。”秦命眉头微皱,立刻撑起了灵力盾。

    “杀不死,慢慢啃。”

    “什么意思?”秦命心里一紧。

    葬花巫主一指秦命,六头狂暴银狼像是挣脱锁链的野兽,争先恐后的扑向了秦命。

    “滚开!”秦命愤怒,抡拳就要暴击。

    “不要反抗,你杀一头狼,我废你条胳膊。”葬花巫主控制着十多片花瓣锁定秦命。

    “你……”秦命强行忍住拳头,咬牙控制着灵力盾。

    六头狂暴银狼像是饿急了眼,接连扑倒秦命身上,疯狂地撕咬着,尖锐的獠牙咬住胳膊、肚子、脖子等,狠狠的晃着脑袋,利刃般的爪子在他身上一阵乱抽乱按。如果不是灵力盾,这六头野兽很快就会把他撕碎,即便这样,看着它们疯狂咀嚼撕扯着他的身体,那种感觉让人抓狂。如果不是秦命承受能力强,或许要崩溃了。

    秦命怒火中烧,却不得不承受着。“怪不得没人敢娶你,你特么心里变态!”

    “答应,还是拒绝。”葬花巫主不为所动,平静的眼神,平静的心境,平静的让人生寒。

    六头狂暴银狼疯狂地撕咬着秦命,它们啃不动秦命的灵力盾,变得越发凶残,一头狼咬住他脖子,四头狼咬住他胳膊腿,生生把他拉扯起来,另一头狼跳到他身上,对着脸啃了下去。

    “滚!!”秦命暴怒,全身激起雷潮,向着四面八方炸裂般奔袭,六头狂暴银狼当场被劈碎,随着雷电洒满深坑。

    葬花巫主说到做到,十几片花瓣刹那间暴击,全部打向秦命。

    “贱人,小爷没空陪你瞎胡闹,告辞了。”秦命四翼振开,在花瓣打击之前,冲天而上。

    葬花巫主右手朝天一指,十余片花瓣全部转向,像是呼啸的刀刃,直上天穹,全部追击秦命。秦命速度很快,可面对的是圣武控制的招式,在连续避开五道花瓣后,其他花瓣接连轰在了身上,这一次花瓣比上一次更强更狠,像是奔袭的利箭,生生的洞穿了身体。

    蔚蓝的晴空,金血飘洒,惨叫声凄厉痛苦。

    被他避开的五片花瓣全部回撤,暴起猛烈的血潮,滔天翻腾,似江河怒号,连续五道撞击,把秦命从高空轰向了森林。

    小龟在口袋里摇头,惨啊,太惨了。可怜的娃啊,怎么就碰到这么个疯女人。

    秦命落在山林里,还是跌进了那个深坑,趴在葬花巫主面前。这次伤的更重了,趴在那里半天没缓过劲儿来,黄金血释放的生命之气在体内四处扑救,止血、止痛、愈合伤口,可秦命伤势非常严重,救了足足一炷香,才好歹把鲜血止住。

    “答应,还是拒绝?”葬花巫主等他的回答。姿容绝美,风姿动人,血红色的长袍把她映衬得像是朵盛开的鲜花,只是她的鲜艳是血腥的,冷酷的。

    “杀了我吧,我不受你羞辱。”秦命挣扎起来,狞着脸,抡拳暴取葬花巫主。“我送死,你成全!”

    “啪!”葬花巫主探手拦住,一股劲气从掌心振开,透明的波纹、无声无意,却像是股山洪般撞击秦命,把他完全淹没。

    在圣武面前,秦命完全不堪一击,重伤的身体在半空中翻腾,撞在深坑边沿,再次弹飞,落到了树林里,洒落满地的金血。

    气海里,修罗刀、雷蟾,全部苏醒,可是面临着外面凶烈的圣威,它们保持着平静。

    葬花巫主周围飘舞着鲜艳的花瓣,莲步轻移,走过深坑,走向秦命。“最后的机会,顺从我,约见千秋候,我保你平安无事。反抗,把你钉在拓苍山等死,引天王殿现身,看看现在的天王殿还能不能抵抗住海族的围剿。”

    “你尽管把我钉在拓苍山,我喊一声疼,我就不是秦命。”秦命咳着鲜血,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真当我不敢?”

    “你敢,你厉害,你威风,行了吧?我落你手里了,我认了!”秦命踉跄着后退两步,靠着树坐下。他在青云宗的时候,各种狼狈各种受辱,被灵武境的弟子随意蹂躏。离开之后,几乎要忘了那种滋味,今天……又尝到了。

    千辛万苦逃出万岁山,没想到又栽到巫殿手里了,我命真苦。

    “你没我想象的聪明。给你机会,你不懂把握。”

    “你喂我毒药,我就得接着,这样才算聪明?我懒得跟你废话,带我走吧,去拓苍山,把我钉在上面。对了,以你这恶毒的性格,去之前还要先废了我吧,来,尽管来,先碎胳膊,还是腿?要不要老子把肠子拖出来,给你当围脖?”秦命满嘴血水,冷冷的盯着她。

    葬花巫主撤回上千花瓣,要包裹住秦命。“再给你第三个选择。”

    “不选。”

    “我可以带你到雷霆古城。”

    “你再说一遍?”

    “雷霆古城,你的家!”

    “贱人,有什么事冲我来,别扯我家人。”秦命像是突然被激怒的雄狮,抓住树皮站了起来。

    “我是当众杀了你,还是用你的命让他们……自杀。”

    “你敢!”

    “新的选择,是天王殿死,还是你雷霆古城灭。”

    秦命剧烈的喘着粗气,眼睛里爬满金色血丝。

    “别再发狠话了,更显得你无能!回答我,带我去找千秋候,还是我带你去雷霆古城。”

    “还有个选择。”

    “说。”

    “废了你,把你卖进花楼!你放心,老子天天去照顾你生意。”

    “再敢放肆,灭你雷霆古城之后,再灭青云宗。”葬花巫主勾起三片花瓣,要打向秦命的胸口。可就在这时候,她鼻息微哼,表情一阵怪异,像是要忍住什么。可胸腹里一阵翻腾,一股鲜血破口喷出,她脸色瞬间苍白,摇摇晃晃,虚弱的靠坐在了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