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23章 不可饶恕
    秦命可没它那闲心,凶险、危机、极度紧张。他不得不死死的缠住葬花巫主,尽量不给她脱身的机会,还要尽量搅乱她的心境。

    “死!!”葬花巫主再次释放圣威,但是,上次强行释放已经重伤,这一次刚要释放,太极炼炉暴起股惊人强威,差点把她从内部撕碎。她痛苦,哀鸣,差点昏死过去。悲愤、羞怒,葬花巫主不由自主的开始还击,胡乱的撕扯着秦命的头发、衣服、皮肉。

    她从没想到自己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堂堂巫主竟然像是个撒泼的女人般跟男人滚在地上撕扯。

    别说她没想到,秦命更没想过,这会儿也没工夫想。

    他死死抱着葬花巫主,哪管男人女人,用力撕扯,死死咬住她的喉咙。一边释放着金刚混元道,一边运转黄金血疯狂地吞噬者她的生命之气。

    废墟里,迷雾里,两人哪像是武者,简直是两头野兽,用最野蛮的方式厮斗着,衣服都撕成碎片,皮肉被抓的鲜血淋漓。

    “干脆扒光了得了,费什么劲?”小祖看的津津有味,左爪举着灵果,右爪一倍生命之水,左咬一口,右咂一口,随着秦命和葬花巫主的翻滚,脑袋晃晃悠悠,捕捉着那动人的画面、某些雪白的部位。它看的起劲,可不管秦命现在惊心动魄的危机感。

    忽然,葬花巫主不动了,躺在废墟里,长发披散,衣服破损的像是些布条,外面罩着的斗篷更不知道哪里去了,曲线玲珑的娇躯几乎要完全的呈现在眼前。尽管鲜血淋漓,衣服破碎,还是绽放着惊人的美感,让人口干舌燥。

    怎么了?秦命撑起身子,满嘴是血,非但没被眼前的画面惊艳撩动,反而生出种深深地不安。

    “小子,她妥协了,退了裤子,不,只剩裤衩了,退下来,上!”小祖激动地连蹦带跳,那样子就像它要开荤一样。“这山震玩的,太特么刺激了。小祖我第一次知道战斗还能这么玩,哈哈。”

    上你大爷,撤!秦命强提口气,要释放青雷,可伤势严重,经脉严重受损,哪还能释放杀招。

    “上啊,愣着干什么。来,小祖我教你,先抓胸,用力揉……不,先把衣服都撕干净。”小祖无限风骚的比划着,扭动着,眼神那叫一个挑逗。

    “闭嘴吧你。”秦命展开金色羽翼,向着前面飞射出去。可是伤势太严重了,没飞出几米便扑在地上,连连撞击,他咬着牙,强行狂奔,费力的挥动羽翼,冲向高空。

    “怎么了?你是不是男人?她都这样了,你还不上?”小祖急眼了,多好的机会啊,太不懂享受了。

    “她在驱毒!”秦命咬着牙,忍着虚弱与剧痛。葬花巫主那不是妥协了,是突然间冷静了,放弃挣扎,任由秦命羞辱,她在屏气凝神,祛除剧毒,压制暗伤。以她圣武高阶的实力,只要静下心来调养一会儿,甚至是几分钟,恢复的力量就可以杀了秦命这个地武六重天。

    “哦?”

    “哦个屁,这女人太冷静了,冷静的可怕。”秦命头也不回的飞窜。

    葬花巫主确实是在驱毒!开始的时候,她被秦命的粗鲁搅乱了心境,又被羞愤刺激了理智,毫无形象的挣扎了一阵,可很快就冷静了。与其这么狼狈的反抗下去,还不如暂时放弃,集中精力祛除剧毒。只要秦命杀不死她,她稍微恢复,就能把秦命活活虐死。

    这点剧毒要不了她的命,如果不是因为体内的太极炼炉,剧毒连发挥作用的机会都没有。

    一旦剧毒祛除,太极炼炉就不会再这么放肆的肆虐。

    这个过程,或许只需要很短的时间。

    果然,在秦命刚刚飞出山林的时候,葬花巫主就睁开了眼,不再狼狈,不再凶残,恢复了往常的平静与冷漠。她推出上千花瓣,密密麻麻的爆射长空,掠过深邃的山林,锁定秦命展开追击。她留下来继续调养,剧毒清楚了,恢复了很多,但还要压制住狂躁的太极炼炉,压制到正常状态。

    “生命之水,给点!快!”秦命甩出雷鳗号,赤亮的雷电在高空炸开,冲击上百米的云层,雷动天海。雷鳗号复苏,在雷潮里翻腾,稳稳载住秦命,一头扎向了海洋。

    “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终于干了件让小祖我开心的事,哈哈,开眼界了。有赏,随便喝。”小祖掏出个大号的坛子,扔给秦命。

    “这么多?”秦命抓住坛子扬头就灌,结果……哗啦一股,没了。“你耍我呢?”

    “够你疗伤的了。”小祖眉飞色舞,看着秦命直乐呵:“你刚刚如果加把劲,进去了,说不定她已经被你征服了。女人嘛,一旦身体给了男人,心也就慢慢变了。管你是强上还是用药。你想想,你如果有个圣武的老婆,带出去多拉风?”

    “正经点,逃命呢。”秦命乘着雷鳗号撞入海面,直射海底。雷鳗号像是头真正的雷鳗,在汹涌的海潮深处飞奔,释放着强烈的雷电屏障,守护着里面的秦命。秦命凝神盘坐,抓紧时间恢复伤势。

    “不用担心,雷鳗号比那花瓣速度快,用不了多久就能甩开它们。来,跟小祖说说刚才的感受。”

    “我看你扭得挺带劲儿啊。”

    “手感怎么样?瞧你当时那猴急的样子,连抓带搓的,好像几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对,你还咬了,脖子、肩膀、脸,你小子咬的挺投入啊,看的小祖我都浑身燥热。”

    “小祖跟你说话呢,别装傻。那两团宝贝儿软不软?别狡辩,我看到你抓住了,抓的很挺用力,都掐紫了。”

    “我是真怀疑你的能力,换成正常男人,都脱成那样了,早就开干了。”

    小祖坏坏的挪揄着秦命,什么话都往外飙。

    秦命封闭听觉,完全不听。凝神静气的运转着灵力,配合黄金血调养伤势。

    花瓣撞进了海潮,锁定着秦命的气息疾速奔袭,速度虽然不如雷鳗号,却也绝对不慢,汹涌的海潮对它们几乎没有阻力。

    一头鲸鲨在海潮里游曳,远远看到雷鳗号,还以为是头真的雷鳗,立刻朝这里冲了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像是座血色山洞,里面涌动着强劲的吞噬力量。雷鳗号自有危机意识,刹那之间偏转,擦着鲸鲨的獠牙飞射逃离。

    鲸鲨盛怒,掉头追击,却被后面追上来的上千花瓣打成了筛子,悲鸣中惨死,鲜血染红了海潮。

    小祖看了眼鲸鲨的惨状,又开始打量秦命。“从圣武手里逃出来了,小瞧你了。”

    他浑身血肉模糊,披头散发,开始被花瓣打穿又愈合的伤口因为剧烈的纠缠撕扯重新撕开了,身体很多地方鼓胀着,是骨头断了,要从里面扎出来。他脸色苍白,满身的冷汗,跟鲜血黏到一起。即便在调养,身体还是不断地紧绷、僵硬,甚至是蜷缩。

    有种疼,叫看着都疼。

    “这小子是真能抗啊。”